首页 > 科幻小说 > 臣骨 > 第二十七章 别云霞
    翌日,陈无是起了个大早,自北城门而出。

    江南多山水,陈无是此时要去的,便是丹阳附近的一座山——停眉。

    停眉山不高,但从山下攀到山顶的一程山路也让陈无是累得气喘吁吁,这副身体比起上一世的他,终究还是弱了些,再加上昨日下了雨,山路湿滑,好几次差点滑倒。

    不过一路走来,茂林修竹,山花烂漫,更有鸟雀婉转鸣叫,令人心旷神怡。

    “公……公子,歇息一下吧……”

    段宁真气喘吁吁的声音在陈无是身旁响起。

    陈无是回头看了她一眼,昨日段宁真突然以他的侍女自居,到了临时住处后,更是忙前忙后,端茶递水,大献殷勤。

    陈于修见状多看了她几眼,目光在她脸上的疤痕处停留了片刻,但也没说什么,陈无是便任她去了。

    段宁真毕竟是养在深闺的大小姐,体力根本就跟不上。

    但陈无是说自己要去看一场日出后,再离开丹阳时,她死活都要跟着一起。

    此刻累得直不起腰来,陈无是也没办法扔下她一个女子,独自上山。

    于是,他四下看了一眼,找了一块干净点的山石坐了下来,歇息了片刻。

    段宁真见陈无是虽额上见汗,体力也有些吃不消的样子,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山头,不由得问到:“公子,你为何这般执着于日出”

    陈无是笑了笑,为什么

    因为他就是因为日出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他相信万事必有缘,既然因日出而来,自然要看一场日出再走。

    但口头上,陈无是却说到:“见那些文人墨客的诗词多了,便对日出之景尤为好奇,刚好这停眉山是丹阳有名的观日出之地,就顺路过来看看。”

    “什么顺路,你明明是特意起了个大早……”

    段宁真小声说着。

    “公子,我看这山间危机四伏,公子屡次遭遇刺杀,身旁却没有一个护卫,这样来登高会不会……”

    “谁说没有。”陈无是侧头朝身后无人的地方看了一眼。

    段宁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脸上带着几分疑惑,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满脸调笑之意道:“公子,那红色的,是什么花呀”

    也许祝红菱并没有想过掩藏自己的身形,听到段宁真的声音后,她便从树石后走了出来。

    陈无是打量了一眼,见祝红菱不汗不喘,面色如常,在崎岖山路上如履平地,颇有几分羡慕。

    “祝姑娘可是有驭风而行的轻功”

    祝红菱抱着剑缓步走来,说到:“没有。”

    陈无是笑着摇了摇头,又问:“那姑娘可有强身健体的法门”

    这一次,祝红菱应道:“有。”

    陈无是带着几分好奇:“姑娘这一身功夫,是何人所授”

    祝红菱侧头不语,翘首北望,说到:“不能说。”

    她不说,陈无是便也不再问。

    歇息片刻后,在天没完全亮起前,三人赶紧爬上了山。

    停眉山顶有一小道,远望如黛眉,山崖边伫立着一座小亭,无名无字,孤立山巅。

    三人行至亭中,忽来山风阵阵,四处林木萧萧。

    陈无是闭着眼睛,长吸了一口气。

    山间树影,云雾缭绕,东边天际,霞光万道,他们来得刚巧,这轮红日就要出来了。

    两名女子也怔怔地看着云海翻腾,各自想着心事,没有说话。

    一口浊气吐出,陈无是只觉眼前有一丝微光,泛着红刺透了自己的眼帘,似乎想钻进他的眼眸深处。

    恍然间,陈无是睁开了眼,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就在这时迎了过来。

    霎时,换上了一身白衣的陈无是,被朝阳的动人色泽映照得如珠玉一般,宛若生辉。

    段宁真侧头看了一眼,有些恍了神,似乎这身旁的俊秀公子,不是这方世界之人。

    他明明就在身边,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有一股莫名的疏离。

    “峨眉,停眉,当真是缘分于此吗……”

    陈无是轻声念到。

    “公子你说什么”

    段宁真问到。

    “我说,我终究是看到了这场日出……”

    陈无是神色平静地望向远山云海,脚下丹阳,长久以来隐隐闷在胸中的那股郁郁之气,在这个刹那不翼而飞。

    纵然前方荆棘密布,他也相信,自己能踏出一条生路。

    “段姑娘,到了京城之后,你有何打算”陈无是问到。

    段宁真嘴角一勾,笑道:“公子可是想赶我走”

    陈无是摇了摇头,“你我并非主仆,你的案底也已消去,已是自由之身,何必作践自己。”

    段宁真脸上的笑容悄然消失,她静静地看着朝阳,被霞光刺得泪光潋滟也不曾收回,“公子,你是个好人,但你也许不知……给某些人自由,也意味着让她去死。”

    “公子……”段宁真转过身,霞光映上她完好无损的左边脸颊,竟是格外清纯动人,她一双桃花眸,落在了陈无是身上,呢喃道:“段宁真已是无家可归之人,恳请公子收留……”

    段宁真屈膝跪在地上,低下了头,身子微微颤抖,一旁的祝红菱都能看出她此刻的恐惧。

    她在恐惧什么

    没人知道。

    以段宁真如今这般偏激的性子,动辄就是与人玉石俱焚的念头,她怎会有恐惧之事

    陈无是低头看着她,沉默良久。

    “陈家不是一棵大树,你若进陈家做事,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五年必会后悔,到时连累你受无妄之灾,只怕你会恨上轻易同意的我。”

    陈无是相信,以段宁真的脑子不会听不出自己的言外之意。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段宁真仰起头,笑得竟是比山花还要灿烂,“承蒙公子不弃,段宁真……必粉身碎骨以报……”

    陈无是摇了摇头,伸手虚扶,说到:“起来吧。”

    段宁真缓缓起身,安静地站到了陈无是身后,站在了他的影子里。

    陈无是看不到她的眼睛,自然也看不见她眼中的狠毒与决然。

    段宁真也看不到陈无是的眼睛,自然也看不见,陈无是眼中的几分怅然与叹惋。

    陈无是伸手入怀,取出了一柄小弩,递给了祝红菱。

    “祝姑娘,有缘再见。”

    祝红菱低头看了一眼,这柄弩是昨日她交给陈无是的,约定信号之弩。

    “你拿上防身吧。”

    祝红菱抬起头,没有接过它。

    陈无是也不拒绝,仔细地放入怀中后,他看向祝红菱,说到:“今日一别,有缘再见。”

    “嗯。”祝红菱抱着长剑,山风吹得她的长发翻飞起舞,将这个说得若有似无的“嗯”也似乎吹散在了风中。

    陈无是洒然一笑,转头看向停眉山外的大好河山,朗声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