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工业设计师_第六十三章 武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陆子鸿的宅邸位于广州城城北,是一座八进的华丽建筑群。

    那宅邸的大门非常精美,黑色紫衫木的门框、门扇、人头大小的黄铜门环,顶部有挑檐式建筑,门楣上有双面砖雕,上面写着“紫气东来””的匾额。斗框边饰有花卉和蝙蝠等吉祥图案。门楼十分高大,三层的飞檐斗拱瓦顶。门楼下面有门墩儿、砖雕、护门铁、门联,一应俱全。

    门楼上挂着一副花梨木门联,左边是“味深日月长”,右边是“目远乾坤大”。

    和一般的家庭不同,门楼两边的墙上没有修建倒座房,两边的墙就是门墙。

    大门左右各放一对石鼓。

    那石鼓足足有石狮子大小,看上去就像是衙门门口的鸣冤鼓似的。

    此时看到郑家的人聚集到陆子鸿大门口,陆家的人没一个敢上来对峙,就连守门的一个门童都吓得躲进了院子里面去——他们的老爷陆子鸿还屁股打烂躺在床上呢?他们现在哪有什么倚靠和郑家生是非?

    倒是在郑家人十米外的地方围着一圈百姓。那些来看热闹的百姓极多,但是却没有一个敢靠近凶神恶煞的郑家人。他们远远站在道路上,对陆家的大门指指点点。

    恨陆家的人实在太多了,想吃陆家人肉的都有。看到郑家人似乎是在找陆家的麻烦,百姓们一个个都十分兴奋。

    郑成功朝手下的家丁们一挥手。

    四十多个家丁朝陆家的院墙上扔巨大的铁钩锁,最后齐齐把门楼左边的围墙钩住了。

    一个家丁队长大声吆喝,几十个人齐用力,只听到“轰隆”一声,门楼左边的院墙就被拔倒了。

    倒下的院墙后面,陆家丫鬟和小厮抱头鼠窜,如遭洪水末日。

    百姓们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郑家人扒陆家的门。

    然后那些家丁又大声吆喝,将铁钩锁扔到了门楼右边的围墙上,如法炮制,又把右边的院墙给扒倒了。

    然后一群家丁从两辆马车上取下浇了油的柴捆,堆积在陆家的门楼上面。

    郑成功接过一个火把,等管家用火石点燃了绒木,又用绒木点燃了郑成功手上的火把。

    郑成功举着火把,拱手朝街道两边的百姓大声说道:

    “秦氏弹簧软椅商店,我郑家有一半的股份,说是我郑家的生意也不为过。”

    “陆子鸿明知道我郑家在秦氏商铺中有股份,还要打砸秦氏商铺,打的是我郑家的脸!”

    “我泉州郑家有那么好欺辱么?”

    郑成功举着火把,在门楼门口四下张望一圈,大声喝道:“敢辱我郑家的,我郑家必辱之。哪怕他的后台是天大的官,我郑家也要讨一个说法!”

    百姓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好声。

    “说的好!”

    “郑家公子说的好!”

    郑成功大声说道:“我今天,就当众烧了陆家的大门。让他们明白,开罪我郑家的下场只有自取其辱这一条。”

    说完这句,郑成功就把火把往陆家门楼上面的柴捆上一扔。

    只听到“呼”一声,那些浇了油的柴捆刹那间就燃烧起来,在陆家门楼上烧起冲天大火,很快就引燃了整座门楼的木结构。

    到后来,整个门楼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火矩,熊熊燃烧。

    幸好郑成功做事细心,提前扒倒了陆家门楼旁边的门墙,让门楼周围没有任何可以蔓延的燃烧物,才让大火没有蔓延出去。

    围观的百姓们看到陆家大门被烧了,哈哈大笑,使劲欢呼鼓掌。

    有几个被陆家敲诈却不愿意服输,正在到处找关系的商户高兴得眉开眼笑。他们搞来了十几串鞭炮,摆在熊熊燃烧的门楼前面点放。

    只听到劈里啪啦的鞭炮声音到处炸响,那场面喜庆得不得了。

    ……

    五月十七,秦昭坐在插云峰上的“独云堂”里,愉快地喝着今年刚采的毛尖。

    秦昭上个月让泥瓦匠上插云峰,在插云峰上修建了几间体面的屋子和几间牢固的仓库。这个占地颇广的“独云堂“就是泥瓦匠修建的房间之一,被秦昭充为客厅。

    秦昭现在心情很好。

    这次和知府陆家斗法,秦昭大获全胜。秦昭逼知府当堂杖打陆子鸿,打得陆子鸿一、两个月下不了床。而郑成功更霸道,直接一把火烧了陆子鸿的家门,让全城人都知道这场斗法中郑家大获全胜,陆家一败涂地。

    这些天到郑家寻求保护伞的小商贩络绎不绝,郑成功据说都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其实这些小商贩来投献,带来的收益不大。和秦昭的大买卖不同,这些商贩往往一年也就几百两买卖,就算求郑家当保护伞也交不出多少银子。

    不过其中也有几家人买卖金额较大。原先这几家大买卖是投附于陆家的,现在陆家威风大减,这几家人就想转换门庭投到郑成功名下了。郑成功在广州经营很久,风评较好,并不十分勒索。所以这几家年利润上千两的大买卖商贩也投入到郑家麾下,希望郑成功提供庇护。

    秦昭也同样成功,虽然秦昭又让出了二成干股给郑成功,但他自己还有六成股份。按照弹簧软椅一天二十把的销量计算,秦昭在广州的店铺一个月依然有二千两的利润。

    而且这次打败陆家后大涨了秦昭的威风,现在整个广州城都知道秦昭背景深厚,料想不会有人上门找茬了。

    秦昭至少可以安稳地躺在银子堆上过几个月。

    至于陆知府的报复,秦昭觉得陆以轩没有那个胆子。因为郑成功的三千乱贼一直在广州府外围兜圈子,随时杀进来。秦昭已经让手下人在外行走小心应付了,让手下人在哪里都不要独自一人行动,防止被人打黑枪。如果陆知府敢在这个关口上对秦昭公开动手,郑成功觉得脸面受损,肯定会再次让广州戒严。

    广州再戒严一次,陆知府的官也就做到头了,丁魁楚肯定不会放过他。

    不过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崇祯十七年,南明的新帝还没有登基,一切都越来越混乱。想在乱世安身立命,光靠郑家人短时间的合作是不可靠的,必须有实打实的依仗。

    秦昭朝坐在下首的秦有理说道:“账房,我想寻个官身,做个武官,经营一番自己的事业。”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