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捕与快刀_一百四十 思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百四十思禅

    面对着宛若金身罗汉般闪耀着光辉的少林弟子渐渐逼近,徐云野竟然一时之间没有了任何应对的办法。

    任何的武林高手,在千军万马前都是那样的无力,更何况现在徐云野面对的是可以超过一只军队的少林寺最强阵法。

    但此时此刻,少林弟子的大阵已经结成,现在的他们竟然真的若如被困入包围圈的猎物一般,只能束手就擒。

    修竹已经隐藏不住脸上的笑意,他无视着修梅的恳求,继续下达着进攻的命令,他清楚只要能在这里囚禁住徐云野三人,他这些日子的颓态便可以一扫而光。

    而修梅用尽了他的方法,他不停的向修竹辩解,尝试着阻止金身罗汉阵的结成,但这一切已经无济于事,因为他知道大阵一旦成型,便根本无法从外部击破,而作为一个在少林并无实权的人,这些少林弟子也根本不会听从他的命令。

    现在的修梅甚至比大阵中的徐云野更加窘迫,是他曾经信赖着自己的师兄,他认为一切问题都可以得到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可这份信赖却害了他,更害了徐云野。他只感到一种无地自容的羞愧感,而更加让他备受煎熬的,是他根本无能为力,他无法向少林弟子们进攻,更不敢忤逆自己的师兄,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忆起曾经自己不愿意学习却依然熟记的经文,为徐云野三人开始了祈祷。

    但如果凡事都可以靠求神拜佛来解决,这个世界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哀伤。

    虽然四周已是四面楚歌,但此刻的徐云野却没有丝毫的慌张,也许他的确是个容易动情的人,但只有一个时候,他是毫无情感的,那也就是他拔刀的时刻。

    金光闪来,寒芒已出!面对着打头阵的弟子们迎起的戒棍,徐云野也拔出了他的刀。

    可徐云野的刀并未击中那位少林弟子,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取走那个少林僧性命的念头。虽然双方已经撕破脸皮,但徐云野依然坚持着对修梅最后的承诺,无论如何,他也绝不会伤害一位少林弟子的性命。

    但实际上,就算是他真的动了杀心,恐怕现在他也很难得偿所愿,虽然只是稍稍过了几招,可徐云野已经感受到了金身罗汉阵真正的恐怖所在。

    徐云野曾经见识过许许多多的阵法,但他不得不承认金身罗汉阵的强大远飞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些阵法可比。实际上,能够参与进少林寺这护院的阵法中的,全都都是少林寺中的顶尖弟子,这些弟子的实力可能还要比当天的那群丐帮长老们还要强一些。而就算是修梅,面对着人数优势,也不得不败下阵来,更何况现如今徐云野面对的,是一群精通阵法,终日吃住在一起的心照不宣的少林僧呢?

    这群护院弟子,从剃度出家以来,所接受的便是最严苛的训练,他们的信念也全都如同他们的金身一般金刚不坏,那便是用生命来护卫少林寺。可以说他们的坚定,武功,配合,都远远超过了徐云野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敌人。

    而真正让徐云野惊叹的,还不止是这些,真正让他感到疑惑甚至眩晕的,是这群少林寺的相貌身材,几乎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如今再加上他们金粉图面与金身僧衣,更是耀眼的不可直视,这无疑是对徐云野三人更加不利。

    少林寺不断变换着阵型,不断轮换着位置,每一次一旦有一个人陷入下风,便立刻会接上一位状态饱满的新人,虽然徐云野三人用尽了全力进攻大阵,想要打出一个突破口来,可面对着如此让人目眩神迷的阵法,他们根本无计可施,此刻的他们就好比是有千斤的力量,而打在平静的水面一般,只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渐渐的,他们的行动迟缓了下来,可少林寺们的进攻则愈发强烈,几乎只是转眼间,他们就已经陷入了劣势。现在的三人背靠着背,眼见着包围圈非但没有破损,反而越来越小,这无疑是对他们心态沉重的打击。

    光,刺眼的光,让人头痛欲裂的光,在正午的骄阳下,每一位金身罗汉都似乎真的如同天神下凡,他们那可以消灭世间一切罪孽的光似乎真的要将徐云野三人照耀的荡然无存。

    愚公移山般的坚定者毕竟还是少数,而就算是愚公本人也是有了上天的帮助才能移开两座大山,如果真的只靠他凡夫俗子的力量,恐怕只到他的孙子辈就已经放弃了抵抗。虽然徐云野的确对一切的困难都无所畏惧,可他却不得不承认敌人的强大,而这种强大是不用能精神上的坚韧来弥补的。

    而现在,他的进攻已经完全转变为了防守,在自己的精神与体力不断下滑的途中,敌人却是越战越勇。现在的三人竟然真的像三只被端上了菜板的鱼,只不过是在最后的挣扎罢了。

    “六哥,我得承认,这些秃驴是不太好对付。”沈飞儿依然还在笑着,可谁都能看出那笑容中隐含的勉强。

    徐云野此时只感到一种自责,或许不是他的一厢情愿,现在三人根本不必如此被动,可就是他想要说一声抱歉,也完全做不到,因为金身罗汉们的进攻实在太过猛烈,此刻的他连嘴都张不开。

    漫长的两刻钟,同样也是折磨人心智的两刻钟,但看着大阵中已经败象显露的三人,修竹却突然感到一种他才是真正输家的滋味。在他的印象中,金身罗汉阵完全是无法阻挡,无可匹敌的存在,但本应该如摧枯拉朽般粉碎这三个强弩之末的人的大阵,却竟然花费这样长的时间也没有取得胜利。

    现在的修竹甚至想立刻钻入大阵,亲自击溃徐云野,每一次当他看见徐云野那张大义凌然的脸的时候,他都会全身恶寒,就似乎回到了几十年前,看到白双的那一刻一般。

    为什么他似乎一直在当一个失败者?而为什么他越是想要掩盖,那些往事就越是要钻出来?他想不清楚,更不敢不想,他知道现在既然已经迈出了脚步,那便是如同覆水一样收不回来。

    想到这里,修竹不禁晃了晃脑袋,想要把一切的杂念甩去,现在的他只需要等待胜利,不需要有额外的杂念。

    可为什么,这场胜利来得这样慢?

    但似乎无论胜负何时分晓,所有人都清楚徐云野的失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即便是现在阵中的徐云野还是这样想。这两刻钟他们已经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硬攻,巧取,分散行动,集三人之力同攻一点,用轻功跳出包围,甚至连下三滥的阴招他们都用了,可是依然还是无计可施。

    而终于,徐云野也开始觉得他手上的刀愈发沉重,而眼前的一直闪耀的金也开始转变为茫茫无际的黑。

    “八弟,十二弟,我,我想到一个办法。”徐云野突然道。

    沈飞儿看着逐渐徐云野握住刀的手逐渐松开,他立刻就明白了徐云野的意思。

    “你放屁,难道现在你要放弃?如果是这样你就别说你是我六哥!”

    “不,八弟,如果我留下,或许修竹会放你们走。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连一直沉默的薛天傲也突然感到喉咙一阵的抽动,他向徐云野吼道,“不,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低头!”

    可徐云野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而他决定的事情,任谁也无法更改。

    “不,如果我死了,你们就不必死。”

    沈飞儿听见这句话,猛地转过头来,可他却突然发现徐云野的刀已经移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不,六哥!”沈飞儿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他飞扑过去,而在那一瞬间,正午的阳光射在徐云野的刀上,突然刺入了沈飞儿的眼睛里,他下意识的捂住了眼睛,可阳光似乎真的刺激到了他的大脑,灵光突现,他竟然发现了一个机会。

    “六哥,等等,我还有办法!”沈飞儿一边抵挡着进攻,一边道。

    徐云野怔了怔,可沈飞儿却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看向了薛天傲。

    “十二弟,你知道八哥我一直不缺宝贝。”突然,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璀璨的金钗子。

    而薛天傲竟然也突然明白了沈飞儿的意思,但他依然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沈飞儿向徐云野笑道,“六哥,这个本来我是打算送给天香楼的红姑娘的,只不过可能得请你代劳了。”

    “不是,老八,你是什么意思?”徐云野疑惑的看着沈飞儿,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突然,沈飞儿将金钗猛地扔上天空,而在金身罗汉,金钗与阳光的相互闪耀下,那金钗竟然散发出了如同极昼般的强光!

    而一位少林僧正巧站在了金钗的面前,那强光即使是他们这群见惯了光芒的金身罗汉,也无法抵挡,他立刻捂住了眼睛,也露出了徐云野他们一直等候的破绽。

    可少林僧们毕竟身经百战,他们当下便行动起来,想要填补这个缺口,可此时此刻,缺口依然已经成型,便就如同燃着黑夜的烛火般豁然开朗。

    而薛天傲见状也立刻做出了反应,他提起银枪,纵身跳跃到了沈飞儿的肩膀上,又带着他宛如龙啸般的怒吼,将地上的徐云野给挑了起来!

    天空!徐云野现在已经看见了天空,而当他真正呼吸到了大阵外的空气时,却发现那个缺口已经被紧紧围住……

    徐云野瞬间明白了一切,沈飞儿与薛天傲用这个最后的机会,为他创造了一个可以脱身的机会,而他们,在没有了自己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击破这个大阵。

    在空中的那一刻,徐云野突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凄凉与愤慨,他此行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兄弟,却未成想今日被自己的兄弟拯救。

    但依然已经事成事实,他便也不会流露出过多的情绪,而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到了一个人身上。

    那就是修竹,让自己深陷进入的人。让沈飞儿与薛天傲围困的人,让孙康被关入塔林的人。

    无论什么问题都需要一个答案,现在这个问题只有修竹能够回答。

    徐云野,再次举起了他的刀,从天空中杀来,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修竹妥协,如果他不愿意妥协,那么就让他为兄弟们陪葬!

    此时此刻,全少林寺大大小小的僧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比得过徐云野身上散发出的光芒,因为他的背后有着太阳,有着指引他前路的兄弟。

    那么,这带着光芒的刀,也注定无法阻挡。

    现在的修竹,已经完全惊慌失措,他想不到徐云野是怎么从少林护院的大阵中脱身的,虽然他有可以匹敌徐云野的武功,他闻名天下的罗汉拳,可现在他连拳头都握不紧。

    惊慌与恐惧已经完全支配了修竹的身体,而只要你的心中有愧,无论多强的武功,也绝对无法施展出来。

    而当徐云野的刀真的逼在了他的咽喉上时,他则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这种感觉,只有几乎与当年那个明明武功不如自己,却依然敢将铁指对准自己的白双一模一样。

    可真正让他恐惧的,是他根本没有看清徐云野的刀!如果他真的想杀自己,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

    “放人,所有人!”徐云野此刻的神情比他的刀还要冰冷。

    “你,徐云野,你……”修竹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他也真的无计可施。

    “徐施主,且慢!”一阵苍老却空灵的声音传来,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足够让所有的少林僧人放下手中的武器。

    思禅,这位当今武林辈分最高,武功最强的一代宗师,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而真正的武者,不需要他的武功,只需要一句话便可以服人。

    修竹看到思禅缓缓走出,却早已是惊不可遏,“师父,您,不是在闭关吗?怎么……”

    不需要思禅回答,现在他身后的修梅便可以解释这一切,在刚刚的混战中,修梅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便只好叫出自己的师父思禅大师,也只有他可以化解一切的争执。

    因为,思禅是真正的武者,也是真正的僧人。

    “够了,修竹,难道你认为今天的乱子还不够多吗?”思禅依然平静得很,可他的话却足够让修竹低头不语。

    思禅缓缓走到徐云野的面前,轻轻的将手放到了徐云野的手腕上,可徐云野却已经无法再举起他的刀。

    “徐施主,你的事情,我已经听修梅讲过了,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答案,那么贫僧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不知为何,本来气愤填膺的徐云野在听见思禅的话时,顿时心如止水,他回头望了望自己的兄弟,他们也在看着自己笑。

    那么,一切便足够了。至少对他而言,已经足够。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