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一剑画江湖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屠夫
    无双城与宋胤城相距数十万里,寻常人走路,十数年如一日,或许才能赶到。

    即使顺着天长江,乘船顺流直下,少说也得三五个月。

    但如青林与单无双这种修为登峰造极的二品极意境高手,不过半日光景,宋胤城天山瀑布,就已隐隐可望。

    宋胤城天山瀑布,是龍殷有名的奇景之一,素来游人众多,山下多有繁荣富饶的小镇村寨,青林几人在天山脚下一个小镇上落了脚。

    青林记得,蓝淼正在天山瀑布底苦修,想着去见他一面。

    若是愿意跟他们一起去秘境之内的话,那就更好了。

    此时正值当午,因临近天山瀑布的缘故,又到了深秋,空气中泛着一丝凉意。

    小镇不大,甚至还没青阳镇大,因依靠山脚而建,只有一条俩里地的主街,一眼可以望到尽头。

    若是目力强些,甚至可以隐约看见远处飞流直下的天山瀑布。

    大街上人来人往,普通人大多已穿上了避寒取暖的秋衣长袖,只有那些修炼中人,衣衫单薄,仍然昂首挺姿,风度不减。

    青林刚落在街头,就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

    这个小镇上,修炼者也太多了些。

    这些人很好分辨,走路带风,呼吸平稳,有的甚至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身上气息毫不掩饰,就那么赤裸裸的展现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事出寻常必有妖。

    单无双打量着周围,道:“这里离北渊附近不远了,这些人脸色大都经历风霜,应该都是奔着上古秘境去的。”

    诧异的是,青林看到一个年轻人,身背竹剑,腰胯木刀,与他的装扮,几乎一模一样,当即有些失神。

    那人也注意到了青林在看他,走了过来,同样上下好一番打量,随即啧啧称奇,“这位朋友,你也是竹剑青林的仰慕者吧,你这身装扮哪买的,可真是太像了,我也置一身去。”

    他拔出来了身后的竹剑,跟青林一对比,无奈道:“你看你看,这把竹剑我都用漆走了好多遍了,日晒雨淋,还是开了叉,我看你身后竹剑不错,要不匀给我,我拿银子跟你换。“

    青林愣了好一会,身旁的江三几乎笑岔气了,拍着那人肩膀道:“就你这弱不禁风的竹竿条子,还学人家竹剑青林呢?还是快点回家吃奶去吧…”

    那人不服道:“我就学怎么了,竹剑青林是我的偶像,总有一天,我也要像他一样,一人一剑,闯荡江湖,闯出属于自己的名声。”

    江三笑的趴在地面用手直拍,上气不接下气,许久才站起身,道:“小子,毛长齐了没有,就学人家闯荡江湖,来来来,脱裤子给你江爷检查检查…”

    年轻人气的脸色通红,左手拿木刀,右手握竹剑,道:“你要再羞辱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江三把脸凑过去,摆出那副地痞无赖的嘴脸,道:“来来来,你往这打…”

    年轻人气的咬牙切齿,手中竹剑木刀挥舞了几下,愣是没敢下手。

    青林看出来了,这人气息绵软无力,脚步虚浮,显然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普通人,肯定是哪家不谙世事的孩子,偷跑出来,图个新鲜而已。

    他制止了江三,提议道:“找个地方歇歇,待会上天山瀑布,看下蓝淼还在不在。”

    一想正事要紧,江三也就不再调侃那个明显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只是笑着说了一句:“我要是你啊,就让眼睛多吃点油,以后可就要铮亮多啦,还是那句话,回家吃奶去吧,脸凑上前都不敢打,混个屁的江湖。”

    年轻人握紧了竹剑,看那几人远去了,才嘟嚷道:“真小气,不就是一身行头嘛,不告诉就不告诉,还怕我抢了你的风头不成…”

    青林几人沿着街道一直往前走,街道人群,或明或暗处,隐晦的气息比比皆是。

    也不知道有多少修炼者聚集在此处,看他们心事重重且带着些许兴奋与期待的模样,明显是奔着上古秘境去的。

    单是临近北渊附近的一个小镇,就有如此多的修炼之人云集,真到了传说中的上古秘境当中,那可得有多少人?

    几人从街头走到街中,一路行来,青林不由的脸色古怪。

    他已经看到数个与他装扮相似的人,都挎一把木刀,背一支竹剑。

    其中甚至有个满脸虬蚺的黝黑大汉,也是如此。

    在与青林擦肩而过时,还瞪了他一眼,气势汹汹道:“看什么看,老子就是竹剑青林,你们这些冒牌货…”

    青林:“…”

    单无双乐不可支,道:“看来果真如传闻那般,如今的你,名扬天下,许多人更以你作为榜样呢。”

    青林心中顿生无奈,江三却笑道:“这样也挺好,至少我们走在大街上,没人认出来,不然大家一喊'竹剑青林在这',还不得被人当猴给围观起来。”

    临近街尾,几人随意找了一间露天茶摊,要了些点心茶水。

    拿江三的话说,吃饱了在上路,到时有什么意外状况,也好有力气干架!

    茶摊老板忙的不可开交,给他们沏了壶茶,上了碟瓜子,就急匆匆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再等点心的时候,青林的目光忽然望向不远处,那里有个奇怪的人,看其装扮,像是一个卖肉的屠夫。

    屠夫赤着上身,胸前却系着一片红色围裙,围裙上满是油腻,挂着一只酒壶,不时喝上一口,手里握着俩把铮光瓦亮的杀猪刀,熟练的剃着猪骨。

    一个前凸后翘,像是历经风尘的女子站在屠夫的摊位前,眼神迷离道:“你以为你躲起来就找不到你吗,没有用的,你是那样拉风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神乎其技的刀法,都深深的迷住了我。

    不过,虽然你是这样的出色,但是行有行规,不管怎么样,你要付清昨晚的过夜费阿!喝花酒不用给钱的嘛!”

    屠夫满脸沧桑,唏嘘的胡茬子透着些许忧郁,他将杀猪刀斩在墩板上,伤心道:

    “春花,我以为凭我们俩个人的交情可以讲点感情,没想到还是一笔买卖!”

    他将墩板上的猪大肠卷成一卷,用绳子扎好,道:“最近没什么生意,这副猪大肠带回去补补身子,就当过夜费了。”

    话音刚落,摊位上围上来一群女子,神色不善,骂道:“猪肉强,你今儿个是不是想赖账,姐妹们,砍他!”

    叫春花的女子赶紧拦住,脸带痛苦道:“算了,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我心目中独一无二…风度翩翩的猪肉王子…下次来找我之前,记得把昨晚的过夜费算上…”

    待到那些红尘女子一走,屠夫继续操刀剔骨,喝了口腰中酒,小声道:“食屎啦你!下次我不会换个妞阿,还过夜费…当我傻的阿!”

    青林的目光,尽数被那屠夫吸引了过去。

    不是因为他那拉风的围裙,忧郁的胡茬,而是他手中那俩把铮光瓦亮的杀猪刀。

    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