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画师_第304章 噩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送客。”朱勔说道。

    董知府后退两步又说道:“本府会派人到供奉局的。”

    朱勔说道:“不必了,我这里不缺人,你还是留着查找凶手吧!”

    “好,本府告退。”董知府退了下去。

    朱勔却皱起了眉头。

    “王超。”他叫了一声。

    “属下在。”一个汉子闻声走进了花厅对准面拱手应道。

    朱勔问道:“供奉局四周的防卫做好了吗?”

    那汉子说道:“请大使放心,供奉局周四都布置了护卫,怕是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闻听此言,朱勔点了点头,说道:“还有这楼的周围,一定给我守住了。”

    “是,大使。”那汉子拱手回道。

    朱勔这才放心的点点头,说道:“好了,你下去吧!”

    那汉子便退下去了。

    朱勔的眉头舒展开来,想到一个小美人儿还在床上等着他呢,便笑吟吟的回了房间,脱了衣服便扑向了那个小美人儿。一番激烈的云雨之后,他便倒在小美人的身边睡着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朱勔猛地坐了起来,只见他神色惊恐,一额头的汗珠子。

    那小美人也被惊醒,起身披上衣衫,问道:“大使这是怎么了?”

    朱勔气喘吁吁的看着小美人说道:“没事儿,你走吧!”

    “不,奴家还没有和大使睡够呢!”说完,小美人便抱住了朱勔,一副娇滴滴的样子。

    朱勔抬手挣开,说道:“我让你走,你就走。”

    “可是大使?”那小美人还想着讨好朱勔。

    “滚。”朱勔冷着脸说道。

    吓得那小美人来不急穿衣裳便光着双腿逃了。

    朱勔独自坐在床上,回忆方才做的梦。梦中,一个黑衣人要杀他,把他从这供奉局中一直追到了东山的悬崖上。逼着他跳了悬崖。那悬崖不知道有多深,他就被吓醒了。

    看看窗外,天色将晚。朱勔穿上衣裳,亲自去外面查看防卫。但他觉得还不保险,有在楼的四周加派了一百人,这才放心的进楼去吃晚餐了。

    晚上,朱勔又做了个噩梦,梦见了他的父亲满脸鲜血的告诉他,凶手很可怕,很可怕。让他躲开。这个噩梦又把他吓醒了。

    第二天,朱勔竟没有敢迈出这大楼半步。也没有心思玩儿女人了,整天想着两个噩梦。他忽然觉得,董知府的建议是对的。那凶手说不定就是奔着他朱家来的。若是这样的话,那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就会是他了。

    想到这儿,朱勔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虽然自己颇懂些武艺,但和那个来去无影的凶手相比是差远了。

    朱勔心中的恐慌感越来越浓烈,以至于他觉得今晚那个凶手就会来找他要命的。他想回房间,但想到父亲的死就是那凶手破窗而入后被杀的。所以,他不敢回房了,只是待在这厅堂中。虽然前后都有门,但至少有人把手,不像窗户外,没有人把手。

    今晚,朱勔就决定在这厅堂里睡了。叫人搬来了床和被褥。

    可躺在床上他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了一会儿是那个令人可怕的黑衣人,一会儿又是刘庆在那山谷中厮杀的情景。

    难道那凶手真的是刘庆?朱勔越想约是觉得刘庆像,毕竟凭刘庆的那一身武艺,自然是能做到来无影去无踪的了。

    可他觉得像刘庆,却有没有切实的证据。虽然那个叫做赵传的人说看到刘庆进了王都头的房间,但那个赵传和刘庆也有仇怨,是不是故意借此事报复刘庆也值得商榷。

    最主要的还是那个赵传除了自己看到外,并没有其他的证据说明那个进了王都头房间的人就是刘庆。

    不过总得来说,朱勔认为刘庆的可疑最大,甚至就是刘庆所为的。

    可是刘庆究竟是为什么要杀供奉局的人呢?他才来这江宁府还不到半年呢!这一点令朱勔是百思不得其解。

    作为一个嚣张跋扈的大恶人,自然想不到刘庆惩恶扬善的动机了。

    不论怎么样,刘庆是杀人凶手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要不是刘庆是圣上钦点的画徒,那无论如何也会除掉刘庆的。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真正的凶手。

    正想着,互让听到外面乱起来。

    朱勔坐起来,问道:“什么事?”

    一个汉子进来报告说道:“请大使小心,有刺客。”

    “什么?有刺客?”朱勔惊得是睁大了眼睛。

    “是,大使。”那汉子亦是有些惊慌。

    “来人,快来人。”朱勔一面说,一面穿好衣裳。

    前后立刻进来十几个劲装汉子,站在了朱勔身前。

    朱勔抻着头向外看,叫做便听到啊呦一声惨叫,眼前的一个汉子便倒在了地上。

    这下可把朱勔给吓坏了,竟然蹲在了地上。

    剩下的汉子立刻抽出腰刀来,围住了朱勔。

    接着便听到外面有人喊道:“他走了,他走了。”

    然后便安静下来了。

    “那刺客走了?”朱勔战战兢兢的问道。

    一个汉子回答说道:“是,大使,那刺客逃走了。”

    “为什么没有抓住他?”朱勔气冲冲的问道。

    那汉子说道:“我们有十几个人被那刺客用暗器打伤了,而且那刺客轻功了得,我们追不上。”

    “废物,一群废物。”那朱勔听了这话,气的是面色铁青。

    吓得那些汉子都跪在了朱勔面前。

    朱勔心想,那凶手如此厉害?我这个可是像包肉馒头似的把自己包起来了,这个刺客竟然还能抵达我楼前,而且还打上了我身边的一个人,简直是不可想象。

    这一晚,朱勔再也没有睡着。

    刘庆回到家中,脱下了夜行衣,对程云笑着说道:“这回那朱勔肯定害怕了。”

    程云把刘庆脱下来的夜行衣收起来,给刘庆到了茶。

    “这样看,大官人是能杀了那朱勔的啊!”程云说道。

    刘庆摇摇头,说道:“不行,朱勔的周围全是人,杀他不容易。”

    程云又说道:“那大官人可就不要去冒险了。”

    刘庆笑了笑,说道:“云儿是担心我了?”

    “可不是吗?大官人出去后,奴奴的心都是悬着呢!”程云撅撅小嘴儿说道。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