茁壮的草根_第一百七十三章 孔方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向东赶到工地时,这里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洞口略靠里的位置建起一个方木台,台上有一道横幅,上写“奉请本境城隍老爷”几个大字,两旁各有一道竖立的幕幛,一侧幛子写着”启请土府九垒高皇大帝”,一侧写着”恭请土府五方山公地煞”,台子中间的供桌上摆放着香炉,内有三只紫罗兰卫生香,一看就是陈村蚊香厂生产的,香炉两旁分列放置着数只大碗,内有年糕,大米,各式花馍等等,更神奇的是居然还有一个果盘,里面的苹果枣子不足挂齿,鹅岭一带就盛产这类水果,但是果盘最上边还摆着三只香蕉,皮色嫩黄实在扎眼,要知道那个年代这种南方水果几乎见不到,即便市场有卖也都是应季才会出现,而且大部分都因存放时间过久而黑不溜秋的眼看要腐烂。

    宁向东看在眼里气在心头,平常修路遇到困难一个个束手无策,唉声叹气,搞这些乱七八糟反倒是神通广大,不但迅速搭起高台,而且还有本事购置这些三牲果品,别的不说,光那个果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此时刚到仲夏,那些供奉的水果都不是应季的,苹果和鲜枣从去年秋后保存到现在,这得花费多少功夫,鹅关村买回来,得花费多少钱?一想到这儿,宁向东心里隐隐的疼。

    祭台中间站着聂长河,不知从哪儿弄来一身杏黄色的道袍,只见他头戴天师冠,手持核桃木剑,捋着山羊胡顾盼自雄,颇有点兜率宫里当家人的范儿。

    “老叔,剑拿错了!”宁向东关切的说道。

    聂长河吃了一惊,低头看看右手剑,狐疑的换到左手。

    “还是不对!”宁向东在台下喊道,他被写有符咒的绳子拦着,旁边有人看着不让过去。

    聂长河左手握剑,也感到说不出的别扭,祭拜开始后他还有一招并双指成剑指驱邪的动作,刚刚脑子里模拟了一下,用右手怎么都觉得拧巴,这时听到宁娃子说还是不对,连忙改成右手倒握剑,这么一来剑锋顺势就去了后背。

    村民们离得远听不见宁向东说话,却能看见聂长河在台上舞剑,此时一看老叔的苏秦背剑使得行云流水,都连声叫好!

    “我上去跟你说吧!”宁向东一看憋不住想笑,再折腾下去,成了靠把老生舞花剑唱打戏了。

    “您是打算主持仪式吧?老叔!”宁向东上了祭台,对聂长河说道:“哪儿都挺好,就是这把剑不对!”

    “怎么不对?”聂长河这才明白宁向东的意思,他记得小时候看到的祭祀道士们手里都有把驱邪木剑,就临时用家里的核桃木树枝子削了一把。

    “人家都用桃木剑,您这是核桃木剑,多了一个字,满拧!”

    “那咋办?”头回听说木剑也上讲究,聂长河有点慌了神。

    “咋办?撤摊子呗,家伙事儿不对能灵验吗?”宁向东说着从供桌上抓起香蕉想吃,拿到手里才感觉到轻飘飘的,一看原来是蜡做的假玩意儿,不由失笑道:“你们倒是会糊弄,也不怕神仙也糊弄你们?”

    “现在这个节令,想找真的也没有啊。”聂长河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时,台下边的付为政、高存光和窦二蛋看到他俩在台子上嘀嘀咕咕半天,不知商量啥,便也凑到台子上来。

    其他看热闹的村民被太阳晒的受不了,看到村干部进了洞,也纷纷到里边凉快,一时间洞里挤挤挨挨站满了人,宁向东一看这架势,心中暗叫不妙,连忙压低声音对付为政几人说道:“赶紧让乡亲们先回去,咱们这洞没有经过加固,进来的人多了,容易出危险。”

    此时,大家在洞里挤着有说有笑,嗡嗡的回声不绝于耳,付为政、高存光和窦二蛋赶紧组织人把村民都疏散出去。

    眼见没有热闹看,大伙儿也就没了兴致,就都离开隧道返回了村里。

    等到洞里只剩了他们几个人,宁向东才对聂长河说道:“老叔,您的本意是好的,但事故跟那些山精鬼怪,土地灵神之类的迷信说法没有关系,村里那两个晕倒的人,是因为缺氧造成的。”

    “咱们这个洞是全封闭的,里边也没有通风的地方,越往深处挖,进来的空气越少,再加上人又多,干的都是力气活,氧气消耗就更大了,所以才出了事!”

    宁向东这么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付为政和窦二蛋两位村官连连自责,自己不但缺乏基本常识,而且处理事故过于草率,竟然听信了聂长河的迷信说法,同意他在工地上做法驱邪。

    “那接下来怎么办?”高存光着急的问道,这才是两村最关心的问题,如果因为洞中缺氧无法施工,那修路可就真成了水中花镜中月,而且前期所有投入全都白白损失和浪费掉了。

    “有两个办法,但是对咱们来说全都不适用,”宁向东也苦着脸说道:“一个是从山顶打气孔通到隧道里,而且每隔一段距离就得打一个,但是咱们没有设备,所以根本无法实现……”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洞口放一台风机往洞里送风,但还是无法实现……”

    “这个法子很容易实现啊!”三位村干部俱都眼前一亮,搞一台风机太简单了。

    “没电,一样白搭……”宁向东给三人泼了盆冷水。

    “没电就接电呀!这有何难?”窦二蛋很不解,宁娃子是聪明人,怎么会想不到这么容易的解决办法。

    “从哪接?”宁向东笑道。

    “村里……”窦二蛋脱口而出后,忽然意识到根本不可能,鹅关村到这里,先不说峡谷中那段平路的距离有多长,光那两道山梁就不可能,三个多小时的山路,不竖电线杆架线根本不成,这就又变成另外一项电力输送工程了。

    抬头看看眼前这道最高的山梁,窦二蛋彻底泄了气,从镇上架线也一样行不通。

    “而且,就算电能接过来,鼓风机往洞里送风的距离也有限,”宁向东继续说着败兴话:“如果在鼓风机上安装通风管道送风,也只能暂时解决问题,这和拉电线是同样的道理,等隧道延伸拉长距离后,铺设通风管道的成本也就上来了!”

    宁向东说完,大家全都陷入了沉默,心中产生深深的绝望。

    其实,所有问题只有一个办法才能解决,那就是孔方兄。

    “还有不花钱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几人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不甘心想问问。

    “没有……”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