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试练东汉 > 52、满载而归
    结果也真如张易所料,汉军两千多骑兵,加上西凉羌人三千多人,出城仅仅一次冲锋就打得羌骑溃败,然后骑兵往前冲后反转兜住,步兵随后跟进包围,自知无路可逃后,不少羌骑翻身下马投降。

    张易出城足足忙活了三个时辰,追了一百多里,杀了四千多羌骑,俘虏四千多人,抢了一万多匹战马。让张易惊喜的是,失踪的十五人,又回来八个,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八十几个马腾的士兵,他们在乱军中失散后,混在羌骑中乱跑,等张易他们追出去时,才冲过来回归。

    击溃西羌后,张易不仅自己滞留在西凉,还把皇甫嵩的人都招过去,给所有人都换上最好的一人双马后,才把剩下的留给董卓,试图激怒董卓。

    董卓历史上篡政,名声一塌糊涂,张易激怒他,是想趁机杀掉他。结果,董卓一直以救命恩人待张易,战利品分配都是张易说了算,压根没有争抢的念头。

    要么董卓有高人指点,要么他就是这种豪爽知道感恩的人,无论那种情况,张易都不适合再逼迫董卓,而且和老将段颎相比,董卓更有进取心,不仅勇猛而且豪爽,震慑笼络西凉羌人还是董卓更合适。

    最后,四千西羌俘虏都被张易交给董卓处理,被他直接送给陇西羌人为牧奴,董卓为了感谢张易,特意送了很多石榴石和龙溪玉给张易。

    “仲颍客气了,西凉羌人好像都喜欢带着这两种玉石,这里有矿区吗”

    “羌人带玉有好多年历史了,玉石再这里可以交易任何东西。”

    “哦,这么多我有大批粮食,仲颍可以都换成玉石吗”

    “交给我,包你满意。”董卓一听张易有粮食,立刻大包大揽下来。

    在他看来,对缺少粮食的西凉来说,粮食才是硬通货。

    张易让皇甫嵩过来时,还让他带着商行的车队,上面装的都是粮食,就是来用粮食换战利品的,相比于毛皮,玉石才是贵重物品,张易当然不会放过。

    董卓人品还是值得信赖的,粮食交给他后,仅仅三个月,就帮张易弄来很多玉石。据糜家管事估算,只要把玉石运回洛京,这笔生意至少百倍利润。

    “西凉苦寒,仲颍兄愿意常驻西凉吗”

    “卑职出身陇西,习惯这里的生活,望将军成全。”

    “平西军主将没有问题,只要仲颍能保证羌骑不掠三辅,以后这里的粮食也没有问题。”

    “卑职驻守西凉,只要不缺粮食,羌骑不进三辅之地,卑职还会按照这次交易价格,提供玉石给将军。”董卓是通透人,知道张易留他在西凉,是看中这里的玉石了。

    只要他在西凉掌军,张易能给他送来粮食,西凉就没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不仅有粮食,还有酒和丝绸,光凭陇西这里,是吃不下的。”

    会稽粮食丰富,后世江南的米土烧已经在海岛上问世,原本张易是准备放到洛京卖的,现在觉得还是西凉更合适,苦寒之地就需要这种烈性酒。

    “将军放心,有粮食就有兵,有兵就有地盘,西凉广阔,粮食,酒和丝绸都不愁销路。”

    “好,一言为定,仲颍要保证商路贯通,好日子才能源远流长。”

    下面就是叙功的事情,有卢植保举,董卓升为平虏中郎将,变成平西军主将,驻地还在金城。张易升为征虏将军,比董卓高一等,比平东军主将安东将军张锴低一等。

    张易出征西凉算是卢植筹划委派,大功归卢植,卢植被升为安西将军。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卢植举荐马腾为羽林都尉,让马腾归属张易辖制。

    张易来西凉时,都是轻骑快马,等回转时,因为押送的玉石价值太高,只能跟着车队一起走。

    等终于回到洛京,大半年已经过去。

    因为铁血营在西凉招了两千多新兵,回到洛京后,铁血营战兵已经超编,张易就把老战士编入铁血营的辅兵营,待遇不变,任务却变成专门护送会稽和洛京往来的物资。

    他们战力不行,岁数也大了,跟着张易几年,已经赚足了养老钱,相比于刀头舔血的战场,稳妥享福才是他们希望的。

    皇甫嵩跟着张易走一遭西凉,不仅自己升官,手下步兵营升格成骑兵营,士兵待遇也上升了一档。

    以后征剿黄巾,皇甫嵩是必去的,能增加友军战斗力,张易是很愿意做的,有了这次西凉合作,皇甫嵩的骑兵营都把铁血营看成自己人。

    “你不在洛京,朕一个人练剑,甚觉没趣。”陪质帝练了一上午剑法,午餐时,质帝就抱怨张易走得时间太长。

    “微臣其实可以提前五个月回来的,只是多留了五个月,微臣可以让西凉至少安稳五年。”

    “哦,还有什么朕不知道的事情。”

    “陛下应该听说了,就是洛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玉石买卖,甚至有太学生弹劾微臣,说微臣化身商贾,有份,要剥夺微臣的一切职务。”

    “粮食换玉石就能让西凉安稳”

    “西凉苦寒之地,物产不足,羌人为了活命就会来抢掠三辅,这一点和关外鲜卑并无区别。区别在于羌人更落后,部落上面没有王,是西凉都护府管辖的,段颎时,完全靠汉军武力震慑,当西羌大举进入后,他根本打不过几万西羌骑兵。

    如果不是董仲颍和陇西羌人友善,得到陇西羌人庇护,西凉平西军只剩下逃遁长安的下级官吏。”

    他们逃走,董卓才能顺利控制大军,现在董卓的西凉兵马,战斗力要比原来高几倍,就是因为他们不在了。

    “那帮人早就回到洛京,到处钻营,想重归司隶校尉府,是朕让张让拒绝的。”

    段颎是宦官集团的人,带去西凉的下级佐吏,原本在司隶校尉府,为了升官才跟着去西凉,结果作威作福几年,见到大批西羌骑兵入寇,立刻逃亡长安。

    这帮人都有马,为了逃得快,把步兵都丢弃了,段颎听说他们都跑了,连自己都不顾,就在病榻上吞金自杀,相当于被他们气死的。

    这帮人牵涉太广,如果抓了他们,整个宦官集团要受他们牵连,因此宦官集团顶着太学生闹事,也不去管他们。而且一千多,洛京城里,除了铁血营,没有人是他们对手,其他部门也不敢抓他们。结果他们还想重回司隶校尉府,继续当军官,连不管事的皇上都看不下去了。

    见到扯远了,张易很快拉回来:“不说他们,微臣去西凉前,就考虑过怎么安抚西凉,因此才带去长长的商人车队,因为战事发展太快,卢将军固守陈仓的兵马也没用上,就被微臣拉到西凉,换了很多玉石回来。”

    “听说洛京城里,男人腰间不挂快绿玉,不好意思上街,女人没有红宝石的头饰,都不愿意出门。还有就是你发了大财。”

    “西凉食物匮乏,却多玉石矿,羌人很早就有戴玉石的传统,家家都有玉石,因此西凉能够换粮食的,也只有玉石了。以后他们去河边找一找,就能玉石换到粮食,为什么还要拿着刀来三辅拼命呢”

    “你是说,你会一直往西凉卖粮”

    “当然,一石粮食到西凉,换到的玉石,回到会稽可以换三十石,刨去沿途消耗,至少有十倍利润,商人不继续换粮,到哪里去找这种好生意”

    “爱卿文武全才,居然也懂商贾之道,兵家都这么厉害吗”

    “兵家专注有利无利,和商贾其实异曲同工,所以商人见利忘义,兵家诡计多端,都没有好名声,好名声都被满口仁义道德的士族拿走了。”

    “他们读书多,什么道理都在他们那里。”道家也是哲学家,质帝问道多年,看问题还是深刻的,他们看清威胁他刘家天下的,其实是士族,才会把权力交给宦官,用宦官来打压士族,甚至纵容太平道蔓延。

    好容易等到张易回京,质帝当然不愿多聊这些无聊的事情,饭后就拉着张易继续练剑。

    几个月不见,质帝用剑技巧已经熟练,太极剑法被他使得虎虎生风,好在张易多年一直练习,靠以柔克刚,稳稳控制住局面。

    就是这种总差一点的感觉,让质帝痴迷其中,一直到钟声响起,才收剑回归。

    质帝功力确实深厚,练习一下午剑法,连张易都感觉累了,质帝回宫时,还神采奕奕。半年剑法练下来,皇帝温润中多了点阳刚之气,变得气宇轩昂。

    回京没过几天,就是擂台赛的年度争霸赛,张易又把皇上请来。

    等二十四名选手都上台亮相时,张易转身问站在楼梯口的关羽:“我记得第三期,三甲只有两人,现在怎么变成二十四人”

    从擂台开赛,今年只举行八期,每期取三甲,才是二十四人,因为第二期决赛时,有两人同时下擂台,最后只有两人晋级三甲,现在却出现二十四人在台上。

    “多一个是袁术介绍进来的,我看他身手确实很好,就添了进去,免得第一轮就有人轮空。”张易出征西凉,留关羽在洛京主持擂台,连他都学会走后门了。

    “乱弹琴,不是从月度选拔赛中突围的,一律不许上,天下厉害人多了,来了就塞进来,我还要选拔干什么”张易一听就不高兴,自己不在京城,袁术居然把手伸进校场来,这当然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