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了五行山下的孙悟空_第二四零章 异宝封神榜 申公豹的脑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而姜子牙双手捧着一榜,直接又是出玉虚宫,南极仙翁则是跟着相送。

    但就是出了玉虚宫,姜子牙也依旧是双手捧着封神榜,却明显也是故意的,就是不给南极仙翁拉手的机会。

    而眼看南极仙翁跟着送出,姜子牙却又一叹道:“师兄,我上山参谒老师,恳求指点,老爷不肯慈悲,奈何,奈何!”

    ……

    完全一旁不远处。

    龙女也再次忍不住一笑:‘这姜子牙已完全变了个人,眼下倒的确是如大圣说的有意思。’

    观音菩萨则是美目深看封神榜一眼,道:‘不想那封神榜竟然是真的,看来那元始天尊,是不惧这个世界有人会偷封神榜;

    但我们却不属于这个世界,老公你可能看透?’

    瞬间孙岳骨头又忍不住酥了,修为解封之下但只火眼金睛一闪,自也是一眼看透,不禁道:‘倒的确是一件异宝。

    但也只能封神那些留下一丝真灵之人,如那金蝉子转世的一丝真灵,且必须还要进入封神榜内,才能将其封神复活。

    要是那些神形俱灭之人,或者普通凡人死后,封神榜却不能将其封神复活。

    但除了能复活人,靠封神榜赐予一定的法力,掌那些被复活之人的命运,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因为没有封神榜同样可以封神,只不过不如这封神榜封的神听话,被封神者从此就是命不由己。

    老孙当初不愿意干那弼马温,还可以反下天庭(虽然更倒霉了),但被这封神榜封的神,却才是真正的可怜。’

    话音落下,观音菩萨也是悠悠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此封神榜虽是一异宝,却也是一邪物。

    若不被封神,但留下一丝真灵之人,却还有转世轮回之机,一旦被封神便即是永世为奴,修为亦永世不得寸进。’

    而暗中说话间。

    姜子牙也已经跟南极仙翁告别完。

    可不想刚走到昆仑山山门的麒麟崖,姜子牙正准备驾土遁走,身后便突然出现一人大叫道:“姜子牙!”

    可关键的问题是,既然元始天尊明知道申公豹还在昆仑山上,明知道申公豹会叫姜子牙,为什么还让申公豹继续留在昆仑山上?

    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不管是有意无意,都明显是元始天尊故意安排的,目的自正是为试探姜子牙。

    但见得却是一头戴青巾,大袖宽袍,足下麻鞋,腰别一葫芦,后背一宝剑,一眼神有些奸诈的道人。

    更不想姜子牙闻听,却是故意装呆的兀自喃喃自语道:“当真有人叫。老师说不可应他,我且不应他。”

    然后说着驾上土遁就走,同时又不禁心道:‘原来是那申公豹,既然师尊你明知申公豹还在这昆仑山,又为何让他留在这里叫我?

    却又告诉我不可应他,不知师尊和大师兄你二人又是何意?为何安排了申公豹叫我,又叫我不可应他?’

    五行遁术的土遁却也可说是与驾云一般,只不过姜子牙脚下踏的是一团云雾。

    孙岳、观音菩萨、龙女三人自也依旧是暗中跟着,反正三界中暂时也是无事,就当是看一场戏,再适当插一下手。

    结果刚飞出不愿,后边却又阴阳怪气叫道:“子牙公!”

    姜子牙依旧不搭理,同时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个莫名的想法:‘我且将他引远一点,看看师尊如此安排究竟是何深意?’

    当然不是姜子牙的想法,而就只是让其以为是自己想的。

    于是紧接后边便又是阴阴的一声叫道:“姜丞相!”

    姜子牙则只顾加快土遁往前飞,转瞬便即是几万里外。

    眼看距离昆仑山差不多了,又随着身后一声大叫,姜子牙也终于是停下。

    申公豹又是紧接叫道:“姜尚!你忒薄情而忘旧也!你今位极人臣,独不思在玉虚宫与你学道三十余年,今日连呼你数次,应也不应!”

    姜子牙淡淡一礼道:“兄弟,吾不知是你叫我。我只因师尊吩咐,但有人叫我,切不可应他。得罪了!”

    是师尊元始天尊叫我不答应你的。

    不想话音落下,申公豹果然丝毫不提及元始天尊。

    竟然仿佛没听到一般,看一眼姜子牙手中的封神榜,直接眸中精光一闪道:“师兄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姜子牙依旧淡淡道:“就只是一副画,师尊赐的。”

    申公豹眼中却是精光一闪,哼道:“哼!师兄,你莫要瞒我,我却知道你手中拿的乃是封神榜,你如今要保哪个?”

    姜子牙立刻茫然不解道:“封神榜,师尊只在玉虚宫内说过,我从未开口说过封神榜,难道师尊先告诉兄弟你了?你是如何知道这是封神榜的?”

    申公豹却立刻答非所问道:“我只问你如今要保哪个?”

    突然姜子牙心中又不由莫名生出一个想法:‘难道是师尊在试探我?既然明知这申公豹在昆仑山上会叫我,却还默许他叫我。

    此时又来问我要保哪个,岂不正是在试探我?

    然后再叫大师兄来助我一下,早不现身,晚不现身,只怕等我表明决心之后,却又会关键时刻现身助我,我且假装不知。’

    当然自依旧不是姜子牙的想法,只不过让其以为是自己的想法。

    结果闻听,直接便表忠心道:“贤弟,你说混话!我在西岐,身居相位,自当保君候,灭纣王,正应上天垂象。

    岂不知凤鸣岐山(凤鸣的那只凤鸟已经被炖汤),兆应真命之主。今君候仁合天心,成汤旺气黯然,此一传而尽。贤弟反问,却是为何?”

    ……

    暗中半空。

    龙女忍不住就是唇角弯起道:‘菩萨、大圣,那申公豹不会真将自己脑袋割下吧?只怕他割下来,就再也回不去了。’

    孙岳也不禁龇龇牙,道:‘你个小龙女,老孙都还没有动手,你便提前预知了老孙的想法。

    这货一直在暗中上蹿下跳,明显是来帮那元始天尊试探姜子牙,自不能让他活命。那南极仙翁,老孙也要让他变成一条腿。’

    终于观音菩萨闻听,也再次忍不住微笑,仿佛已看到南极仙翁变成一条腿的样子。

    而下方姜子牙却已是开口道:“兄弟,你把头取下来,若果能遍游洪荒千万里,依旧还原返本,我便将这封神榜与你。”

    申公豹立刻道:“不可失信!”

    姜子牙点头:“大丈夫一言既出,岂有失信之理?”

    只见申公豹闻听,直接便一手提起自己脑袋,一手拔出背后剑往脖子上一割,瞬间脑袋便被割下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