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有田之腹黑夫君俏娘子_第二百二十三章 失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冷哼一声,看了苏迁一眼。“日后你母妃的话要记住,万不可再像几日一样莽撞冲动行事,今日就且不提了,与众卿道个歉,罚你一月俸禄,长长记性。”

    苏迁这才松了口气,不知不觉之中冷汗已经爬上了他的后背,此时才算是真正的放松下来。

    “多谢父皇恩典。”

    直到他与众人道歉之后,此事才算是告一段落,众人也心照不宣的不再继续提起此事,只是心中却多少的觉得此事有些猫腻。

    毕竟四皇子也不是个真的会如此不细心的人,他心思缜密,哪里会犯这样的小错误。

    所以此事众人都在心中留了个心眼。

    看着四皇子阴晴不定的脸色,苏月实在是没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抬手悄悄的捅了捅刘誉。

    “你放他身上了?”她笑得眉眼弯弯,怪不得刘誉说这是一场好戏。

    监守自盗,可不是好戏一场吗。

    “有趣吗?”见苏月笑得开心,刘誉也微微勾唇,整个人的脸色都柔和了下来。

    他拿过那玉佩要去找苏月的时候,本来是随手处理了的,但是不巧,正好碰见了苏迁一脸趾高气扬的过来,所谓是自作自受,他母妃种下的因,就该落在苏迁身上。

    他的手段要高出苏迁不少,之前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撞了他一下,就成功的将玉佩放在了他身上。

    想到这里,刘誉不由得眼中闪过了点冷笑,就凭借着这样的手段,也想着对付自己,简直是痴心妄想。

    “有意思!”苏月轻轻拍手叫好,十分捧场。

    现在宫宴已经歌舞升平,众人都乐在其中看上去和睦的很,苏月倒是也不觉得无聊了,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冯贵妃或者是苏迁的反应。

    苏迁不是傻子,自己的身上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块玉佩,除了开始的时候有些没反应过来,现在已经后知后觉的回过味儿来。

    他身边向来是没有人近身,保管着玉佩的小厮又是他的亲信,不可能栽赃自己,也就是说在宫宴开始之前玉佩还好好的在盒子里边。

    他心思冷静下来之后,轻而易举就想到了刘誉那不经意的一撞。

    苏迁抬眸冲着刘誉望去,眼中带上了些怒火。

    刘誉回以冷笑,气势丝毫不比苏迁弱,眼中带着点挑衅。

    他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就凭借着苏迁以前对他们做出来的那些事情,他们之间就必须要有一个了结。

    中间隔着几张桌子,刘誉与苏迁遥遥对望,一阴冷之中带着怒火,一冷淡之中带着嘲讽,视线交织在一起仿佛是引燃了引线一样,劈里啪啦的泛起火花。

    “娘,我好困。”小宝拉着苏月的衣摆,有点困倦。

    他的作息十分规律,加上每日要起的早去早读,不适合睡太晚,苏月想送他会自己宫里休息一下,等宫宴结束了在接他回去。

    苏苑给了她一堆的宫女侍女,但是苏月一个都信不过,这宫里边居心叵测的人实在是不在少数,她不敢将小宝托付给别人送她回去。

    只可惜宴会刚刚兴起,她有些走不开。

    “月月,我送他去休息。”刘誉主动起身,给小宝整理了一下衣襟,已经是深秋了,夜里天寒,免得着凉。

    “也好。”苏月点点头,“你若是不想继续过来,在云月阁等着我就好。”

    她知晓刘誉不慎喜欢这类场合,不过是不放心自己罢了,苏月有的时候还要说说场面话,倒是刘誉这个没有官职的人显得有些无关紧要,不来也罢。

    “好。”刘誉没有否认,他冲着苏月笑笑,牵着小宝走了出去。

    宫宴当日人一向是都聚集在前宫之中,所以住所那边人比较少,云月阁比较安静,一路上刘誉也没碰见个人。

    小宝走一步一点头,看上去是真的困了,却又不肯让刘誉抱着,直说自己已经长大了,需要自己走路,刘誉也依着他,两人缓缓的向前走去。

    前方传来了脚步声,听上去有些匆忙,刘誉微微一怔,没想到这边还会碰上人。

    夜色昏暗,只有他手中替着灯笼,借着微弱的光芒看清楚了不远处的人,不由得微微诧异。

    这大晚上在宫里乱转的还不是别人,而是镇国公夫人林氏!

    也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生母!

    刘誉的眼光微微的波动了一下,随后渐渐的转向了平静。

    到底是长辈,他对林氏印象很好,于是带着小宝轻轻停住脚步。

    “见过夫人。”他轻声出声。

    “啊?”林氏猛不丁的听见了前边传来的声音之后,整个人吓了一大跳,唰的一下就看像了这边,看清楚了是刘誉之后,才松了口气。

    “原来是驸马,失礼了。”她长出一口气,冲着刘誉抱歉的笑笑。

    林氏的脸色不太好,刚才的脚步就是匆匆忙忙的,活像是后边有什么东西在追着她一样,刚才见到刘誉的时候一惊一乍的,像是有什么事情。

    对于这个很有可能是自己生母的人,刘誉微微的犹豫了一下,还是主动开口。

    “夫人脸色不太好,可是需要休息?”他冒昧的问了一句。

    许是因为血脉的牵连,他在对面镇国公夫妇的时候都有着一种异样的感觉,却又说不出来,有些怪异,却不是坏事。

    林氏微微摇头,不打算多说,一眼就看见了刘誉手中牵着的小宝,这孩子明明是站着的,却微微的闭着眸子,一副困倦极了要睡着了的模样,让她觉得有些好笑。

    小宝现在与刘誉手中提着的灯笼一般高,柔和的光线正好完完整整的照射在了他的脸上,林氏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她第一眼见了这孩子的时候就打心里喜欢,许是因为长青老大不小了还不曾娶妻,她也一直有些遗憾没有个孙儿抱抱,见了小宝的时候,总觉得这孩子与她投缘。

    “孩子困了吧,赶紧送回去休息吧。”她慌乱的心神在遇见了刘誉与小宝之后微微的平静了些,轻笑着冲着刘誉开口。

    “晚辈告退。”刘誉点头,看出来她不想要多说,拱手一礼之后带着小宝离开。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