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小福女_第148章肯定不够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沈谦瞧着桌子上的几道菜:辣炒蚬子,番茄炖牛肉,清蒸牛脑,卤蹄筋,卤牛肉,拌瓜条。

    “六道菜,有四道和牛有关系,真不错,谢叔叔,咱们吃饭吧!”

    “好,咱们吃饭。”谢文安说完就端起来饭碗。

    沈谦把每道菜都尝了一遍,满满的都是记忆中味道。“这些菜色的味道真好,真是百吃不厌。”

    瞧我们沈四公子这小话说的多好听:百吃不厌。意思就是:我天天吃,都吃不够。

    “是呀,谁吃了我们晴姐儿做的吃食都说好。”提起自家小棉袄的手艺,谢文安是与有荣焉。沈谦的话,更是让他无比的舒坦。

    听了谢叔叔的话,沈谦瞄了一眼厨房。“奶奶和婶婶她们怎么还不吃饭。”其实,沈谦最想说:都这么晚了,晴姐儿怎么还不吃饭。

    “奶奶,您和我娘也去吃饭。”依晴听出来某人的弦外之音,就让奶去吃饭。

    “可是这锅里头还煮着牛杂呢!”刘氏想起来大孙女儿交给她的事儿,就怕没做好,给大孙女儿丢手艺。

    “奶,这牛杂已经煮好了,咱们去吃饭。”

    刘氏听大孙女儿说:煮好了。才笑呵呵的答应吃饭。

    谢家的院子太小,依晴和奶奶在厨房里说话,院子里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秋景听说有牛杂,当时就来了精神头儿。“谢大姑娘,那牛杂能不能给我盛一碗?”

    “这有什么不能的,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你盛。”依晴说完,去碗柜里取了一个粗瓷大碗,就盛了一碗准备端上去。

    沈谦一直关注着晴姐儿的一举一动,见晴姐儿端着这么大的一个碗出来,就跳起来身来,跑到晴姐儿近前。“把碗给我。”

    “嗯。”依晴点头,把大碗放到沈谦手里。

    春山三个,见是四公子亲自端碗过来,都狠狠的瞪了秋景一眼。低声的说道:“想吃,不会自己去拿?”

    秋景有点儿委屈,他也没有想到,四公子会亲自动手。

    “四公子,还是给小的来吧!”还是夏日的动作快,瞬间四公子手里的大碗,已经到了夏日手上。

    结果,一大碗牛杂,放在了夏日的近前。

    秋景:不带这么玩的,我要的牛杂好不,你们不仅呵斥我,还不给我吃。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夏日:根本就不理他,一个字:吃。

    秋景:没法子,抢呗!

    见两个人在下面搞小动作,沈谦皱了皱眉头,心道:为了一碗牛杂,你们两个至于吗?

    春山:没有说出口,别人做的不至于,可是谢大姑娘做的,就很至于,因为他也很想吃。只是瞧见那两个家伙的样子,他还是别去添乱了。

    王家饭馆里的那些食客,闻到这些香味儿,也是一种煎熬。

    有一位更是愤愤不平的说道:“王胖子,这种只能闻着,不能吃到的日子太难受了。要是天天过这种日子,以后咱们可不来你家吃饭了。”

    小王老板,也很无奈,这可咋办呀?他要好好想个辙才行。

    吃完晚饭,沈谦就回去了,他可不想一身的汗味儿熏到晴姐儿。

    今儿一大早,谢家人都起的很早。没法子,做面条可是要现和面。

    昨天,谢文安都和那些定牛杂面的同窗说好了,让他们自己过去取面。

    定牛杂面的那些人一商量,就准备一起去。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吃这个东西,虽然牛杂和牛肉都是牛身上的东西,可是在大家的认知,可是不同的。

    牛肉:说起来好像是贵族。

    牛杂:就似乎是贩夫走卒。

    今早,二十多个人难得的想法一致,都早早的起来,洗漱过后,就拿着自己的大碗向书院门口走去。

    有鼻子就比较灵敏,就猛吸两口气。

    甲:“什么味道?这么香啊?”

    乙:“不会是王家饭馆,又做出来什么新菜色吧!”

    丙:“不可能是王家饭馆,这个时辰,王胖子肯定还在睡懒觉。”一个经常去王家饭馆吃饭的学子,知道王家饭馆的开业时辰。

    “别猜了,我闻到了牛肉的香味儿。”一个平时和谢文安走的比较近的学子,大声的说道。昨天,谢文安还偷偷的用油纸给他带了块熟牛肉,那味道,他真的没吃够。

    “老张,鼻子挺好使啊!”有那顽皮一点儿的,就开起了玩笑。

    “真香,我都等不及了,咱们快点儿去吧!”张秀才仗着自己的年龄大一些,也不管那么多了,大步的往书院外走去。

    “诶,咱们也快点儿。”后面的人,也说笑着,追上了张秀才。

    等这些学子们,越向谢家小店靠近,那诱人的香味儿就更浓郁。

    甲:“真不愧是谢家小店,这香味儿,真是绝了。”

    乙:“那是,谢兄什么时候骗过咱们。”

    丙:“那当然了,谢家小店的东西,就是好吃。”

    “咱们快点儿过去排好队。”有人瞧见王嫂子在卸门板了。

    “好嘞。”

    众人都是秀才,气质这一块儿,还是普通人不能比的。

    春桃拎过来一桶面条放在柜台,大家还是面不改色地。

    等王嫂子拎过来一桶牛杂,就见大家的脸色,瞬间崩塌了。

    这扑鼻的香味儿,这红亮的颜色。扒着门框偷看的一峰,悄悄的回去告诉刘氏和佟氏。

    “奶,大伯娘,您两位是没瞧见那些人的眼神儿,一下子,就像掉进了牛杂桶里一样,再也捞不出来了。您听听,还让王妈妈给他们多来点儿。”

    听了一峰的话,刘氏忍着笑,把另一桶面条也送了过去。她也想瞧瞧,是不是她大孙子说的那样。

    “我的娘啊!还真的像一峰说的那样,一个个的那小眼神儿,就跟狼崽子一样。”刘氏拎着空桶回来,和佟氏与依晴小声的嘀咕。

    “怕一会儿不够卖,一峰烧火吧!”

    “好嘞。”一峰应了一句,就去往灶里添柴。

    “晴姐儿?”刘氏不知道大孙女儿要干啥。

    “奶,这面条肯定不够卖,所以还得继续。”。

    刘氏瞧见案板上大孙女儿已经和好的面,就先笑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