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嫁偶天成 > 第五十一章 拆台
    刚这样想,就见姜绾转过头,狠狠的瞪过来。

    瞪的齐墨远都不知道自己冤不冤。

    方妈妈脸色刷白,噗通一声跪下,“世子妃息怒。”

    世子妃的象牙梳,可比她一个奴婢还要值钱。

    姜绾收回瞪齐墨远的眸光,顶着鸡窝把方妈妈扶起。

    只是这一动,卡在头发里的半截梳子啪嗒一下掉下来。

    方妈妈都被扶起一半了,又吓的跪了回去。

    如果眼神能杀人,姜绾看齐墨远的眼神都够她把牢底坐穿了。

    姜绾扶起方妈妈,“起来吧”

    方妈妈惶恐,“是奴婢笨手笨脚,折了世子妃的象牙梳。”

    “这事和你没关系,你先下去吧,”姜绾温和道。

    方妈妈都不敢看她,若不是齐墨远叫住她,借她几颗胆子,她也不敢上前。

    头发打结,她梳的更是小心翼翼。

    梳子断了,姜绾也没感觉到半点疼痛。

    方妈妈受惊不下,起来时双腿软的都站不稳,刚刚她还以为自己小命都保不住了,弄断世子妃的梳子,就是世子爷都未必护的住她。

    世子妃瞪世子爷,却也没有责怪她半句,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世子妃的脾气挺好的啊。

    方妈妈不敢多待,赶紧福身告退。

    只是方妈妈能走,齐墨远却是不能。

    姜绾连瞪了他好几眼,才转过身从梳妆盒里拿了一把新梳子继续梳头。

    只是鸡窝垒的太结实了,姜绾费了半天气力才把头发梳顺,期间又拉又扯,不知道拽断了多少根头发。

    齐墨远几次看不过眼要走人,只是刚一动,姜绾一记怒眼瞟过来,他哪还敢走?

    感觉再多走一步,这女人就要扑过来和她拼命了。

    姜绾梳了一遍又一遍,不知道该不该叫丫鬟来,金儿这丫鬟怎么回事,这会儿了还不见她的人,可别是出了什么事。

    刚这样想,金儿的脚步声就传来了,这丫鬟是打着哈欠进屋的。

    方妈妈虽然走了,但怕姜绾不会挽发髻,齐墨远是铁定帮不了她这个忙的,叫别的丫鬟进屋吧,十有八九会害了人家。

    金儿是姜绾带进府的陪嫁丫鬟,就算金儿不小心扯断几根头发,姜绾生气也顾着脸面不会把她怎么样,这事只能金儿来,再者这本来就是金儿的活。

    就是金儿睡的正香,就被方妈妈叫了起来。

    金儿脚步还有点飘,道,“姑娘,奴婢来晚了。”

    姜绾撇头就看到金儿脸上压出来的印子,眉头一皱,“这脸是怎么了?”

    金儿摸了下自己的脸,凑到铜镜前一看道,“这是被银子给摁出来的,一会儿就消了。”

    金儿眸光闪亮,一副赚大了的模样。

    虽然暗卫忽悠她写了一晚上的话本子,但金儿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写话本子的潜力。

    她写了几页就打算去睡觉了,暗卫看入了迷,一定要她继续往下写,甚至不惜给她钱。

    不说钱了,就冲暗卫这么喜欢,她也会继续往下写啊,只是比起写话本子,伺候姜绾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看在钱的份上,金儿熬了一夜。

    姜绾不知,以为这丫鬟有夜里睡觉把私房钱抱出来数一遍的癖好。

    真是喜欢钱都喜欢上脸了。

    金儿从姜绾手里接过梳子,“奴婢给姑娘梳头。”

    只是手刚碰到姜绾的头发,瞥眼就见到地上的头发,她蹲下捡起来,“啊,姑娘怎么掉了这么多头发啊?”

    可怜齐墨远趁着金儿进屋,打算悄悄走人,结果刚走到珠帘处,金儿又开口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姜绾还以为他站在原处,两眼瞪过去,结果没瞪到人。

    不过就算没有金儿,这屋子齐墨远也出不去,因为丫鬟端了早饭进屋。

    他就算出去了,也还是会被丫鬟请回来的。

    金儿手脚麻溜,很快就帮姜绾把头发挽好了,戴好玉簪。

    姜绾净手后,坐上桌吃早饭,齐墨远坐在她对面。

    姜绾安静的吃粥,齐墨远几次看她,看的姜绾浑身不痛快,两眼剜他,“怎么,还想接着垒鸡窝?”

    齐墨远,“……。”

    他轻咳一声,“我看你头发枯燥的很,待会儿我去问问母妃有什么秘方帮你要一张。”

    姜绾眼神温和了几分,她这头发确实枯燥了些。

    不知道是一直这样,还是因为之前一个多月为退掉顺阳王亲事,吃不下睡不好导致的,总归不够柔顺,不然也不会这样。

    人家是好意,姜绾心领了,“不用了。”

    “不用客气,”齐墨远道。

    姜绾白他一眼,谁跟他客气了?

    “我方子多的是。”

    姜绾说的是真心话,只是不巧碰到了拆台的,金儿飞快道,“姑娘没有方子啊。”

    姜绾,“……。”

    姜绾头疼了。

    真是稍不留神,这台子就被拆的乱七八糟的,齐墨远又不好糊弄,这不是坑她吗?

    不过昨晚她知道齐墨远娶她是被靖安王坑的,靠山大的很,就算齐墨远发现了也不用怕。

    齐墨远看着姜绾,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我是该信你,还是该信你的丫鬟?”

    金儿把嘴巴闭的紧紧的。

    虽然她说的是实话,但姑娘爱面子,她刚刚肯定丢姑娘的人了。

    可要张方子没什么啊,把头发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姜绾把玲珑包一口塞嘴里,含糊不清道,“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跟你客气的。”

    “需要什么,我一定毫不犹豫的开口。”

    说完,还瞥了齐墨远一眼。

    齐墨远万分后悔昨晚说漏了嘴,这女人要逮着鸡毛当令箭用了。

    一顿饭吃的还算愉快,吃完饭后,姜绾去松龄堂给老夫人请安。

    她去的算晚了,王妃她们都到了。

    屋子里,言笑晏晏。

    姜绾进屋的时候,二姑娘齐萱儿正在打趣清兰郡主,“大姐姐一听到豫国公夫人要来咱们府上,脸就红了。”

    清兰郡主脸上飘着两抹红晕,道,“我哪脸红了,我还想你和三妹妹陪我去逛街呢。”

    “好啊,我陪你去逛街,”三姑娘齐芙儿应的爽快。

    齐萱儿捂嘴笑,“见过豫国公夫人再去逛街也不迟啊,不知道今儿陪豫国公夫人来的是世子还是大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