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灵力化万物_第53章 丹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心里也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直接废掉雪姨的灵络,可紧接着就否决了这个想法。灵络是人与灵相融的一个媒介,灵士没了灵络最多会虚弱几天,不能修灵,可雪姨却病因此出。

    侯杰越想越乱,甩了甩有些发蒙的脑袋,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木门被打开了,雪柔也走了出来,坐到了侯杰身边,她满脸的着急,一肚子的问题,也问了出来:“我母亲她的病……”

    她的话没说完,侯杰就插嘴道:“我能治好!”这是他第一次欺骗病人家属,和自己,这是属于他内心的道。

    “谢谢!”雪柔笑容有些苦涩,道:“还请公子说出想要的酬劳,我一定努力去筹集的!”

    侯杰诧异,道:“我不需要任何酬劳。”

    “母亲说过,受到别人的帮助越多,欠下的人情就越大,活着就越累!”雪柔倔强的摇了摇头。

    侯杰拿出一本薄录,递到了雪柔面前,说道:“我这是在“还债”而已。”

    “这,这些都是?”接过薄录的雪柔,看了一页就呆住了。

    “我也救治过他们,也不曾要一点的报酬。”侯杰看着雪柔,淡淡的笑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雪柔不解。

    “如果你之前救了我的性命,现在我给你个家里人看病,你还会觉得有愧吗?”侯杰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希望有人救我!”

    雪柔显然是没有听到侯杰说的后半句,有些疑惑的问道:“公子,你说什么?”

    “没什么。”侯杰苦笑着,站起了身子,道:“我们可能还会相处一段时间,以后叫我侯杰就行了,我去给雪姨熬药,你跟着我学习一下!”

    “嗯!”雪柔笑着点头,跟了上去。

    …………

    缘中!

    岗纲城内,距离侯家较近的一座两层木楼,二楼上靠近窗边摆放着一木床,温和的阳光透过窗子洒的雪姨病白的脸上。

    “已经两个月了,我母亲的病情……”雪柔用手紧紧握着雪姨的手。

    侯杰坐在旁边不语,雪柔的话语中透露出多多少少的绝望,让他心里很是难受。

    雪柔从虚空戒指中拿出一颗土褐色的丹药,喂到雪姨口中后,道:“走吧,我们去李叔叔家,他的病今天应该就可以治愈了。”

    “嗯!”侯杰点头。两人便离开了木房。

    岗纲城边缘,这里收禄较低,很多靠狩猎为生的灵士都驻足这里。

    两人熟悉的来到一处简易木房,房外用布绳又搭建了一个棚子,其中放着一些木箱和一些杂物,此时有一个妇人正坐在棚子下面整理一些兽皮。

    见到侯杰、雪柔走来后,妇人坐起笑迎上去,道:“是先生和雪姑娘来了,快快,里面坐!”

    侯杰点了点头就走了进去。雪柔则是客套说着:“李婶不用客气了!”

    “那怎么行!”妇人装出一脸不乐意的模样,道:“你俩可是我家的贵客,岂能轻待!”

    “您先进屋吧,我先去给您俩泡杯茶!”妇女客气催促道。

    雪柔点了点头,也走了进去。

    妇人又连忙整理了一下身边的兽皮,这时邻家的一位女子说道:“你们李家啊,这次是真遇到贵人了。”

    “是啊,你说我那老伴,怎么那么不小心中了肆心蜂的毒了,要不是侯公子和雪姑娘,唉,我都不敢想下去啊!”妇女把兽皮放到木箱上凉晒,提起这事还是让她有些害怕。

    “唉!李姐,已经过去了,您也别担心了”女子劝慰,又羡慕道:“有了贵人帮忙,你们李家也是瑞气聚顶啊!”

    “是啊”妇女有些感慨的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和你多聊了,我要赶紧进屋去泡茶!”

    “那你快去吧,可不能怠慢了两位贵客啊!”

    雪柔来的屋里后,侯杰就已经在给李俊针灸的。李俊是在狩猎时中了肆心蜂尾针剧毒,如果是在手或腿上,运气好就是手腿不再灵活,运气不好就要截肢。如果是被蛰住心脏部位,人会一直处于精神恍惚或半昏迷状态,五天后心脏部位就会开始腐烂,七天后心脏衰竭或者停止跳动。

    而李俊左胸前肉,虽然腐烂了,但是腐烂处不是乌紫色,而且淡红色,证明病情已经有了好转。侯杰将银针浅浅的插在李俊心脏部位的几处穴位上,侯杰的灵力通过银针在后者胸前的穴位上游动。

    没过多久侯杰快速拔出银针,一丝丝的乌血顺着针孔流出,侯杰起身向后退去,雪柔把一盆净水放到床边的桌子上,又拿出一块用药水泡过的湿布,擦拭着李俊胸前流出的乌血。

    雪柔把乌血擦拭干净后,把布就扔进了水盆中,随后又拿出一块同样的湿布,和一个短柄匕首,问道:“李叔叔,准备好了吗?”

    李俊咬牙答道“嗯,麻烦雪姑娘了。”

    雪柔点头,抬起匕首快、准、狠的在李俊胸前划出一道伤疤,却不会伤其心脏。李俊疼的紧咬牙关,额头也溢出汗珠。

    李俊胸口被划伤的地方不断的流出乌血,雪柔侧是不停的更换湿布给他擦拭着,随着时间流逝,他的脸上也越来的苍白,这时侯杰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了他。

    李俊把丹药扔到嘴里后,雪柔也把湿布给放到了水盆中,然后又拿出一个白色小玉瓶,把里面的药散撒在了他的伤口上。

    雪柔又拿了一块干布擦了擦手和额头上的细汗,说道:“李叔,已经好了,再吃点药过几天就会完全恢复了!”

    李俊很是虚弱,说话都有点困难,道:“谢谢,这次真的多亏了侯公子和雪姑娘!”

    “来,茶已经泡好了”李婶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杯清茶,走了过去。

    侯杰点头,接过了茶。雪柔也拿了一杯说道:“李婶,麻烦你了!”

    “唏,这哪能呢。”李婶把手中的托盘放到床头的木桌上,说道:“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们了,治好了我老伴的毒,我们家一直靠狩猎为生,也没什么好给你们的……要是以后有什么麻烦……”

    李婶话没说完,就被雪柔打断了:“李婶,我们不是说过吗,不要任何报酬的。在这种环境中生存,我们不就应该相互扶持吗?”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