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的细胞游戏 > 第十四章 血死病
    在寻找了二十多分钟,残杀了数十个病毒,年轻人也没能开启什么隐藏的充值渠道。

    “游戏策划这么良心?良心的过分了啊!”

    年轻人感慨一句,暂时放弃了氪金的想法,回到出生点,打开了商城,准备看看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由于等级太低,细胞商城只开放的部分区域,林林总总算下来,才二十多种道具。

    年轻人盯着商城的价目表从上往下看了一遍,脸色越来越黑,看到最后,甚至脸都要气绿了!

    “良心?我良心你MB!”

    年轻人“破口大骂”,商城里道具的价格看得他怀疑人生。

    K-2蛋白网(捕获类道具,售价300黑晶/个)

    “凝结者”抗体蛋白(辅助吞噬类道具,售价600黑晶/个)

    这两个最便宜的,后面的那些道具每个都比这贵,更气人的是,居然还有强制的捆绑销售!

    “加速者”细胞激素(强化类道具,需要配合“加速者”细胞激素受体蛋白使用,售价100黑晶/剂)

    猛地一看,这个细胞激素貌似还挺便宜的,结果捆绑销售的受体蛋白价格贵到年轻人直接懵逼。

    “加速者”细胞激素受体蛋白(辅助类道具,需要配合“加速者”细胞激素使用,售价5000黑晶/个)

    一遍商城看下来,年轻人漂在原地,若有所思。

    这个策划要的不是他们的钱,要的是他们的命啊!

    这尼玛随随便便一个道具,哪怕是最基础的道具,都要肝上一个小时!

    心里亲切问候了策划,年轻人叹了口气,晃悠悠的漂到肝脏深处,老老实实的开始了爆肝生涯。

    游戏仓外,江佐打了个哈欠,对着围观的玩家摆摆手,让他们没事都散了吧。

    十二台游戏仓,在战队的六个人和林力强进去后,几个好奇的吃瓜群众也破费了一把,包了一个小时的游戏仓,准备一探究竟。

    江佐好心的提醒他们,最好直接包六个小时,结果几个人都舍不得,觉得花费太高,大家只是进去看看稀奇,玩一玩就退出来,没必要浪费。

    江佐撇嘴,没管他们,谁不是说玩一玩就退出来呢,结果呢,有人主动退出来吗?

    “走吧,这些游戏仓他大概不会退货了。”

    江佐对一旁的张豪说道,张豪赞同的点头,林力强进去快一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估计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六小时之后了。

    网咖的气氛陷入诡异的安静中,没进去试试的玩家都狐疑的看着两人,一时间竟没人说话,眼睁睁的望着江佐和张豪两人离开。

    对了,这两个人来是干什么的?

    瀚海!瀚海呢?

    这俩家伙来这里,不是因为瀚海被卸载了吗?

    给装回去啊!混蛋!

    卧槽!事还没解决,这么两个人拍拍屁股就走了?

    网咖老板呢?不找他们麻烦?

    对,网咖老板呢?

    众玩家盯着林力强紧闭的游戏仓,忽然间感觉有些怀疑人生。

    出了网咖,张豪打了辆车先离开了,江佐没有打车,而是选择了一个人沿着沿河路散步回去,他想静静。

    眼下时间还不晚,晚上九点多,正是散步的时候。

    江佐慢悠悠的走在沿河路上,慢慢的梳理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昨天他感染了血死病,本以为只能默默等死,没想到受到一只小萝莉的帮助,有了这款细胞online的游戏。

    游戏在手,死亡的威胁似乎随风远去。

    否极泰来?

    江佐慢悠悠的摇头,这一切恍然如梦,让他甚至有种做梦的感觉。

    关于血死病为什么感染了自己,江佐毫无头绪。

    这个一年前在帝国突然出现的疾病,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一般的病毒,就算再凶猛,都有特定的传播途径,比如说通过空气,水源,血液,或食物传播到病人体内。

    但血死病完全不同,这是一种很邪门的病毒。

    帝国的疾控中心抽验了境内所有地区的空气和水源,都没有在其中找到血死病毒的踪迹。

    一个健健康康的人,有可能昨天体检还好好的,身体里没有血死病毒的踪迹,也没有和任何血死病患者接触。

    结果一觉醒来,突然就被感染了血死病。身体里的血死病毒犹如凭空出现般,没有任何媒介,就那么出现在病人的体内。

    有的病毒专家猜测,血死病毒可能只感染某些特定的人群,或者这种病毒是某些特定人群体内的基因编码出现了问题,病人自己制造的病毒。

    这是目前看来唯一合理的解释,病毒是病人自己制造的,要不然哪有病毒会凭空出现在人体里,这违背了最基本的物质守恒定律。

    不过帝国皇室并不承认这个说法,因为这其中涉及到种族和政.zhi,在没有确定的证据之前,皇室是不可能承认这种推测的。

    目前帝国的疾控中心还是按照常规病毒感染来处理,号召市民多喝热水,少去人群聚集地,出门戴口罩,注意个人卫生之类的。

    江佐散步的路上,遇到的中老年人大多都戴着口罩,还给带出来遛弯的小孩戴上了口罩。

    像刚才网咖里的那些年轻人,戴口罩的倒是没有几个。

    好在病毒的感染概率极低,刚出现的时候,感染病人只有几例。

    如今一年的时间了,感染者有多少,皇室并没有公布数据,不过肯定增长了不少,审判者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在想什么,管好我自己就行了,治好自己的病就够了。以我现在的阶层,接触不到更多的信息。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那是帝国皇室在操心的事情。”

    江佐自言自语,他理了理衣衫,脑海中撇开这些思绪,脚下加快了脚步。

    从沿河路走过闹市区,江佐知道一条小路可以节省时间。

    他以前上夜班下班时,舍不得花钱打车,经常一个人抄小路回家,走过几条小巷,再穿过居民楼的几道破旧护栏,不到二十分钟就能赶回出租屋了。

    居民楼里的小路和闹市区截然不同。

    小巷里黑漆漆的,只有两边几户屈指可数的房间亮着灯光,整条小巷没有一个人影,冰冷的穿堂风吹的人后背发凉,走夜路的人经常会忍不住回头。

    小巷的中间,借着模糊的灯光,隐隐间,江佐看见墙边的地上似乎躺着一个人。

    光线很暗,那个人背对着江佐躺在地上,只能看到个大概的人影。

    “流浪汉?”

    江佐心里忽然涌起一抹不安,他不觉间小跑着想要快些经过。

    在走过那个人身边时,江佐鼻子动了动,脸色猛地一变。

    浓烈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