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的细胞游戏 > 第二十九章 这波稳了
    江佐等了几个小时,外面的天都黑了,也没见舒冉从身体里出来。

    “多加个镜头而已,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完成?”江佐话音出口,怀里的小萝莉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拍好了?”江佐低头问道。

    “还没有,还差了一个镜头。”舒冉盯着江佐说道:“你身体是不是偶尔还会渗血?”

    渗血?

    江佐想了想,点头。

    他的血死病还在发病期,在晚上的时候,有些地方还会流出少量的黑色血液。

    “那就好,等你手臂渗血的时候我再拍一个镜头就好了。”舒冉说道。

    江佐不知道舒冉是什么意思,但没有多问,从舒冉自信的表情来看,她似乎胸有成竹。

    两人泡了两袋面,将就着吃完了晚饭,回到了江佐的卧室,等待拍摄最后一个镜头。

    期间,小萝莉让江佐去了趟地下室,拍摄了江佐戴上游戏头盔,躺进游戏仓的过程。

    晚上十点多,阵痛感袭来。

    江佐的手臂上渗出点点黑色的血珠,血珠汇集在一起,像溪流一样从江佐的手臂上流淌而下。

    舒冉半趴着身体,关掉了电灯,她让江佐将手臂垂在床沿,拉开窗帘让月光透了进来,找好角度,拍摄了最后一个镜头。

    “拍完了吗?”江佐从床上坐起来,阵痛感逐渐褪去,他满手都是血污。

    “好了,等我配上BGM,把画面剪切一下,CG2.0版就完成了!”

    舒冉做了个OK的手势,跑到电脑前忙活了起来。

    江佐去卫生间冲了个身体,将血污冲净,又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等他回到卧室时,CG2.0版已经做好了。

    还是熟悉的开头,不同的是,开头配上了悠长浩渺的纯音乐。

    随着一幅幅壮阔的场景切换,幽深浩渺的广阔世界被一步步揭开。

    画面轮转,最终切换到肝脏的某处地点。

    镜头中,生长着数以千计的细胞,不时有新增的细胞从通道口飘入。

    红色圆饼状,中间凹陷的血细胞正将氧气输送到圆球细胞中。

    每一个细胞都在井然有序的运转,呈现出宁静祥和的美感。

    这样的场景持续了十秒钟,悠扬的配乐戛然而至。

    通道的尽头,两个微小的黑色病毒混杂在血液中,飘了过来。

    “这是......血死病毒?”江佐见过的血死病毒,他记得血死病毒好像不长这样。

    “不是,只是普通的病毒罢了。”舒冉示意江佐继续看下去。

    细胞们丝毫没有识别出病毒,没有察觉到危险悄然而至。

    其中一个病毒依附到某个圆球细胞外,镜头拉近,可以清楚的看到,病毒表面的蛋白质和细胞膜的蛋白质结合了,一股黑色的射线喷入细胞体内。

    接下来的镜头明显加快,黑色丝线在细胞内急速增多。

    从外面看,圆球细胞眨眼间变成一片黑色,细胞膜从内被撕裂,成群的病毒蜂拥而出,纷纷就近寻找宿主。

    江佐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些细胞都是他自身的组成部分,平日里没见到这种场景也就算了,这还是江佐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细胞被病毒虐杀。

    一个两个细胞就算了,关键是繁殖出的病毒太多太多,估计都有上万了,这么多的病毒,会感染多少细胞?

    想到自己更多的细胞将会手无缚鸡之力的被杀死,江佐微微有些不舍和心疼,连带着心里也紧张起来。

    越来越多的细胞被感染,随着病毒在细胞内疯狂增殖,几乎可以想象,这些病毒成长后会造成怎样的破坏。

    就在这时,意料之外的一幕发生了。

    某个被感染到一半的细胞忽然停止了蠕动,细胞膜从内变暗,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细胞的生机在逐渐消散。

    像是经过精密设计的,溶酶体的薄膜自动裂开,带着强烈腐蚀性质的液体在细胞内扩散。

    液体所过之处,细胞内的蛋白质骨架纷纷碎裂,细胞器消融,细胞核破裂。

    连带着那些组装好,还没来得及扩散出去的病毒,也被溶酶体纷纷摧毁。

    江佐目瞪口呆,这时什么情况?

    细胞......自杀了?

    同归于尽?

    不止这一个细胞,其他的很多细胞都开始从内自毁。

    为了避免让病毒扩散,细胞们纷纷以溶解自身为代价,不惜一切将病毒摧毁在自己细胞内。

    成群结队的细胞自噬了,细胞膜由光亮变得黑暗,犹如一声沉重的叹息,黑暗的薄膜从内碎裂。

    透明的体液早已变得浑浊,漂浮着无数破碎的细胞碎块,在这些碎块中,夹杂着大量没来得及逃走便被摧毁的病毒。

    细胞也是生命,成百上千的细胞抱着必死的决心,毫不迟疑的自噬,这样悲壮的场面即使让旁观者也微微动容。

    细胞的自噬并只能延缓,并不能阻止病毒的入侵。

    很快,那些没来得及自噬的细胞破裂了,更多的病毒诞生,漆黑的病毒大军朝着剩余的细胞包围而去,眼见着镜头内的细胞都将无一幸免。

    江佐嘴角微动,同为生命,他能体会到那些自噬细胞的无力感,那是看到自己被杀戮,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见到病毒肆意屠杀细胞,细胞无力反击,只能选择自噬来悲壮的抵抗病毒,江佐忽然有种想要加入这场战争,杀他个天翻地覆的冲动。

    “白细胞呢?白细胞怎么还没来?”

    话音刚落,通道的镜头,一群带着白色触手的细胞匆匆赶来,细胞膜表面的白色触手捕捉漂浮的病毒,将其吞入细胞内。

    江佐松了口气,身体里的救兵终于赶到了。

    白细胞捕捉吞噬病毒,两三个镜头后,组织中残存的病毒几乎被吞噬殆尽,在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后,终于将那些病毒完全消灭。

    实际上,这么多的片段只有五分多钟的时间。

    这五分钟里,江佐作为一个旁观者,见识到了广阔壮丽的场景,经历了细胞被病毒感染的揪心和无力感,也经历了成群的白细胞赶来救援后的如释重负。

    然而,CG还没有结束。

    在白细胞清除病毒没多久,一群血死病毒从通道尽头漂浮过来。

    这些病毒吸附在了白细胞和幸存细胞的表面,肆无忌惮的撕裂细胞膜,进入细胞体内繁殖。

    血死病毒比普通的病毒更为凶猛,它们是天生的细胞猎手,在它们的攻击下,细胞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自噬都做不到,像是刀板上的鱼肉,任其宰割。

    见到之前好不容易活下来的细胞被一个不剩的消灭,江佐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毫无还手之力的任人宰杀。

    上一次细胞们被病毒宰杀时,有免疫细胞来保护他们,这一次,血死病毒来袭时,连免疫细胞自己都难逃一死,还有谁能保护身体里的这些细胞?

    这时,CG的镜头切换到黑暗的房间,冰冷的月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沾满鲜血的手臂从床沿无力的垂下,血死病人在病床上无力挣扎。

    一声重重的叹息在房间回荡。

    叹息声中,不仅有对死亡的恐惧,还有深深的无力感。

    这种眼睁睁的看着细胞,看着病人死亡的无力,让江佐的心里忍不住有些难受。

    现在死的是细胞,以后呢,以后哪一天自己毫无反抗之力的任人宰杀,自己该如何面对?

    屏幕渐渐黑了下去,配乐缓缓停止。

    一行行白字出现在屏幕上:

    【怪异病毒在血管中肆虐,致命瘟疫于无声中传播。

    细胞在无助中死亡,病人在痛苦中挣扎。

    掌握着最强细胞兵器的你,是时候肩负起对抗病毒的重任了。

    唯有你才能阻止这一切灾难!

    在吞噬中进化,在杀戮中重生!

    细胞生命,生生不息!】

    当屏幕再次屏幕缓缓亮起时,有节奏的配乐缓缓响起。

    画面的中央,是配有头盔和紧身服的游戏仓,年轻的背影正一步步走向游戏仓,背对着观众,缓缓戴上游戏头盔。

    看不清面孔的年轻人平静的躺进了游戏仓中,仓门缓缓关闭。

    画面切回到肝脏出生点,新生的源细胞从内壁剥落,径直向这那群肆无忌惮的血死病毒扑去。

    原本横行无忌的病毒,在见到源细胞凶猛而来,忽然之间,化作乌合之众,凭借着本能四散奔逃。

    在一边倒的厮杀中,先前的无力感顿时烟消云散,破碎的病毒,闪光的黑晶,逐渐进化的源细胞......

    CG在源细胞吞噬病毒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屏幕最后是两行大字:

    【细胞online,百分百拟真度细胞游戏,今日全面公测】

    【CG取于游戏实景】

    “这是......你拍的?”江佐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小萝莉。

    “当然,我是最棒的!”小萝莉朝着江佐神气的插着腰。

    这段长达十分钟的CG,比起瀚海主打特效渲染的CG,不说剧情,但在特效渲染上都能秒杀对方。

    江佐即使参与了CG的拍摄,在观看了CG后也被深深的震撼了。

    江佐几乎能猜到,这段CG一旦在直销日上放出来,会引起怎样轰动的效果。

    这波直销日,稳了!

    激动之余,江佐抱起小萝莉,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他是真的捡到宝了。

    谁知下一秒,“啪”!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的卧室响了起来,江佐的左脸瞬间肿了。

    “谁......谁让你亲我的.....”舒冉的脸羞红的要滴出水来了,低着头不敢看江佐,她条件反射的一巴掌把江佐打的可不轻。

    江佐无奈的耸耸肩,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表现得过于激动了。

    有了这段无人可比的CG在手,江佐彻底放下心来,只等着厂家直销日那天,细胞online一举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