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精灵养成游戏 > 第九十四章 准决赛的对手们
    比赛一结束,观众各自散去,倒也有拍照留念的人,冬弥跑到场地,抱起伊布,“干得好,两瓶奇诺栗鼠精油膏,回去就下单,附赠面部护理滋养液。”

    就这一场比赛,冬弥便投入了差不多四十万的资金,艾伯特一百万就想收买他

    开价也太低了!

    就这还贵族砸钱都砸的不到位。

    事实上,一百万已经不少了,百代市普通上班族,二十七八岁左右,平均薪资也就三十万而已。

    只能说,奇诺栗鼠精油膏,以及一系列非必要性的精灵产品,虽然不是死贵,让人买不起,但也绝不便宜。

    只有像精灵食物等必需品,联盟才会管控价格,不会让人连精灵都养不起。

    “他绝对是早有预谋!不然不可能一个二连踢指令下去,伊布便能做出那么多的动作!”

    “到底哪里出错了其实他跟迪达拉互相认识但为什么最后还让迪达拉输”

    艾伯特满脑子疑问,但贵族的骄傲不允许他输了找借口不说,还向着赢了自己的人去讨教。

    他收回阿柏怪,直接走出场地,面色毫无变化,哪怕输了,依然骄傲的如同……

    “简直就像是动物园的大孔雀一样,嗯,一样是公的。”

    迪达拉可没有那么心理负担,他属于快乐型的训练家,虽然追求大师梦。

    但哪个训练家能没点梦想。

    快乐才是第一位的,要不然他也没胆子去挑衅圈圈熊们,还被堵在悬崖边。

    “嘿,恭喜!”迪达拉将大舌贝一收回,便迎上了正准备走人的冬弥,“你怎么知道我的大舌贝会自爆不不,你是怎么知道我会让大舌贝偷偷靠近,用出自爆的”

    他倒也不是不耻下问,只是不问清楚,内心总觉得别扭的很。

    “还记得那次跳崖不我之后还去过崖顶,闻到了点海腥味以及看到了爆炸的痕迹。”冬弥没有说,在悬崖边,他还听到了爆炸声,“原本我也没注意,但一看到你,想起你的精灵是大舌贝,我就全明白了。”

    这还真是运气和灵光一闪,要不然,没准还真被这货给阴了。

    谁能料到一只大舌贝居然会自爆

    “猜到你的大舌贝会自爆后,我就提前跟伊布商量好了,赌了一把。”

    事实上,当猜到迪达拉的大舌贝会自爆后,冬弥就不相信这家伙会安分的打酱油。

    手中有着能影响对战结果的‘核武器’,谁甘愿认输

    至于那一百万也许收买完全没有取胜希望的人,或者年长的训练家还行。

    年轻训练家,都很有冲劲,更愿意为了梦想,理想、心中热血而行动。

    所以,他一边指挥伊布行动,一边留意着大舌贝的动静。

    当发现大舌贝不见了的时候,他就知道。

    迪达拉行动了!大舌贝肯定是要潜伏到对战场附近!

    不然,大舌贝又何必移动

    于是,冬弥不停的让伊布用泼沙,一方面是为了陀螺作战进行练习,另一方面也是帮迪达拉、大舌贝遮掩痕迹。

    如果失败了,顶多三人中没有胜者,一起晋级,要是成了!

    那他就胜了!

    毕竟,那只阿柏怪的实力的确不不凡,会火焰牙,雷电牙,谁知道会不会冰冻牙,要是抽冷子给伊布来上一下,那就危险了。

    “谢谢。”迪达拉点点头,输得不冤。

    两人又聊了几句,互相加了下邮箱,迪达拉的大舌贝需要治疗,所以他打车前往神奇宝贝中心,而冬弥看了看时间,网上预约了一下精灵医院的看诊。

    “下午有比赛,看诊时间果然很空,两点半就这个了。”

    接下来,冬弥带着没受什么伤的伊布在场地乱逛,观察敌情。

    西区椭圆形场地,同样有三名训练家正在进行对战。

    准确来说是两名训练家中途结成了同盟共同应对叶树的独剑鞘。

    那独剑鞘将弱点之一的剑鞘留在高空,剑身则用出了燕返在场地高速穿梭,堪称剑气纵横,神出鬼没。

    就独剑鞘这剑术,一次性来七八个剑术大师估计都敌不过。

    光一招燕返,独剑鞘便让对手的两只精灵长尾怪手,狃拉晕头转向,只能苦苦支撑,根本无力反抗,打不到急速穿梭的独剑鞘。

    不出意外,胜者应该是独剑鞘。

    ……

    南区椭圆形场地。

    跟西区两弱对一强完全不同,是两强对一弱。

    圈圈熊、穿着熊,这两只熊精灵先淘汰了第三者盔甲鸟,然后便在场地疯狂对拼,你一拳我一锤,打得难分难解,整个场地全是人,竟然座无虚席,甚至于还有人拉起了横幅,完全一副未来冠军的景象。

    途中,冬弥还看到有人在发穿着熊衣服、扇子,似乎在提前造势。

    他瞬间明悟:这是有商家看上了,准备让这只穿着熊当形象代言人,出周边手办,甚至于合同可能都谈妥了。

    就在这时,场地中,圈圈熊轰然倒地,胜者是穿着熊!

    ……

    北区椭圆形场地。

    独剑鞘虽然神出鬼没,但好歹还有形体,而北区椭圆形场地上,一只泳圈鼬两眼茫然,根本找不到它的对手鬼斯通在哪儿。

    不只泳圈鼬找不到,连泳圈鼬的训练家都同样看不到。

    一会儿一只鬼爪抓住泳圈鼬的尾巴,一会儿又敲敲它的头,让泳圈鼬越来越紧张,害怕。

    鬼斯通完全是把泳圈鼬当成了餐盘的食粮在烹饪,准备开吃。

    在前期,一只幽灵系的精灵,对于普通精灵而言,优势太大了。

    “这不是被我吓哭的那位吗”冬弥一看,是那位短发小姐姐,他扭头就撤。

    结果可以预料到。

    “鬼斯通……穿着熊……还有独剑鞘……准决赛,决赛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冬弥顿感压力,一时间也没了乱逛的心思,径直前往医院看诊。

    ……

    酒店,深夜。

    明天依然还是预赛最后一场的三比三对战,直到预赛结束,准决赛才会开始。

    冬弥将穿着熊、鬼斯通、独剑鞘作为假想敌,制定了好几个战术后,才上床睡觉,进入了拉鲁拉丝的身体。

    至于伊布,在吃了医生开的药后,回来就躺在了床上,抱着手机入睡,褐色的毛发表面似乎有些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