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险_第三十三章 树叶的一生,仅仅是为了归根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晃晃悠悠地车厢中,无事可做的妮蔲已经打起了盹。

    贾若也靠在车壁上假寐。

    啊,真舒服。

    贾若在内心感慨,这种感觉就像是周末的上午,懒觉睡的足足才起床,不紧不慢伸了个懒腰一样。

    浑身都顺畅。

    其实,要说艾欧尼亚什么东西最令贾若日思夜想,那就当属这充盈魔能的空气了。

    在艾欧尼亚,即便贾若不刻意引导,魔能依然能欢快地自行循环。

    这才是如鱼得水。

    德玛西亚虽然雨水丰富,但魔能真的匮竭。

    真不知道,那里怎么会诞生出拉克丝这样的魔法天才。

    贾若抬了抬眼皮,瞅了眼轻羽。

    这小子正趴在妮蔲的大腿上睡觉。

    可恶,这本来是我的位置!你这只禽兽。

    贾若咬了咬牙,却没了下文。

    轻羽现在可是妮蔲的心头肉,地位直线追赶贾若。

    不过,或许是被妮蔲情绪感染的,贾若也有种把轻羽当成儿子养的错觉。

    就在贾若长舒一口气,享受着未婚先育,并提前带娃的感觉时,他格外敏捷的五感捕捉到了一阵响动。

    像是有人在吹笛子,这声音很悠长,很遥远。

    贾若不懂乐器,但还是打算去看个究竟。

    他望了一眼妮蔲和轻羽。算了,这次就不带着他们了————万一要跑路的话,自己一个人还更轻松。

    想着,贾若轻轻支起了车窗,纵身跳了出去。

    除了草丛中的蚂蚱,贾若没有惊动任何生物。

    ——————————

    时值深秋,枫树林里的枫树们不仅染红了叶片,更结出了种子。

    它们每两个粘成一对,各自伸出一只薄膜翅膀,边打着旋儿,边缓缓落下————就像一群不会挥动翅膀的黄蝴蝶。

    一棵最为血红的枫树下,一支尺八正被竖着吹响。

    它的主人用它吹出一个拖长的尾音后,便把它插回了腰间。

    那只拿着尺八的手,骨节分明,并且粗糙。

    手松开了尺八,并握上了尺八旁边的物件。

    一柄剑。

    一柄略带弧度的直背单刃剑。

    “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男人问。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疲倦,好像是习惯了流浪的风。

    男人的另一只手摸了摸脑后面束起的高马尾。

    小麻雀说的没错,把头发扎一下,自己清爽了很多。

    “我劝你最好转身。我今天的心情不太好————我指的是,如果不照做,你会死的格外惨。”

    他始终没有正眼瞧上来人一眼。

    因为风已经告诉了他所有细节。

    男性,身高和自己相仿,呼吸均匀,应该是个练家子。

    身上穿着什么鳞片的皮甲,摩擦的声音很顺滑。

    最主要的,他身后背着一柄铁器,应该也是剑。

    光听那轻颤就知道,如果放在行家手里,它绝对是个趁手的家伙。

    但说起剑和行家,能给他带来惊喜的人已经没几个了。

    “树叶的一生,难道只是为了归根吗?”

    贾若拨开枫树枝,面带微笑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种装13如风的感觉可太棒了。用亚索的台词和亚索说话,贾若也是心血来潮。

    “你是谁?”

    亚索暴睁双眼,盯住了贾若。

    他的后背离开了树干。

    因为,风儿带回了新的消息。

    眼前这个黑发青年,有着和他一样的天赋。

    风

    贾若停下了脚步,眼中出现了亚索的属性。

    生命强度:175

    魔能强度:120

    法术强度:110

    灵魂强度:36

    (作为参照,放一下贾若现在的属性)

    贾若

    生命强度:140

    魔能强度:90

    法术强度:75

    灵魂强度:52

    除去灵魂强度,其他的都略逊一筹。

    不过没关系,依旧可堪一战。

    而且贾若有确保亚索不会杀掉自己的理由。

    “我是谁并不重要。”

    贾若缓缓抽出了身后的幽梦,并暗自吐槽自己台词的老套。

    不过,他现在才不会坦白普雷希典治安官的身份。

    天知道这会不会刺激到亚索,万一他不再给自己打嘴炮的机会怎么办?

    “重要的是,我能洗清你身上的冤屈。”

    有形无质的樱花飘落在了厚厚的红叶上。

    呼!

    一股强风从亚索身上凝聚,把地上的红毯子卷起,铺向了贾若。

    贾若不露怯,释放出了自己的魔能。

    他周的身也溢出了风压。

    撞向他的红毯子像是遇到了锋利的裁刀,被剖成两半,落在了他的左右。

    “说。”

    亚索布满青胡渣的下颌几乎没有动,从牙缝中崩出了一个字。

    成了,起码在从自己口中得知事情真相前,亚索是不会下死手的。

    贾若嘴角弯的更厉害了。

    “陪我打一场吧,亚索。

    我知道素马长老的死因,无论输赢,我都把真相告诉你。

    你看,怎么样?”

    仓的一声

    亚索带着寒光的剑出鞘了。

    “那,我们一言为定。”

    他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