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84章 从草木灰开始
    天暗了下来,露米娅整理着自己的靴子还有皮衣筹备明日的放牧。

    留里克没有继续复习那木板上的知识。

    他凑近静坐冥想的维利亚面前,引得她的注意。

    “有事吗我的孩子。”

    “有一件事,奶奶。我……我想制作一个好东西。我想我能够成功,有了它,我们就能把手洗的非常干净。如果用它擦拭身子,会杀灭汗毛上的虫卵,能让身子变得绝对洁净,没有任何的污秽。这样……这样进行祭祀的时候,我们就能以绝对的纯洁面对奥丁。”

    听到此,维利亚猛然睁开双眼。

    固然留里克的话非常突兀,其所称谓的发明物究竟是什么

    倘若所谓的发明物能带来“绝对的纯净”倒是很有意思。

    “我的孩子,你要做什么不要犹豫,快告诉我。”

    “是!我想……”留里克突然一寻思,似乎的诺斯语里似乎也没有描述肥皂这一物品的专有名词。

    他想了想,干脆称呼,自己是要制造一种名为“soup”的东西,为了表述更明确,留里克干脆称呼为“soupa”。

    “我们可以制造它。我需要一些海豹油,还有木炭的灰烬,以及一些盐。通过一些手段就能把海豹油制作为干燥的固体。用它磨蹭手掌,手不会变得油腻,还能去除指甲缝隙里最小的灰尘”

    “真的等等!你说的东西我好想知道。”

    维利亚立刻说道一个词汇,留里克听起来好似“kasa”的样子,也证明了诺斯语有相关词汇。

    “那是一种植物的果子,据说只要磨成粉末涂抹在麻布上,再脏的麻布也能洗干净。”

    这是什么留里克猜到可能是皂角。他仔细思考一番,赫然确定,她说的就是皂角。

    被维利亚称为“kasa”的词汇,就是古代欧洲通用的形容野皂角的词汇。留里克所谓的“soupa”,他所了解这一词汇的根源正是古典拉丁语的“sopa”,那是古罗马人对肥皂的正式简称。

    但是皂角不是肥皂,两者的开源不同却殊途共归。

    维利亚伸出自己形若枯槁的右手,那长长的指甲缝隙里却有难以扣出的尘土,它需要铁针或是鱼刺小心扣出来。

    “是真的。所以,我需要一些油脂,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我需要的不是什么特别的植物,我特别需要一些油脂,最后我会成功。”

    “难道会比kasa更好用我的孩子,其实我只是听说未曾见过,也许丹麦人有这种清洗用的好东西,我们是没有的。我的孩子。你总是有新鲜的点子,你去做吧。明天我给你一些油脂,你尽力去做,我也会帮你的。”

    维利亚招呼熬油的下级祭祀波娜过来,对她耳语几句,意为准备一些油脂,以作为孩子明天的“玩具”。

    维利亚没有任何质疑的意思,毕竟冬季的日常如果只是熬油真是太无聊了。

    救活的露米娅的命,这个小姑娘已然得到奥丁的认可,成为部族的一员。

    很显然,客观上也证明了奥丁依旧祝福着可爱的留里克。

    那么,孩子的奇思妙想是需要支持的。

    再说,留里克描述的发明物的结果,那真是一副有趣的景象。

    “啊!真是太好了!”留里克故作小孩子那种说来就来的兴奋在维利亚面前又蹦又跳,逗得祭司咯咯笑。

    他的眼角也注意到,还在整理皮衣的露米娅,也对自己投来幸福的微笑。

    新的一天到来了。

    昨晚,露米娅用新奇的来自诺夫哥罗德的钢针,很容易的完成了加厚皮衣的缝合。

    维利亚觉得女孩生病也有一定的穿着单薄的因素,因此露米娅需要自己打理被赏赐的皮衣。

    衣服变成了双层结构,中间的夹层又粗暴的塞入一些乱七八糟的毛发,甚至废掉的麻布头儿。

    大清早,吃过早饭的留里克兴致勃勃赶往祭司长屋。

    昨晚归家,他已经告知父母露米娅痊愈的好消息。

    父母当然是非常高兴看到留里克的笑脸,而留里克更关注母亲对露米娅态度的转变。

    “甚是恭喜了。”

    “是啊,妈妈。她被承认了,以后我们都该好好待她。”

    尼雅没有多言,她敬畏神灵,现在也许对那女孩一个糟糕眼神,都是错误的。

    留里克的心情好极了,当他走近祭司长屋,正看到穿着毛茸茸的露米娅,用小皮鞭驱赶着鹿群去山麓。还有几名女祭司亦是带着皮鞭拉着缰绳,避免有鹿脱逃。

    他急匆匆走去,和露米娅打了个快乐的招呼。

    看到留里克,露米娅就像是看到亲生弟弟。

    短暂寒暄,留里克最终嘱咐:“你要好好放牧,天黑就回来。我的姐姐,我今天会有重要的事,你回来可好帮我。如果我成功了,说不定我们未来天天都有麦粥吃。”

    话说得太快,露米娅只听明白一点,总之留里克就要自己放牧结束回来帮他做事。

    “好,我会的,我的弟弟。”

    他称呼姐姐,自己称呼他弟弟。外人看来是主仆关系的僭越,她知道留里克就是喜欢这样的亲昵称呼。

    越是这样,露米娅心里就越是有帮助他的渴望。

    留里克实则想得很远,未来鹿群繁衍壮大,部族卖鹿都能狠赚一笔。说是部族的鹿群,实则整个鹿群都是自家的财产,最后首领家族自然而然会在现有的巨量财富基础上,拥有更加可观的财富。

    倘若是肥皂能够生产,销售它赚的必是更多的。

    肥皂成功又将是一个新开始。

    罗斯部族的处境决定了部族发展非常依赖贸易,暴力劫掠还有大肆围猎,都是坐吃山空的行为。

    生产经济物品的生产与贸易,当时积累财富的高效手段。

    顿顿喝麦粥,那应该是最正常的事。

    繁殖鹿群、制造肥皂,不同于以往的快速堆积财富的行动当从这个冬季开始。

    留里克高高兴兴进入祭司木屋,不久,一个陶翁就摆在他的面前。

    这翁里面的就是熬制完毕的半凝固状态的海豹油。

    他的小手试探性的伸进翁里,感受它的粘度。

    “怎么样这个油脂合乎你的意思”比较无聊的维利亚询问道。

    “似乎是可以的,就是……”留里克伸出手指,附着的油脂上依旧残留有一些杂质。“也许我还需要把油脂精炼,要把渣子处理掉。”

    所谓的油渣,实则是海豹脂肪细胞的多余成分,乃至一些肌肉组织。

    本着凑合着用的原则,祭司们熬油根本不会去追求什么完美。

    “除了油脂你还需要什么我很好奇,这些粘稠的会沾满一手的油脂,能变成清洗的好东西”

    “那是当然的,奶奶。我现在就去做,等到露米娅归来她还要帮我。”

    “是吗也许我以为可以帮你。”

    “我想想……还是不必了,如果一定要帮助,请让别的祭司来。”

    维利亚点点头,旋即就令继续熬油的波娜过来,她又下了一番命令。

    但是波娜明显并不情愿,她只想继续做自己的事。

    留里克也不为难这个人,这就仅仅要求:“波娜,请帮我煮一坛热水,我要看到沸腾。”

    “仅仅是煮热水这很容易。但愿没有别的复杂事情,孩子,我还要继续熬油。很快就到光明节,你拿走了这么多油脂,我的压力很大。”波娜忍着心中的不满,确实陶翁里的油脂都是她们这些下级祭司的成功。

    炼油技术的落后以及材料的不易获取,极大程度限制了土肥皂的制造。

    留里克有些明白波娜给自己甩脸子的原因,这瓮里的油可是她的艰苦成果。

    光明节要点燃大量油灯祭祀,耗油量自然很多。

    波娜希望自己工作轻松一点,她岂能如愿。

    留里克没有多言,皂化反应需要疯狂搅拌碱液和脂肪的混合液,没有自动机械的时代它着实是个体力活。

    波娜估计是指望不上,顶多要求她煮热水。

    这个时候,绝对靠得住的绝对只有还在放牧的露米娅一人。

    也许波娜最后会改主意的,她熬油必然弄得满手油腻,以及一些腥气。这些糟糕的污渍是很难祛除的,那需要频繁洗手,倘若使用肥皂,真是轻松解决。

    不一会儿,一坛开水又摆在留里克面前,他就把一些灰白的木炭灰烬倒了进去。

    灰烬该倒入多少,留里克没有明确的概念。

    他姑且明白,灰烬倒得足够多,关键的硝酸钾含量也就更高。

    他又手握一根木棍拼命搅拌,不一会儿,陶土瓮里就成了一坛发烫的黑水。

    祭司们都只是看着好奇却没有任何干涉。

    接下来的事其实就是等待,对此波娜稍稍松口气,一段时间内这孩子不会打搅自己的工作。

    “这样就可以休息一下了。”留里克使劲舒展一番胳膊,搅拌的木棍也随意扔到一边。

    陶瓮里的草木灰形成非常浓稠的悬浊液,其中富含的硝酸钾成分正在被溶解,也包括少量的硝酸钠。高温的环境下这些物质正在进行着化学变化,即逐渐变成富含亚硝酸钾的高强碱性的液体。

    这种碱液对陶瓮的腐蚀能力倒是可以忽略掉。

    它还是有着太多的杂质,其浓度也难以估量。

    留里克自有办法,那就是等待液体冷却,悬浮杂质全部沉底后,他再将清澈的溶液倒进另一个干净陶瓮,之后再度进行熬煮。

    等待的过程有些无聊,留里克也不是无所事事。

    罗斯部族使用的粗制海盐,这里以食盐为主,还含有带来苦味的氯化镁等糟糕物质。不过这些物质在制造肥皂的过程中,它们都能起到有益的作用。

    留里克从维利亚这里得到半个巴掌大的食盐结晶块,天知道他们用低盐度的海水是熬了多久,才得到这么一块盐。

    食盐被他使劲捣碎,形成非常细小的粉末,如此即可在之后的工作中迅速融入液体里。

    那些悬浊的草木灰西小颗粒,它们愣是用了整个白天的时间才逐渐沉淀,为此留里克等到露米娅放牧都归来了。

    户外传来阵阵嘈杂,又过了一会儿,很是疲惫的露米娅与那几位监视她的女祭司回到大木屋。

    她的鼻子敏锐的察觉到了室内空气中的一些异样,再看看心爱的留里克,这孩子居然瞪着眼睛对着一个陶瓮。

    露米娅识趣的没有多言,小心翼翼走近笔迷养神的祭司维利亚面前,坐下来汇报自己工作结束。

    “很好,现在你还不能休息。先去吃一些东西,再去你的主人身边,听从他的新命令。”

    “是。”女孩轻声回答。

    “波娜,拿一些肉干过来。”维利亚继续闭着眼睛,随口命令道。

    露米娅毕竟是十岁小孩,她小心谨慎的同时亦是充满好奇。她觉察到气息都是从留里克盯着的陶瓮弥漫出来,那究竟是什么

    她端着小木盘,里面摆着一些厚实的腌制鱼肉干,快步走了过去。

    “留里克。吃吗”

    留里克瞥眼看一下这位姐姐,又迅速站起来。

    “我已经注意到你回来了,你来的真及时。露米娅你现在等着,我再去拿一个瓮。”

    她现在不需要有疑问,只要认真工作就行。

    一个空的陶瓮摆在地上,露米娅奉命以双手稳稳按住它。留里克则小心翼翼的抱住那基本沉淀后的草木灰溶液,把上层澄澈液体努力倒进空瓮。

    昏黄的油灯下,肉眼可辨的棕黄液体带着独特的气味,被灌注空瓮。留里克希望足够的纯净,结果还是有一些渣子被顺带倒了进去,但那已经无关大雅了。

    “这是什么”露米娅好奇问道,“水很奇怪。”

    “它不是水,它非常危险,你嗅到奇怪气味了”

    听着,露米娅使劲点点头。

    “这就对了。”留里克自信的笑道,“为了我们会因此获得财富,露米娅,记住你现在看到的,以后我会命令你制作这些。”

    把溶液和渣子基本分离依旧是一个开始,接下来就需要火焰的帮助,要把多余的水蒸发掉,还有将另一个陶瓮里的半凝固的海豹油脂,变成食指可以勉强触摸的略高温度的液态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