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一不小心无敌了 > 第七十七章 舒服了
    爆炸一响,吴敌的心情也跟着欢快起来。

    要账途中得知肖立山的身份时,吴敌当时的心情有点沉重,不过那时他已经没了回头路,只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后来他看到了硝石,想到了制黑火药的点子。

    肖立山在齐南城里呼风唤雨,靠的是什么?

    还不是硝石!

    硝石是他的命根子,他成也硝石,败也硝石!

    若是自己有能摧毁硝石的手段,让他再采不出硝石,他慌不慌?

    慌不慌吴敌不知道,怕是肯定的了!

    年年给皇亲国戚送硝石,突然不送了,那些权贵怎么想?

    解释?

    他们是听解释的人吗?

    对你好的时候,让你冠冕堂皇像个人样。

    厌烦你的时候,你连个狗子都不是!

    你采不了硝石是吧?

    拉出去砍了,换个能采的就是了!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吴敌觉得肖立山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想明白关键,到时候不得乖乖来还账?

    至于说肖立山报复他,吴敌也想过。

    不过他既然敢这么做,就不怕肖立山报复,你敢报复,我就让你死翘翘!

    随着驴车一路向北,吴敌开始思考起来,带着的这位少年该如何安置。

    他现在住的宅子虽然不小,可一共只有两个厢房,张婆婆一间,他和囡囡一间,并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他住……

    “驾!”

    听到陆三的吆喝声,吴敌就有了主意。

    “小兄弟,还不知你叫什么呢?”

    陆三的白色驴车不仅简陋,而且狭小,坐一个人刚好,两个人再加上几篓硝石,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少年自打上车就非常拘谨的蜷缩在角落,听到吴敌问话,这才出声道:“我叫……董…潇解。”

    “董小姐?”

    “董小解?”

    吴敌和车外的陆三听到这个名字,声音都提高了一个分贝,不过两个人对这名字的理解却各不相同。

    吴敌直接想成了后世一首民谣,而陆三想的就比较邪恶了,他还在想,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大解啊?这一家子,肠胃十分畅通呀……

    董潇解似乎并不在意两人的反应,又给他们解释一番,吴敌才知道董潇解并非董小姐,至于陆三这种文盲嘛,解释了他也听不懂,心里还在想着小解大解的含义,自得其乐。

    “小董呀……”

    对一个男人喊“董潇解”,吴敌觉得还是不太自然,只能自己换了一个,“我刚才考虑了一下,今天矿山出了事,肖立山真要报官的话,肯定会先查我的,你住在我家,并不安全。”

    董潇解听了,轻轻咬了下嘴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这就要赶我走了么?

    看来,这天下是真的无人可信啊!

    “而且我住的宅子也没有多余的厢房,倒是陆三一人住着一处宅子,且离我那里不远,我每天也都会去,要不,你就先住在那里,等风头过了,我再给你安排去处可好?”

    “这……多谢公子,潇解但听公子安排!”

    回完这句,董潇解脸有些发红,好在车棚里漆黑一片,吴敌并不会发现他的窘态,这才感觉好些。

    “吴公子,这……”

    但驴车外的陆三就不太乐意了。

    你说你往我家塞能爆炸的黑火药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怎么现在连人都往我那里塞了?

    最关键的是,你是不是也多少象征性的征求一下我这个主人的意见啊?

    “怎么,你家里也没地方?”

    “有是有的,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难不成你还不想让小董兄弟住不成?”

    “不是……”

    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可他也不敢明说。

    “同意不就得了,还说其他作甚?小董,看陆三也答应了,接下来你就先住在那里吧!”

    “谢谢吴公子,谢谢陆三兄弟!”

    “哦……不必客气……”

    这下,舒服了……

    早知道反抗不了,那还说个毛?

    享受就是了……

    ………………

    进城的时候已经戌时一刻了,陆三把自己放在家门口,随后就载着硝石和董潇解回去了。

    吴敌蹑手蹑脚的打开宅门,然后轻手轻脚的推门进了自己的厢房。

    囡囡自然已经睡着了。

    或许是太晚了,周梓琼让秋萝先回去了,只有她一个人留在房里,而她也没有抵过睡意,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皎洁的月光透过纸窗铺在床上,映着周梓琼优美的身段,显得十分精致,不过吴敌看到这一幕,欣赏的同时,又有些感动。

    这个时候,他非常不愿去惊扰一个熟睡中的姑娘,又不忍看她以这么一个不舒服的姿势睡在床前,纠结片刻,缓步上前,轻轻的把手从周梓琼的腿弯处和双臂下穿过,微微用力,把她抱了起来。

    周梓琼身段苗条,抱起来也感受不到多少重量,那么近距离的看着她白皙、没有一点瑕疵的脸颊,吴敌并没有欲望之心,只是觉得,只这么看着她,就十分美好。

    或许是被突然抱起感觉到一丝不舒服,又亦或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周梓琼的琼鼻微微一皱,可把吴敌给吓坏了!

    若是这个时候她醒过来,自己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赶快小心翼翼的把周梓琼放在床上,让她尽可能的保持平躺的舒服姿势,吴敌这才把手抽了出来。

    而周梓琼并未醒来,只是轻轻的咂了下嘴唇,身子微微一侧,又睡了过去。

    吴敌吐了口气,虚惊一场。

    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一床薄被,给她盖上,吴敌又从柜子里拿了一床厚一些的被子,走了出来。

    把门从外面掩上,来到前厅,把长凳拼在一起,被子铺上,人就躺了上去,虽不是太舒服,可总比躺在地上好些。

    忙了一天,身子乏的厉害,很快睡了过去。

    (有没有老书追过来的朋友,这本书是不是没有上本那么水?三竖写上本的时候速度飞快,一天能搞出八千,结果大家都喷水,好多人因此弃了……

    这本,三竖吸取教训,有时候写了四五千,最后又删回不到两千……emmm这么来说,好像是有点水。。。

    为了保证质量,先牺牲一下数量。容三竖调整一番,以后肯定会质量数量都保证的,还有,接下来的情节会越来越精彩,越来越爽的,绝不会辜负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