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一不小心无敌了 > 第八十四章 妙人(求订阅)
    于某立此刻犹如肖立山身前的斗士代言人,战斗力爆表,等着吴敌应战。

    奴性十足的人,在主子面前,就如同狗一样,狗仗人势,大抵如此。

    “老子说你滚开!”

    可不等于某立开心多久,肖立山就不耐烦了,闪电出脚,一下就把肖立山踹了老远,快步走到吴敌跟前。

    隔着柜台,近距离的打量着他。

    “你就是吴敌”

    “原来是肖老板,失敬失敬!在下正是吴敌!”

    这个时候,吴敌才不慌不忙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缓声说道。

    两人相对而立,肖立山并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问。

    “是你做的”

    “不是我。”

    “肯定是你!不然你怎么知道我问的什么”

    “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回的是什么”

    二人之间简短的对话除了陆三和肖立山带来的那些下人之外,怕是没有人能听懂了。

    问完最后一句话后,肖立山就用异常凌厉的眼神看向吴敌,希望能够让他心慌,露出破绽。

    但他高估了自己,同时也低估了吴敌。

    在他的眼神注视下,吴敌依旧不卑不亢,微笑以对。

    “哈哈!妙人!妙人啊!”

    肖立山突然大笑起来,然后拍着手道:“肖某好久都没见过吴公子这种妙人了!今日一见,若是不喝上一杯,岂不扫兴!来人啊,给我在三楼包厢摆上一桌,我要跟吴公子不醉不归!”

    不过,这次的小二们却没有动,因为他们看到了吴敌往下压的手势,然后笑着对肖立山道:“肖老板,想喝酒,在下奉陪,不过这账嘛……”

    “不就是账嘛,有吴公子在,肖某马上就结!来人啊!”

    说着,肖立山把手往后一伸,一个下人快步走了上来,往他手上放了两张银票。

    肖立山随后把银票往桌子上一拍,大笑道:“前几日吴公子去矿山上,肖某正好不在,实在抱歉!今日肖某不仅把账补上,而且还要设宴赔罪!”

    吴敌伸手把那两张银票拿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塞进怀里,这才笑道:“肖老板来我们醉香居吃饭,说什么账不账的事走,咱们上楼!”

    说着从柜台里走了出来,然后对下人们又说道:“肖老板的话没听到吗快点,好酒好菜都招呼着,肖老板什么身家,又不会赊账,还不快去!”

    小二们一听,这才开始忙活开来。

    旁边的肖立山看到吴敌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之后,对吴敌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这家伙,不简单啊!

    同时恨恨的看了被他踹在地上、如丧考妣的于某立一眼,心想老子来跟你打听的时候,你不是说他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吗

    你特么这不是坑老子啊!

    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

    而于某立此时已经没时间再去想肖立山的态度了,因为他亲眼目睹了肖立山还账的一幕,那他跟吴敌打的赌——输了啊!

    接下来等待他的,就是被扫地出门了……

    想到自己打拼了十余载,最后却落的个晚节不保,他不甘啊!

    坐在地上,久久不愿站起,在想着接下来的出路。

    而吴敌随肖立山上楼之前还特意扫了于某立一眼,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就觉得十分舒服。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这样的人,没必要同情!

    “你们记得帮于先生收拾收拾东西,等我忙完了,好生把于先生送走!”

    丢下这句话,吴敌就上了楼。

    ………………

    三楼包厢,肖立山跟吴敌分坐于南北两端。

    这个点,醉香居一般是不开伙的,最早也得巳时过半,因此即使吴敌发了话,后厨也得准备一段时间,没有那么快上菜。

    小二进来先给两人送了壶茶水,然后退了出去。

    待门被关死,屋里只剩下二人,肖立山脸上的笑意马上抹了去,转而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

    “吴公子,就为了区区五百多两银子而已,你就用这么大的动作,值得吗”

    吴敌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值不值得,那要看怎么说了!就比如肖老板是矿山老板,硝石于你来说,那就是你的命,谁敢动硝石,你恨不得跟他拼命是吧”

    见肖立山点头,吴敌继续说道:“而我呢,是个账房先生,那这醉香居的账本就是我的命,为了上面的账,我做些事情无可厚非吧”

    “那你就不怕得罪了我,你要承受何等报复吗”

    肖立山发狠的模样并未吓到吴敌,反而乐呵呵的摆手道:“与其想着如何报复我,肖老板不如多为自己考虑考虑!听说距离上贡硝石的日子也没有多久了,若是肖老板准备不齐的话,以后怕是很难过呀!”

    说着,吴敌呷了口茶,“而且,肖老板今天既然能坐到这里跟我说话,想来也不是为了报复我吧”

    听到这话,肖立山看向吴敌的眼神先是震惊,之后就是佩服了!

    他从矿山刚出来的时候,确实想着直接来醉香居结果了吴敌——最次也要揍他个大小便失禁。

    可随着时间推移,他想的越来越多,也知道他现在首要目标是赶快清理洞口,开采硝石——再说了,谁知道吴敌暗地里还有没有同伙若是他把吴敌解决了,他的同伙去矿山上再给他来那么一下,那他这硝石还采不采了

    尤其是,他采矿可不是一锤子买卖,若是招惹上这么难缠的主,以后岂不是凉凉了

    所以,报复是下策,尤其是马上就到上贡时间了,他也实在无暇他顾,现在最急迫的想法就是找一个办法能应付这次的上贡!

    而吴敌好像能看透他的心思一样,刚才所说皆是他心中所想,这让他震惊之余,心思也跟着活泛起来!

    “今日一见,吴公子果然是个妙人!肖某今天以茶代酒,先敬吴公子一杯!”

    说着,肖立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非常恭敬的举杯对着吴敌拱手,然后仰头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