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大反派崛起之路 > 第15章 影响(求推荐票)
    望着谢正旋离去,娄元化缓步走回议事厅,九位义子紧随其后。

    “哼!”

    快到堂前,娄元化闷哼一声,整个人好似往前倾倒一样。

    唐渊瞳孔一缩,义父竟也受伤了。

    “义父,伤势如何?”唐渊上前一步,准备去扶娄元化。

    娄元化摆摆手道:“我还没老到让人搀扶的程度。”

    说着,娄元化扶着椅子,缓缓坐了下来,中气不足道:“你们也都坐吧。”

    “义父,这谢正旋真如此之强?”祝立辉忧心道:“连义父都受伤了。”

    不仅祝立辉,其他几人也都是满脸忧色。

    以前,娄元化一直都是绥阳郡武道第一人,飞云帮也是绥阳第一大帮,众人自然与有荣焉。

    如今,娄元化武道第一人的位置终于受到了威胁,此时才渐渐生起危机意识。

    娄元化轻咳两声,说道:“这次谢正旋借势压人,又和我同境界,虽然我将他迫退,我也因此受了轻伤。”

    这时候,唐渊忽然一皱眉,说道:“义父,谢正旋以前好像是先天中期,怎么一下子突破先天境巅峰?”

    “嗯……”

    娄元化沉吟着点点头,显然他也想到这一层,所以当看到谢正旋展露先天境巅峰修为时才会那般震惊。

    “也不知谢正旋得了什么奇遇,竟能一举突破先天境巅峰。”娄元化叹了一口气说道。

    绥阳郡地处大乾皇朝边陲之地,武道不昌,武道资源稀少,数年突破一个小境界都是常有之事。

    而谢正旋连续突破两个境界,踏入先天巅峰境,离武道宗师仅一步之遥,放在绥阳郡实属罕见。

    通过与谢正旋交手,娄元化清楚知道谢正旋境界稳固,根本不像强行突破。

    “会不会是陈郡谢氏的缘故?”唐渊猜测道。

    “嗯?”娄元化低头沉吟,点点头道:“老九此言在理,或许真有陈郡谢氏的影子也说不定。若果真如此,那我们必须要重新审视谢家了。”

    大家也都没有什么好办法,纷纷沉默下来。

    严英忽然起身,冲着娄元化抱拳,义正言辞道:“义父,此事皆由老九一手挑起,若非他杀了谢昆,谢正旋也不会对我飞云帮出手,义父更不可能受伤。因此,此事不该由飞云帮和义父承担。”

    娄元化面无表情,看向严英问道:“那你觉得该怎么办?”

    严英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说道:“义父,此事皆由老九引起,不若将老九交给谢正旋,必能化干戈为玉帛,彻底平息此事。”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严英。

    唐渊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厉芒。

    “这是你的解决办法?”娄元化缓缓站起身,走到严英面前,俯视着他低声道。

    此时,严英也意识到不好,可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颤声道:“是…是…”

    “砰!”

    娄元化一脚将严英踹飞,指着老九,怒道:“老九是老子儿子,我娄元化还不需要用自己儿子去找谢正旋乞和。”

    严英吐出一口血,整张脸变得煞白,气息一下子萎靡下来。

    这是娄元化盛怒之下踢出的一脚。

    虽然没有使用全力,却也不是一个被酒色掏空身体的人能够承受下来的。

    严英还在不断吐血,仰着头不忿道:“可此事皆由老九引起,为什么要让我们来承担,谁能承受八大世家的怒火,我飞云帮旦夕之间就有倾覆之危。义父,您太偏爱老九了,他闯了泼天大祸,义父要让整个飞云帮为老九陪葬吗?”

    多少年了,严英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这么多年,严英一直被唐渊欺压,每次遇到,那不屑的眼神,都深深刺痛了他。

    因此,严英几乎毫不掩饰嫉恨唐渊。

    这番话也是他的肺腑之言。

    此时,议事厅内死一般寂静,众人都噤若寒蝉,动也不敢动一下。

    这番话让娄元化怒火渐渐平息下来。

    半晌后,娄元化缓缓道:“老九是我儿子,你也是我儿子,易地而处,若你处在老九的位置上,我将你交出去,你如何作想?”

    也不管严英什么感受,娄元化有点落寞,挥挥手道:“将他送去疗伤。”

    两名帮众走进来,搀扶着严英离开了议事厅。

    “你们也都去吧!”娄元化情绪低落道。

    众人离开议事厅。

    ……

    谢正旋抬棺而战,在绥阳郡引起轩然大波。

    六扇门府衙。

    方明怀听到手下禀报,愣了半天才憋出两个字:“有种!”

    “大人,这件事终于平息下来了。”那名捕快监视一天了,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平息?”

    方明怀没好气斜睨了捕快一眼,哼了一声:“这才刚刚开始而已,后面麻烦事多着呢,你们都给老子盯紧点,老子在绥阳郡待不了多长时间了,不能在最后关头给我整幺蛾子。”

    “是,大人。”那名捕快也知道方明怀什么脾气,听到吩咐后,立刻退了下去。

    经此一战,谢正旋一战成名,而他突破先天境巅峰也传的沸沸扬扬。

    “谢正旋先天巅峰了,纵然我和林雷联手,也不一定是他对手。”红月楼中,梅老叹了一口气说道。

    怜儿恨声道:“他究竟什么时候突破先天巅峰,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不管什么时候突破,为今之计,还是想想怎么办,今日谢正旋没挑衅红月楼,应该是忌惮圣教。”梅老皱着眉头说道。

    怜儿目露思索之色,忽然冲着梅老说道:“梅执事,你说能不能将飞云帮争取过来,若有娄元化相助,谢正旋必死无疑。而且,谢正旋突破先天境巅峰,对飞云帮已经能构成威胁了,应该不会拒绝我们。”

    “难!”梅老直摇头,只说了一个字。

    “为何?”怜儿一怔。

    梅老意味深长看了怜儿一眼,摇头道:“娄元化不信任你!”

    怜儿暗恨,却无可奈何。

    除此之外,她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除非……”梅老欲言又止。

    怜儿满是希冀道:“除非什么?”

    “除非你能说服唐渊,不过这种可能性也不大,那小子也不是善茬。”梅老揉着额头,越想越觉得棘手。

    “怎么说?”怜儿赶紧问道。

    梅老沉吟道:“首先,你说服不了娄元化,有两点原因。其一,你和娄元化地位不对等,他都不会给你机会废话;其二,若是娄元化和我们联手将谢家铲除,陈郡谢氏追究起来,飞云帮在劫难逃,我们可以一走了之,他却走不了,所以他根本不会信任你。单这两点,你绝不可能将娄元化拉到一个阵营。”

    “那为何说服唐渊就有可能成功?”怜儿好奇道。

    “你说,谢正旋突破先天境巅峰,谁最着急?”梅老笑着道。

    怜儿也不傻,笑盈盈道:“那自然是那位北城九爷了。”

    梅老点点头道:“不错,谢正旋必杀唐渊,以祭奠他儿子在天之灵,所以唐九最希望谢正旋死。”

    “梅执事的意思是让唐渊去说服娄元化?”怜儿说道。

    梅老笑着点点头。

    “这算是迂回策略?”怜儿失笑一声,又道:“娄元化真会听他这位义子的?况且唐渊会害他义父,让飞云帮陷入险地?”

    这就又回到原点了。

    一旦铲除谢家,又得罪了陈郡谢氏,飞云帮还是难逃一劫。

    “娄元化九位义子,他最看重第九义子唐渊。娄元化很清楚谢正旋无时无刻都威胁着唐渊的性命,所以由唐九去说服最合适,当然前提你得成功说服唐渊信你。”

    顿了顿,梅老又道:“而且,你错看了唐九!”

    “错看?”怜儿眉头一皱,疑惑道:“什么意思?”

    “你可知外界如何评价唐九?”梅老笑着道。

    怜儿不答,等待着下文。

    梅老沉声道:“一介草莽,枭雄之姿!”

    怜儿眼睛微亮。

    “何为枭雄?”梅老自问自答道:“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怜儿娇躯微震,低着头沉思起来。

    她似乎明白了。

    可惜,都是些无端臆测罢了。

    唐渊未必真能如她们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