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三十七章 生死全靠演技(苦求收藏和推荐)
    张斌目光始终在自称为苏巧儿的主仆二女身上,不知想到了什么,眸中有着莫名之意,听见杜仲鹏含蓄的分赃之言,笑道:“这一万石粮食便由杜大人全权处理,在下没有意见。”

    杜仲鹏顿时兴奋的搓了搓手,低声道:“这怎么好意思,子玉放心,等换成银钱,你的那一份我定会派人给你送过去的。”

    张斌心想这杜仲鹏虽然钟爱钱财,但贪心有度,做人做事倒也大气,而且以其进士出身的七品县尊身份,对自己尊重有加,善意十足,略一犹豫,低声道:“杜兄,关于这一万石粮食,小弟有一个提议,若是事成,再加上此次灭贼之功,可保杜兄升官不说,还可以攀附上一位大人物。”

    杜仲鹏浑身一震,向张斌拱手一礼,道:“还请子玉指点明路。”

    张斌笑道:“韩相公如今在大顺城,正缺一批粮食,我若是杜兄,便会将这一万石粮食送到大顺城,交给韩相公处理。”

    “竟然是韩相公。“杜仲鹏惊喜之后,便有些迟疑,“只是韩相公最近为何会缺一批粮食?”

    “关于韩相公为何急需一批粮食,此事涉及韩相公的机密要事,小弟不便明说,但杜兄若是相信小弟,只要将粮食主动送给韩相公,必然会有惊喜。”韩绛要在接下来的雨季以山洪图谋黑罗部,这件事情是极为机密之事,张斌自然不会说出来。

    只是韩绛要在边关大宋境内找一块地安顿黑罗部,不管是为了安抚黑罗部,还是确保黑罗部在自给自足之前不缺粮食,都要主动送一批粮食。

    但去年西北三路收成都不好,这些天又动用大军抵抗入侵的西贼,三个方向动用军队有十数万,人吃马嚼,消耗极大,如今粮草已经非常紧缺。

    杜仲鹏没有犹豫多长时间,便道:“好!我就相信子玉所说,直接派人将粮草送到大顺城,交给韩相公。”

    “杜兄,你会感激我的。”杜仲鹏选择相信自己,张斌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这是两头得好的好事,不光是杜仲鹏从韩绛那里得到好处之后,会欠自己一个大人情,韩绛那里不用自己去说,也会知道这是自己暗中让杜仲鹏所为,岂能不记下这份人情,一位副相的人情价比千金,比这一万石粮食要值钱得多。

    看着苏巧儿从山寨门走了出去,张斌又道:“杜兄准备如何处理这苏巧儿主仆二人?”

    杜仲鹏道:“还能怎么样,安全送到山外,有人烟的地方让其自行离开,她们是想自杀,还是隐姓埋名活下去,我们就管不了了。”

    张斌点头道:“不如让小弟将她们带走。”

    杜仲鹏将脑袋伸过来,肃然道:“子玉,此女的确姿色出众,那婢女也长得不错,但是毕竟是失节之女,却又出自门弟大族,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利,而且还会与那河东苏氏结怨。”

    张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杜仲鹏见此,略显猥琐的嘿嘿一笑,道:“刚才是为兄的提醒,但子玉若愿意将此女带走,为兄自不会阻拦,而且还会给下面人下禁口令,不让他们将此女的存在传出去。”

    张斌拱手道:“多谢杜兄,小弟对这苏巧儿的确很感兴趣。”

    杜仲鹏露出一副‘我懂’的神色,挤眉弄眼的嘿嘿笑个不停。

    张斌又道:“小弟还要挑选两个俘虏带走。”

    杜仲鹏大气的挥手道:“没问题,西贼悍勇,竟然没有一个投降,投降的贼人都是西贼笼络来的强人,脑袋不值钱,也值不了什么军功,子玉要是有用,为兄全部交给你处理。”

    “那倒用不上,小弟就要两个,等一下小弟亲自去挑选。回头最多再过三天,再给杜兄送去六十多个贼人的脑袋。”张斌一边说着,一边拱手感谢。

    “还有六十多个贼人脑袋?”杜仲鹏愣了一下,疑惑道。

    张斌笑道:“此事说来话长,小弟正要跟杜兄商量……”

    ………

    ………

    杜仲鹏派人去调集民夫和大车,要运送一万石粮食,暂时还要带领厢兵留守山寨,张斌有些担心竹娘和虎头一行,不等休息,便向杜仲鹏借了一百厢兵,带着苏巧儿主仆二人,以及两名贼人俘虏告辞离去。

    虽然一晚上没有休息,但出山也比进山要快得多,只是刚一出山,苏巧儿便来到张斌面前,躬身行礼道:“多谢官人的救命之恩,我们主仆二人在此别过,等回到家中之后,定然为官人和那位杜县令上香祈福,以报大恩。”

    张斌似笑非笑的道:“回家?以河北苏氏的门第,苏小姐莫非以为回到家中还有活路?”

    苏巧儿愣了一下,立刻眼睛一红,泫然欲泣道:“不想官人也是个明白人,小女子其实并非是想要回家,而是想找个地方自杀以明节的。”

    张斌笑道:“此地山青水秀,两山夹着一小河,风水也不错,苏姑娘不如就死在这里,在下刚好将你葬在此处,也算死后有个好的安身之地。”

    “此地的确是山青水秀,但妾身却无法接受大人的一片好意,因为妾身的婢女却不用殉节,妾身还要帮婢女找个好人家安顿好才能死。”苏巧儿神色竟然没有多少变化,叹着气幽幽的说完,旁边婢女便扑到自家小姐怀中哭了起来。

    “好演技。”张斌一脸赞叹,“你们二人的演技却比那月奴和小草还要好一些,想必在西贼密谍司里面身份地位要更……”张斌话音未落,异变突起,刚才还抱在一起哭泣的苏巧儿和其婢女突然从地上弹身而起,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着一把寒光闪烁的短刃,快如疾风的向张斌扑了过来。

    此时,二女一脸冰冷杀意,哪还有半点幽伤之色。

    但两女扑到半途时,却脸色大变,因为她们刚刚转身跃起,迎面便有三支利箭向他们射了过来。

    张斌和黄麻子的箭射的是苏巧儿,李四娃的箭射的是其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