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都市职场 > 与萌娃的文艺生活 > 899、唐糖和鸡说话
    张火星见儿子对他不理不会,背对着众人,蹲在院子的角落里看小鸡啄米,不气反笑,大声朝小人儿说道:“你有种!张维童!你有种!!你觉得你吃定了我是吧?!”

    本来想要上前劝解的生活助理停下了脚步,站在摄像镜头外,能笑就好,起码不像刚才那么压抑,仿佛暴风雨要来了。

    张维童小朋友依旧一声不吭,继续喂小鸡,全世界仿佛不存在这个被他气笑的爹地。

    张火星继续站在里屋的台阶上说道:“你有种啊张维童,没想到你这么有种,我还以为你要哭呢,不想哭了吗?被我这么凶你也不哭吗?……”

    唐霜见状,使眼色让糖果儿去陪小筒子喂小鸡。

    糖果儿偷偷瞄一眼凶神恶煞般的张火星,连忙朝唐霜摇头,拨浪鼓似的。

    小宝宝可不敢去,这位大叔吓死人。

    傻大胆归傻大胆,又不是傻缺,这种去了多半送死的行为,都是坑小妹妹的,糖果儿能识别的出来。

    要喂小鸡小霜自己去,反正伦家是不会去的。

    糖果儿打定主意不去。

    唐霜鼓励她,又指指孤零零处在暴风雨中的小筒子小朋友。糖果儿觉得小筒子好可怜,被自己的爸爸这么骂,是她她肯定哭了,于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壮着胆子来到小筒子身边,和他蹲在一起,背对众人,面对小鸡,抓了一把竹槽里的谷粒,撒给小鸡吃。看似淡定,其实暗地里已经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张维童小朋友侧头看了看糖果儿,露出暖暖的笑容,小声说:“好可爱的小球球。”

    糖果儿也被小黄绒球似的小鸡吸引,点点头说:“它们以前是个蛋。”

    张维童小朋友说道:“我没看过小鸡诶,但是我看过蛋。”

    糖果儿:“我还吃过呢,每天吃两个。”

    “小鸡是从蛋蛋里孵出来的。”

    “蛋蛋是小鸡生的,所以叫鸡蛋。”

    “不对,是叫蛋鸡,小鸡是从蛋蛋里孵出来的。”

    “你搞错啦,蛋蛋是小鸡生的。”

    “小鸡是蛋蛋里生出来的。”

    “小鸡生了蛋!”

    “小鸡是从蛋蛋里跑出来的,我在书上看过。”

    “你错啦。”

    “我没错。”

    ……

    在全场大人的注视下,两个小人儿围绕“蛋生鸡还是鸡生蛋”讨论了一番,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

    糖果儿说:“小鸡就在这里,我们问问它。”

    张维童小朋友傻眼,支支吾吾说:“我不会和小鸡说话,你会吗?”

    糖果儿毫不犹豫地点头:“会吖。”

    张维童好奇地问:“唐糖,你从哪里学来的?”

    糖果儿立即甩锅,头也不回地指了指唐霜所在的位置:“我家小霜,我的哥哥教伦家的。”

    张维童回头看了看唐霜,也许是蹲久了,腿有些麻,一回头没蹲稳,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引起了糖果儿的鄙视,说道:“你没有肌肉吖,不像我。”

    张维童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嗬嗬嗬笑,说:“你的哥哥真厉害。”

    糖果儿理所当然地点头:“他是个聪明的小伙计,坑妹妹溜溜的。”

    “蛤?”张维童听不明白。

    糖果儿不理他,说:“我现在问问小鸡是怎么生出来的。”

    大家都想看看她怎么问,两台摄像机对准了这个毫不起眼的院子角落,一丝风吹草动都不放过。一只蟋蟀吓得躲进了石头缝里,看样子是不想曝光自己。

    大林以一套与他身型极不相称的刺客脚步,轻盈地悄无声息地接近了两个讨论哲学问题的小孩子,镜头特写,要把小脸蛋小表情拍进来才行。

    糖果儿:“唧唧唧叽叽叽叽叽叽~”

    小鸡:“叽叽叽叽啾啾啾~”

    糖果儿:“啾啾啾咻咻咻~”

    小鸡:“唧唧唧唧唧唧~”

    糖果儿:“呱唧呱唧呱唧唧~”

    老母鸡:“个个大~个个大~哥哥大~哥哥个个大~”

    糖果儿:“咦?……妹妹大~妹妹大~妹妹个个美美哒~”

    ……

    在场众人被震倒一大片!

    应了老母鸡的话,个个眼睛睁的大大的。

    张维童小朋友震惊地问糖果儿:“小鸡和小鸡的妈妈是怎么说的?”

    糖果儿一本正经地胡诌:“她们说这还用问嘛!这不是明摆着的嘛!哼!小鸡生了蛋,所以叫鸡蛋!”

    张维童小朋友继续发问:“那小鸡是从哪里出来的?不是蛋蛋里吗?”

    糖果儿眼珠子溜溜转,说:“哼!老母鸡说小鸡生蛋,所以叫鸡蛋,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不知道!真是的,它说哪个小朋友还不知道让他来问我!”

    说完,指了指老母鸡,对还有疑问的张维童小朋友说:“你去问小鸡的妈妈,看看她是不是这么说的。”

    张维童支支吾吾,最后垂头丧气地说:“我不会和鸡说话。”

    糖果儿摊开小手:“那伦家也么有办法咯。”

    张维童回头问他爸爸:“爸爸,你会和小鸡说话吗?”

    张火星老老实实地说:“我现在还不会,不过晚上的时候我请唐糖的哥哥教我,到时候就会了。”

    张维童欣喜地点点头:“那你会教给我吗?”

    张火星:“你想学我就教你。”

    “谢谢爸爸~”

    “嗯,我们去洗手洗脸,等会儿还要去找房子。”

    “好的。”

    两父子瞬间和好了,剑拔弩张的氛围消失的一干二净,大手牵小手去里屋了。

    临走前,张维童小朋友朝糖果儿说:“唐糖,等会儿我还来找你玩。”

    糖果儿:“再见小筒子,你会打麻将吗?”

    ……

    张火星的生活助理临时变通,不顾不准提示嘉宾的规则,告诉张火星他们的房子有可能在海上,也就是海边的那栋捕鱼人住的小房子,孤零零地悬在海岸不远处。

    张火星傻眼,但有房子总比没有好,自己……儿子挑的房子,捏着鼻子也要住进去。

    他带着张维童告别唐霜和糖果儿,来到海岸边,找到一艘渔船,询问能否送他们到海中的小房子里。然而渔民告诉他,必须等到涨潮的时候才能开船过去,现在是退潮时分,水位太浅。

    张火星:“那要等多久才行?”

    渔民:“2个小时。”

    张火星:“……”

    两人再次退回到唐霜和糖果儿的石头院子里。

    唐霜:“没关系,就在这里休息,马上要吃午饭了,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张火星:“也只能这样,谢谢你唐霜。”

    “客气了,小事。”

    两个小朋友又蹲到鸡窝前看小鸡去了,张火星则和唐霜坐在椅子上聊天。

    张火星:“来之前我听钰姐说过你,她让我多照顾你,但是看样子,是你照顾我。”

    张火星和张钰认识,这是娱乐圈都知道的,两人关系很好,曾经一起拍过电影。

    实际上,香江就那么点大,明星之间基本相互认识,何况是张钰和张火星这种一线明星,有交情一点也不奇怪。

    张钰肯定比张火星年轻,但是张钰地位高,是香江电影圈带头大姐似的人物,所以大家才会喊一声钰姐,实际上这是尊称。

    张火星是这期嘉宾中成名最久的,资历可以和李关平相比。但李关平仅局限在戏剧圈子里,远不如张火星的知名度。

    暗地里,唐霜可以说是看着张火星的电影长大的,甚至学过他的黑帮片,把自己打扮成义薄云天的古惑仔,只是后来长大了一些,觉得古惑仔都是傻缺,不如老阴逼有爽感,所以隐身幕后,指挥小叶子和小郭子打头阵,渐渐的有了大魔王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