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玄幻魔法 > 将门凤华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每年重复一次的惨剧
    那些歌姬们已经退了下去,屋子里的八个坐着的人,都没有说话。还是朱酒务身后那个绿袍人先开了口,“诸位,今儿个可不光是咱们这八仙楼试水……在造船之前,是一番光景,如今已是大为不同,八仙也有高低不是。”

    其中一个老头子一听,冷哼出声,“如今的年轻人,都好大的排场,长了一张嘴,自己个不会说话么倒是叫狗出来吠。”

    朱酒务抬起手来制止了绿袍人,笑道:“陈老爷子何必动气,晚辈这几日为了咱们八仙楼成为正店的事,那可是心急火燎,满嘴泡,所以才不便开口。下人不懂事,就是瞎说大实话。”

    眼见着朱酒务同那陈老头剑拔弩张,马上就要大打出手了,坐在主座上的一个俊美郎君站起身来,“两位火气不好这么大,这八家楼今年轮到我梁家理事,梁桓就在这里托大,先说几句。”

    “朱兄虽然说话不中听,但却是没有说错的。当日我们八家联合,出的都是一样多的份子钱,所以轮流做东家。但是如今是我梁桓得了三司使的账册,咱们八仙楼才在不久的将来要成为七十二正店之一,总算在这开封府站稳了脚跟。”

    “不是我吹,只要有正店的资格,我们梁家就是另起一楼又如何咱们八家还平分利润,已经不合适了。今时不同往日,陈老爷子,我敬你当年救过我阿爷一命,是以不出暗招。”

    闵惟秀同姜砚之听了,心中都忍不住嘀咕起来。

    他们听了小赵御史的话,以为当初朱酒务能够当上酒务,八仙楼成为正店,是因为朱酒务的母亲,给了吕相公做外室,吕相公便替三司使隐藏了那份奏折,所以……

    看来,事实并不一定如此。

    这个姓梁的,手中竟然有三司使的把柄!

    那陈老爷子不吭声了,这时候一个穿着土黄色衣裙,铁青着脸的妇人说道,“梁桓,你空口无凭,光说自己有账册,三司使会给你酒务的职位,给咱们正店的资格,就想把我们挤兑出去,这可不行!”

    她说着,又愤愤的看向了朱酒务,“你这么卖力的上蹿下跳,能得到什么好处有本事让你那个贞洁烈女的娘,嫁进相公府去!”

    朱酒务一听自己的亲娘被辱,撸起袖子就冲了上去,“你这个婆娘,乱说什么,再说一句我娘的不是,信不信我打死你!”

    梁桓皱了皱眉头,拦住了朱酒务,“刚强,何必同妇人一般见识。”

    朱酒务显然以梁桓为尊,深吸了一口气,又退了回去。

    梁桓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来,“你们都知道的,我家姨父乃是御史。这就是他千辛万苦的拿到的,三司使余则贪腐的证据!原本他想着把这个交给吕相公,却被我半路截了。我姨父的性子,你们都知道,他是万万不会作假的。”

    他说着,将那小册子往桌子一搁。

    那个陈老头同铁面妇人对视了一眼,都伸手去抢那小册子来。

    最后还是那陈老头眼疾手快,率先抢到了,他将小册子揣入怀中,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人,你阿爹没有交过你,重要的东西要保管好么老头子一家子都指着八家楼过日子,岂是你能挤走,就挤走的。苟富贵,勿相忘不是么”

    “我们八家人当马贼的时候,可都是歃血为盟的。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若是赶走我们,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就去三司使那揭发你……我们八仙楼,可是靠窃取生辰纲,才发的家!咱们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死都死!”

    他说着,目光狠辣起来。

    闵惟秀同姜砚之都大惊起来,这八仙楼的东家们,竟然以前都是贼匪!

    陈老头正说得慷慨激昂,突然之间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话都来不及说,就倒地而亡了。

    周围的人都大惊失色,不一会儿功夫,整个屋子里,站着的就只有四个人了。

    梁桓同朱酒务,以及他们身后各站着的一人。

    明明屋子里死了这么多人,梁桓却像是没有瞧见似的,端起酒杯,对着朱酒务笑了笑,“朱兄,以后八仙楼就是你我兄弟二人的,你应该感谢上天,让你有了一个那么好的母亲。”

    朱酒务吞了吞口水,扯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

    “他们……”他颤抖的说道。

    梁桓笑了笑,“若是能做人,谁又想做鬼咱们的阿爹或者是祖父,的确是当过贼匪,但是那都是陈年旧事了。我们都是清清白白的好郎君。人岂能活在过去,得向前看才是。”

    “这些老家伙都没有了,等我做了酒务,也给你谋个官职,咱们日后,就是官身了。”

    朱酒务好似受了惊吓,腿软脚软的,他转过头去,对着身后的绿袍人骂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扶我过去,给梁兄斟酒。”

    梁桓哈哈大笑起来,可是他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就感觉到喉咙一阵剧痛。

    朱酒务还端着酒,但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绿袍人,手中的铁锥已经戳破了梁桓的喉咙。

    梁桓身后那人大惊失色,拔剑要战,但是哪里是绿袍人的对手,果断的被封了喉。

    躲在隔间的闵惟秀同见姜砚之已经觉得手脚冰凉了,这才过了多久啊,一屋子的人就死得只剩两个了。

    都说鬼凶,人凶起来,比鬼都凶!

    朱酒务擦了擦溅在他脸上的一滴血,笑了踩到了梁桓的尸体上,唾了一口,骂道:“小人得志!三司使是什么人,还能够让拿着他把柄的人活到明天,也不用你的猪脑袋好好想一想,去阴间做酒务吧!”

    他说着,又踢了梁桓一脚,“三司使可是说了,等我拿了账册,我就是酒务了,八仙楼也是我的!什么好娘!给人做外室就算了,还半点好处都捞不着!到头来,还得靠我自己个!”

    他越想越气,还要叨叨,那个绿袍人不耐烦的说道,“快些拿了账册走人,把船凿沉了,不然天亮了,有人瞧见,麻烦就大了。人都死了,你骂他他也听不见了。”

    朱酒务点了点头,赶忙跑到那个陈老头身边,从他怀中掏出之前梁桓拿出的那个小册子来,这翻开一开,大惊失色,“遭了,这账册是假的,只有前两页有字,后面都是空的!”

    绿袍人凑过去一看,暗骂了一声,转头就去搜梁桓的身,可是搜来搜去的,什么都没有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