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虽然仅相隔近百里,这怀凤府街面上风物便和宁河府有所不同,尤其是府城中居民们口音,双方有明显差异。

    而且相比起来,这怀凤府要比宁河府繁华不少,城中行人摊贩、雇工店员、孩童老人,气色都要更好上一些。

    盖因这怀凤府盛产鸭梨,个大味好,皮厚多汁,耐储藏耐运输,畅销远近数个州府。

    方长走近怀凤府府城时候,两边除了田里满当当的口粮,水边地头路旁渠边,大多分布着梨树。

    那些深紫色树干顶着绿色叶子,中间累累硕果,在阳光下呈着鹅黄色,若是到了春天,这布满白色梨花的怀凤府,定然如雪原一般美丽。

    皮厚的梨子口感稍微要差上一点,不过它所伴随耐储耐运特性,才是这怀凤府鸭梨畅销远近的根本。

    就如远方某府盛产一种贡梨,因其皮薄肉酥,水多肉甜,若是无意失手落在地上,必定摔得稀碎,故称“酥梨”。

    但也因为如此,酥梨运输困难,每年除了本府人能食用,和挑选少量作为贡品之外,根本无法往外销售,种植规模也一直上不去。

    街面上,很多农夫挑着担子售梨,生意还不错。

    因为这怀凤府也算交通枢纽,来往旅人客商挺多,加上这怀凤鸭梨名声不小,他们经常会买上几个尝尝,或者带回家给老婆孩子吃。

    方长从包裹里拆下几个铜钱,买了两个。

    味道很不错,或者说,比云中山里大部分水果要美味,算是名副其实。

    他现在正在怀凤府里最宽阔街道上行着,四处闲逛。

    方长津津有味地看着周围一切,在山中修行几个月后,感觉人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

    又到了饭点儿……

    仰头看了看,他选定周围最上档次的酒楼走进去,这酒楼门口挂着招牌,上面三个大字很是俗气——“悦来居”。

    见方长走上台阶,里面店小二将手中白毛巾,往肩膀上一扬,而后迎了上来:

    “客官里面请,几位?”

    “只有我,给我来个靠窗的位置。”

    “好嘞——客官随我来~!”

    小二利落的引着方长上楼,在靠窗一张桌子旁坐下,从旁边大铜壶里倒一杯茶端上,而后问道:“客官要点儿什么?”

    方长坐定问道:“这里有什么招牌菜?”

    明显是受过培训,店小二流利地说道:

    “本店有三绝,首先是脆皮桂花鸭,皮脆肉软,色香味俱全,这道菜每位老顾客都必点必尝,称得上是这悦来居门面。”

    “然后是黄焖牛肉,由于耕牛不得宰杀,只有拿了官府牌照,专门养殖的肉牛才能用作食材。而府城那几家养牛户,隔上一段时间才能出栏一头,因此不是每次来都能赶上。今天恰好有新鲜牛肉供应,客官可以点。”

    “最后便是清江笑口鱼,这鱼乃是南方百里的清江所产,捕捞后放在桶里运来此处,趁着新鲜宰杀,用独特手法烹饪,最是鲜嫩美味。”

    方长点点头:“那便上只脆皮桂花鸭,拣几道时令菜蔬烹了端上,再来几个旋饼,温壶好酒。”

    面前店小二流利地复述了一遍,待得到确认后,才飞奔至悦来居后厨递交菜单。

    端着白瓷茶杯,方长轻品了一口茶,环视酒楼里。

    这座悦来居生意还算不错,但远称不上火爆,看起来走得是细水长流的路子。

    里面人没有坐满,方长所坐二楼更是冷清,倒是几个半封闭包厢里面都有人,欢声笑语与觥筹交错声一齐传将出来。

    后厨材料一直保持齐全,菜上得很快。

    没多大会儿,四五个碟子便摆满了面前这张木方桌,还上来盘白面旋饼,以及装在细嘴酒壶中温好的美酒。

    见方长欲动手进食,小二立刻走上前来斟酒,同时为其介绍主菜:

    “客官,这脆皮桂花鸭,要将皮肉分开食用,旁边这两份蘸料,鸭皮可以蘸着砂糖吃,这是从烤乳猪处学来的技法。鸭肉可以蘸桂花酱吃,桂花酱是本店秘制,味道甚佳。”

    “谢谢。”方长放下筷子,从怀中抽出直背小玉刀,上前片鸭子吃。

    果然如店小二所说,这道菜色香味俱全,皮脆柔嫩。

    鸭皮烤的薄脆,蘸了白砂糖后,油脂与糖分共同在口中炸开,提供着从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美妙感受,桂花酱更是香甜宜人,与鸭肉甚配。

    酒暖过后口感更是柔和,更显这好酒醇香绵软,几样时令菜蔬调制的颇为精心,从中可以感觉到这悦来居大厨的深厚功力。

    方长吃的爽快,他朝旁边侍立店小二夸奖道:

    “这里手艺真不错。”

    “那可不。”店小二对此理所当然,这会儿人不多事情少,他干脆在旁边陪着方长闲聊:

    “这悦来居,是怀凤府城里最棒、也是最大的一座酒楼,但凡高端些的宴请聚会,都会在这里进行……”

    闲聊了一会儿,方长已经消灭了大半只鸭子。

    从店小二口中得知,这悦来居虽然技艺精湛,却走的是平价路线,每道菜溢价并不多,性价比很高。

    问了下姓名,这位店小二名叫陈远,接着方长问道:

    “陈兄弟,你在这里干了多久了?”

    “有两年了罢。”

    “感觉这份工作怎么样?”

    “很好啊,每天除了上工时间稍长之外,不算累,也很干净,只需要眼力跟上脑子活点儿,算得上是安逸,而且工钱很不错。”

    店小二陈远夸奖了这里两句,而后想了想,微微降低声音道:

    “就是,我不太喜欢。”

    “为何?”方长停下手中切割鸭肉动作,奇道。

    由于面前人独特气质,陈远似乎对这位客人很是投缘,他朝方长坦白道:

    “我也曾经整理过自己的梦想,而后发现我向往新的生活,不喜欢每天待在同一地方。或者说,我想想去看看这个大大的世界。”

    方长继续削下几片鸭肉,笑道:

    “可是这世界很危险,有妖怪,有鬼,有吃人野兽,有山贼,有心怀不轨的歹人,他们还会做人肉包子呢,你不怕?”

    “不怕。”

    陈远摇头道:“我相信,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