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海书网 > 钢铁火药和施法者 > 第五十四章 钢堡

第五十四章 钢堡

    这个冬季最冷的那几周已经过去了,天气正在一点点转暖。
    正午阳光好的时候,山上的积雪会被晒得融化。晚上气温下降,刚化的水又被冻成冰,最终在积雪表面形成一层晶莹剔透的冰壳。
    积雪融水在冰壳下方流淌,最终千股万缕汇入玫瑰湖。偶尔还能听到山上传来大片冰层断裂的巨响。
    再过三天,钢堡铁匠行会就要推选下一届执行委员。
    市政厅的雇员们正紧锣密鼓地布置会场、洒扫道路。临街各店铺的店主也在卖力刷洗自家门面,力图借着选举日的庆典活动多做点生意。
    有人说,钢堡是一座铁匠的城市。
    事实上,钢堡是一座“属于”铁匠的城市。
    在所有有劳动能力的钢堡市民中——不分男女——接近六分之一直接从事开采、冶炼和金属加工工作,还有三分之一是他们的家属。
    剩下那一半钢堡人则主要靠为前两者提供服务谋生。
    钢堡的一切都围绕着铁匠运转,而将全体铁匠绑定在一起的组织正是铁匠行会。
    因此,铁匠行会的执行委员,会成为教区总行会的执行委员;
    教区总行会的执行委员,将成为钢堡市政厅的执行委员;
    钢堡市政厅的执行委员,又将成为索林根州议会的执行委员。
    从未有一条成文或不成文的法律规定:。
    但也从未有人对上述流程提出异议,一切都会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地发生。
    可若不身处其中,谁又能想到一个自治州所属的一座城市下辖的一个教区掌管的一个同业行会的内部选举,将决定谁能在未来执掌一州大权?乃至在共和国范围内呼风唤雨?
    ……
    当钢堡的街道弥漫着选举日前夕的焦灼气味时,一对来自帝国的年轻夫妇入住了玫瑰湖畔最好的旅馆。
    男主人登记时留下的全名是,所以旅馆的侍者都使用和的称呼。
    男爵夫妇大方地包下一座临湖独栋二层小楼,还要了一间单独的马厩。
    虽然他们的随从不多,但光是装行李就用了整整三辆马车。诸如搬行李、喂马之类的琐事他们也只用自己带来的仆人,从不假于旅馆侍者之手,贵族派头十足。
    本尊更是只用旧语,一句通用语也不说,听得一干侍者云里雾里、晕头转向。
    旅馆领班不知在心里把“近媇结婚的腐朽帝国蠢猪”翻来覆去骂了多少遍,脸上还得不断赔着笑。
    就在焦头烂额的领班紧急让人去找翻译之即,他看到不耐烦的男爵大人随意地招了招手。
    紧接着,一位身着教士长袍、应该是男爵的私人牧师的俊朗男子走上前来,用通用语向领班转述了男爵的吩咐——就是表情有点不自然。
    旅店领班颇受冲击,他不是没接待过贵族,但是“能把神职人员当成奴仆驱使的贵族”还是第一次见。
    某个瞬间,领班甚至和面前的可怜神父产生了共情,全然理解了为什么对方眼神里满是挣扎与悔恨。
    安顿好格拉纳希男爵一行人之后,领班叫齐所有侍者,耐心叮嘱:“都多上些心,这位格拉纳希男爵来头估计不小。”
    “不小?能有多大?”一个年纪不大的侍者好奇地问。
    “瞎打听什么?”领班立刻恶狠狠瞪了过去,吓得小侍者一哆嗦:“不该问的别问!怎么?没活干?去把马房水箱都给我装满。其他人也是,都散了。”
    小侍者被教训一通,抽抽嗒嗒去打水了。其他人也默不作声地走开。
    一个身材瘦高、灰白头发的资深侍者故意留到最后,等到只剩下他和领班,才嬉皮笑脸地问:“能有什么来头?不就是个一抓一大把的小男爵?看他那神气的样!”
    “胡言乱语!”领班瞪起眼睛:“早晚有一天,你的舌头要害了你!”
    “是是,我错了。”灰发瘦高侍者比了个缝住嘴的手势:“您倒是说说那个家伙是什么来头呀!”
    瘦高灰发侍者是领班的外甥,名叫。在信任的下属兼亲戚面前,领班说话也就不再有顾忌。
    “依我看。”领班咂咂嘴:“他要么是某位侯爵的继承人,要么是某位公爵的私生子,左右不会差出太多。”
    罗杰不解,竖起耳朵等着领班继续说。
    领班咂咂嘴:“大人物……我也算见过不少。虽然格拉纳希男爵年纪不大,但是我在心里把他放到那些阁下中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罗杰表面点头,实则对舅舅的说法嗤之以鼻。
    领班一眼看穿外甥的想法,他皱起眉头,虚指湖畔小楼:“你就一点都没瞧出来?”
    “瞧出什么?”罗杰茫然无知。
    “格拉纳希男爵的护卫。”领班压低声音:“全都是杜萨克!”
    罗杰大吃一惊:“可是他们?”
    “他们什么?不穿制服、不戴耳环、不留额发、不佩马刀的杜萨克,就不是杜萨克了?他们说话的口音,他们骑马的姿势……还有罗圈腿,我闭着眼睛都能闻出他们的来历,你就一点没看出来?”领班恨铁不成钢地说:“要是没一个更厉害的爹,就凭他一个小小的男爵,哪来这么多精悍的杜萨克卫士?”
    ……
    凡是帝国贵族,都以拥有杜萨克卫士为荣。
    杜萨克虽然因为军纪松散、作风浪荡饱受诟病,但他们是直接效忠于皇帝的“自由民”,单这一点就使他们独立于贵族阶层。
    从查理大帝委派管辖地方开始,帝国的封建体系演化、延续至今,杜萨克在其中的定位已然与相仿。二者都是依附于皇权的力量,区别只在于一个是贵族、另一个不是贵族。
    只有皇帝可以修改杜萨克的人身依附关系。没有皇帝的谕令,就算是皇子公侯杜萨克也不伺候。
    因此,赐予杜萨克卫士代表着皇帝的宠信,得到杜萨克卫士则是权势和地位的象征。
    至于格拉纳希男爵……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贵族,显然还没资格拥有御赐卫士的殊荣。
    ……
    领班耳提面命之后,旅馆上上下下对于男爵的态度不自觉变得殷勤许多。
    传言也不胫而走。
    先是有个住客看到马车经过,随口向侍者打听了一句。很快,关于男爵的各种小道流言就成了旅馆客人们最时新的话题。
    格拉纳希男爵夫妇中午才到钢堡,还没等天黑,城里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士已经得知新来了一位很有钱的帝国贵族。
    所谓的消息灵通人士,包括但不限于:个别体面人家的女士、其他旅馆或餐厅的经营者、从事铁器贸易的商人以及钢堡本地很有活力的社会团体。
    其中,有人兴奋地分享传闻,有人感到嫉妒,有人看见破产前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人嗅出肥羊的味道。
    但是还有一个人,他得知传闻之后的态度和所有钢堡人都不一样,因为……
    因为他不是钢堡人,甚至不是蒙塔人。
    ……
    “……男爵夫妇、八个护卫,还有位神父。一共九人,包下一座独栋。”灰白头发的瘦高男子站在桌前,掰着手指头苦思冥想:“对了,他们用了五辆马车!”
    坐在桌后的黑脸男人兴致缺缺,在账簿似的本子上潦草记了几笔。
    灰发高瘦男子装出绞尽脑汁也再挤不出什么东西的苦恼模样,讪讪道:“我就知道这些。”
    黑脸男人随手把羽毛笔往墨水瓶里一插,捏起少许细沙撒在纸面,头也不抬地说:“你做的不错,罗杰。”
    灰发瘦高男子——格拉纳希男爵入住的旅馆里那个名叫罗杰的侍者——驯服地弯腰行礼,全然没有面对舅舅时不耐烦的态度。
    只是他的眼睛却在偷瞟黑脸男人放在桌上的钱袋。
    黑脸男人发觉罗杰的目光,咧嘴笑着打开钱袋,扔给罗杰一枚银币:“以后也放机灵点,打听到什么消息随时告诉我。要是能做成生意,也会让你分润的。”
    “当然。”罗杰露出习惯性的谄媚笑容:“交给我就好。”
    “去吧。”黑脸男人摆了摆手。
    罗杰倒退着向门外走去。
    ……
    钢堡的铁器不仅在联盟内部流通,还大量地销往帝国,许多大宗买家在钢堡都设有办事处或是分行。
    虽然各方不会主动强调自己的身份,但是大家对于彼此的背景都心知肚明。
    例如。虽然顶着一个奇怪的并且无法与帝国产生任何联想的名字,但其实是在蒙塔共和国的代表。
    而是背誓者公开的钱袋和手套。
    不用怀疑,的一举一动都被盯得死死的——利用商行收集消息是司空见惯的手段,商人更是天然的间谍。
    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做正经生意,偶尔会搞些小动作维持存在感。
    被称为“皇帝之手”的,安插在钢堡的真正耳目是不起眼的。
    即使是,也只会采用低调的方式,被动收集公开渠道的信息——就像所有人都在做的那样。
    ……
    黑脸男人没给过罗杰具体的指示,只是要罗杰把“值得注意的消息”及时通报给他。
    这类事情很多商行、地头蛇都在做,并不会招惹关注。
    罗杰这一次提供的新闻不值一枚银币,不过打探情报嘛,有时也要在没用的流言上适当花钱。
    “白发”罗杰是个很贪心的家伙,又在一个很好的位置,黑脸男人不介意花点小钱吊住他。
    天色已晚,黑脸男人打了个哈欠,打算关门休息。
    突然,已经走出门外的罗杰像是想起什么,急匆匆蹿回黑脸男人面前:“对了!布莱克先生!格拉纳希男爵的护卫全部都是杜萨克。”
    “嗯?”黑脸男人先是一愣,随即打开本子扫了一眼,然后双手抱臂,笑着问:“他不是个男爵吗?”
    罗杰没答话,只是期盼地看着黑脸男人桌上的钱袋。
    黑脸男人生出一阵恼怒,他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但他还是咧嘴笑着打开钱袋,又扔给罗杰一枚银币:“现在能说了吗?”
    罗杰千恩万谢,小心翼翼地收起银币:“是,他是男爵,至少他自称是……所以我才觉得他来头不小,不然一个小小男爵,哪能有杜萨克当护卫?”
    “他姓什么?”黑发男人努力辨认自己潦草的字迹
    “德·格拉纳希。”
    “他有几个护卫?”
    “八个。”
    “都是杜萨克?”
    “都是。”
    “……还有位私人牧师?”
    “嗯。”
    “很有钱吗?”
    “像个阔佬。”
    “多大年纪?”
    “二十岁出头。”
    “二十岁出头?”黑脸男人合上本子,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笑着问:“他说过自己来钢堡干什么嘛??”
    “装——油?”罗杰不解:“啥意思?”
    黑脸男人简单解释了一下。
    ……
    壮游是近些年逐渐流行的新风尚。
    无论当今皇帝即位之初有过何等残酷的清洗,他在掌权之后的励精图治都是有目共睹的。帝国日渐富裕,大小贵族的钱袋也一点点变得充实。
    钱多了,花钱的花样也就多了。
    因为皇帝打赢了内战,制止了私战,镇压了盗匪,所以帝国境内已经很多年没有战乱,长途旅行不再是一件需要冒生命危险的事情。
    有些贵族家庭会拿出钱来,让完成学业的子嗣进行一次长途旅行,吃喝玩乐的同时也能见见世面。
    随着这一新风尚的流行,许多没有贵族身份的富裕家庭也参与进来。有些年轻人不满足于一个月、两个月的长途旅行,开始尝试环游帝国,乃至探访南方叛党的地盘。
    如果格拉纳希男爵二十岁出头的话,正好是壮游的年纪。家里长辈不放心年轻人一个在外挥霍钱财,派几名卫士贴身保护倒也合情合理。
    ……
    罗杰听罢,挠了挠头:“我……我不知道。可是……可是格拉纳希男爵还带着夫人?壮游能带着夫人吗?”
    “呃。”黑脸男人干巴巴地笑了几声:“总不能是度蜜月吧?”
    “度蜜月会到蒙塔来吗?”罗杰扯着一绺一绺的灰白头发,苦恼地说:“都是山,有什么好看的?”
    “说不定人家就爱看山景呢?谁知道帝国贵族喜欢什么调调?”黑脸男人摆了摆手,示意罗杰走人:“继续帮我留意着点那个什么男爵,他要是吃喝玩乐你就不用管啦。要是他和商人、铁匠或者其他什么本地人有接触,你再来告诉我。”
    黑脸男人咧嘴笑道:“要是能做成他的生意的话,也会给你分红的。”
    罗杰又是一阵谄媚的感谢,倒退着走了。
    白发小子走人之后,黑脸男人厌恶地啐了一口,拍了拍桌面的按铃。
    几名雇员走进房间。
    “关门吧,休息了。”黑脸男人说。
    雇员点头,离开。
    黑脸男人也打算走人,穿好外套,走到门边,他忍不住又回到座位,摊开本子,重新看了一遍记录的内容。
    ……
    名义上,安全委员会负责帝国的保卫与间谍工作。
    但是当皇帝的意志需要践行,而帝国安全委员会的能力不足以胜任时,背誓者就会动用另一只手。
    更有力、更无形、更恐怖的手。
    在帝国安全委员会内部,人们把背誓者的另一只手称为“使者”。
    如果说帝国安全委员会代表帝国的利益,那么使者代表的就是皇帝的意志。
    使者可能是一个人,可能是几个人,也可能是一群人。没人知道使者如何运作,只知道他们能动用巨量的金钱、权柄和武力——只为达成使命。
    所以才会有人抱怨,使者不是在完成皇帝的命令,使者是在行使皇帝的权威。
    而此时此刻,在钢堡就有这样一位“使者”。
    ……
    “要把这件事报给使者吗?”黑脸男人犹疑不决。
    :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 一世之尊 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末世:开局反签到 重生之收藏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