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玄幻奇幻 > 封商 > 第六回 水火未济,山中少年(11)
    “丑兄弟,我们这里猎了两头山豹,要不要一起分食。”狁豹招呼着貂鬼,而癸亥将肩头两只死豹扔在地上。
    貂鬼嗯了一声,便一屁股坐了过来,话不多说,掏出玄黑匕首便切起来,手法熟练,匕锋锐利,诺大的山豹几下便被肢解。
    紫貂如今的个头明显大了不少,窜到豹边,舔了舔自己的伤口,灵动的双目滴溜溜,热切地盯着主人手中的肉,却没有私自咬食。
    他的两名同伴依旧坐在远处,既不阻止,也不加入,剑不离手,隐隐防备着几人。
    戎胥牟也不介意,与几兄弟自顾自地吃起来,吃得满嘴是血。
    他看到黑匕时,不禁想起了自己那一柄,不禁多瞧了几眼,黑匕便被丢了过来,被他顺手接住。
    仔细端详,黑匕比自己那柄短了少许,也是通身玄黑一体,沉甸甸的,柄上刻了个‘句’字。他对着豹骨抹了一匕,豹骨应声裂开,比铜匕坚利不少,但远不能与自己那柄长匕相比,可惜自己的宝贝仍在帝神教巫士手中。
    “这个不能给你,从我记事,就跟着我,和小紫一样,是兄弟。”
    仲牟笑了笑,知道对方误会了他的眼神,将黑匕抛回,“甚么所制?”
    “问过母窟,叫陨铁黑!”
    “没听说过,对了丑兄弟,我这里有重余的布囊,要不要交换?”
    “我这里也多一只。”貂魔抖手将一布囊扔给仲牟。
    他也不担心有毒,徒手接住,摸了摸,摇摇头憾道:“是一样的,可惜了!”说着又扔了回去,被貂魔重新收在怀里。
    之后两人简单地交换了些消息,便各自离去。
    戎胥牟四人没走多远,竟一脚踏入了先前高大女子三人布设的陷阱。
    下有陷坑,深达数丈,上有丝网,铜刺密锐。多亏癸巳对土质敏锐,破去陷坑,又有癸亥高大,撑起丝网,让兄弟们趁空杀出,与三巅峰战在一起。
    双方势均力敌,仲牟见一时无法击溃对方,便出言罢战。女子一方也不想闹出太大动静,徒惹变数,反作了渔人的鹬蚌。于是双双撤走。
    后夜夕宿,四人藏身一处山洞小憩。深秋山寒,四人却不敢生火。
    黑漆漆的洞里,常年在死亡边打转的几人,无一人睡实。三兄弟横斜躺卧在地上,仲牟则守在洞口打坐调息。
    “该死的瘟杀老贼,弄出这么恐怖的死炼,现在洞外风吹草动,我都觉得有人偷袭……咱们只差一块骨甲了,狼神保佑!”狁豹自言自语道。
    “日出后,会更惨烈吧!”仲牟叹道。
    洞中又静了许久,狁豹望着漆黑的洞顶出神,“阿牟,咱们进山多久了。”
    “很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六年了吧,那时我刚满十二,如今快十八了。”
    “你记得可真清楚!”
    “曾经有人断言我活不过十二那一岁……不过记性太好也不是甚么愉快的事,很多事想忘都忘不掉。”
    “你是不是还记挂着戎胥啊,我都快忘了猃狁是个甚么样子了,就记得咱们第一次摔斗,你被我摔得那叫一个惨……”
    “可我怎么记得你压根儿没摔动我,自己倒跌了几个狗啃泥呢。”
    “别侮辱狗啊,那是狼神的好兄弟。”
    “你也是我的好兄弟。”
    “我觉得你在骂我……你说咱两当年也是跺跺脚震三震的人,如今怎么活得好象草虫。”
    “就算是草虫,你也是最肥的那只,以你如今的身量,跺跺脚,滚一滚,鬼山都得塌了,三震算甚么。”
    “滚!”
    这时癸巳忽然插话道:“当年刚见到你们两人,就觉得不是平民人家。”
    癸亥的声音也响起:“那时候癸申整天都不知说着甚么鸟话,反正俺听不懂,只好打了再说。”
    “你个傻大个,那时动不动就来犯浑,可没少被我兄弟教做人。”狁豹笑骂道,“你两又是怎么进的子窟,这么多年咱也从没说起过。”
    “没啥可说的,俺生来就是奴隶,据说俺爹娘也是奴隶,不过很早就死了,后来俺长得太大个,说甚么费粮,连奴隶都不给俺做了,要不是被带回子窟,不饿死,也被打死了。”
    “说起费粮,有时候我也想打死你,霍霍~嘶~”狁豹一笑牵动了后腰等浑身几处伤口,深深吸了口寒气,“狗娘养的死炼……癸巳你呢?”
    “一样,也是奴隶。”癸巳摸着脖子上一块可怖伤疤,“奴印,被我削掉了。”
    “你跟大亥可不一样,他生来就是奴隶,你不是。”仲牟背对着几人道。
    “怎么看出来的?”癸巳蹭地坐起身来。
    “你看大亥虽生得高大,但勾胸驼背,显然是自小俯身低首的缘故,甚么样的孩童会如此?奴隶,待脊柱长成形,纵然巫武也纠不过来了。癸巳,你的身形可不是,怕做奴隶没两年吧?”
    “癸子老大厉害,爹娘是邓国的穷苦平民,连年大旱,食不果腹,又值帝神教以亵辱神灵,问罪邓伯,邓伯便将许多平民贬为奴隶,交给帝神教赎罪,我一家人就在其中。”
    “后来呢?”仲牟忽然想起了小丁,她也不是生来的奴隶,或许与癸巳一样,家中遭变,沦为奴隶,也不知她还活着吗?
    “记得当日,阿娘与婶娘被那些巫士所辱而死,阿爹当场反抗被杀,更连累阿爷叔伯被株连惨死,只有我与阿姐活下来,沦为奴隶,一年后与阿姐出逃被追杀,我运气,被子窟的刺客救了回去。”
    癸巳平淡地述说着往事,似乎讲的是旁人之事。
    “你的脸是不是当年受伤造成的?我见你头上有疤痕。”仲牟问道。
    “出逃时为了保护阿姐,被恶巫打破了头颅,没想到还能活下来,之后脸就僵了。”
    “恶巫?世间究竟有没有善恶,还是象瘟杀老贼说的,那甚么秩乱。”狁豹想起了二叔的叛乱,攥了攥拳头。
    “小时候爹娘说神灵护善而惩恶,要做良善之人,可我没见那些贵人行善除恶。他们生来高高在山,任意驱使剥夺我们,就像对待草虫……逆来顺受的便是善民,奋起反抗的便是恶民,但到头来善民也是死,恶民也是死……阿爹的反抗连累了许多村民,怕也是他人心中的恶人吧……”
    这么多年,癸巳从没有象今夜这般,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
    “俺只想活着,能让俺活着,就他娘的是善。”癸亥翻了个身,觉得无趣,又闭眼睡去。
    “嘿,忽然觉得傻大个才是最聪明的一个,这话说的实在。”狁豹一拍大腿夸道。
    “似我等卑微命贱,不知甚么时候就被人踩死,死得无人在意,死得无关要紧,或许山中人真的是最好的归宿,至少这里的道理简单,所有人都一样,强者生弱者死罢了!甚至还能被人记恨着!”癸巳幽幽一叹,似乎兴致已尽,又躺了下去,不再言语。
    仲牟沉默半晌,忽然想到当年在殷都祭台上与阿受的对话,一语成谶(chen),真的活成了草芥,无声无息,为人摒弃,被人除之而后快。又想到阿娘临别的话语,只要活着,就会有好事到来的一日。
    甚么是好事,大仇得报,寻到亲人?自己真的能活到那一日吗?
    定要活到那一日,“大亥话糙理不糙,就算是草芥爬虫,也想活下去,风吹不断,水淹不烂,火烧不尽地活下去,哪怕做剧毒之草,剧毒之虫!”
    “剧毒吗,我喜欢,别死了!”狁豹笑起来。
    ……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