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云修,师傅找你有要紧事!”

    “哦,我马上去。”

    到了屋中,只见地上摆放着一具尸体,显然,是同宗门的弟子。

    “云修,你如何解释?”

    “师傅要我做什么解释?”对这个青崖山,宁修厌恶至极,因此没什么好脸色。自己被原本宗门所弃,此时又摊上一窝事,这水还真是越搅越混。

    “刘年亲眼看见你杀了顾培,你……”

    “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退出宗门便是!”云修说完,转身就走。青崖教主眼神一利,一掌拍在云修丹田上,使其修为尽失。

    “云修!我青崖山容不得你!”

    “仗着自己是天才,心高气傲,还残害同门,怪不得师傅要将他逐出师门。”

    “是呀,我看了就觉得厌恶。”

    “活该被逐出师门!”

    “能有什么误会,自己造下的孽自己偿还!”

    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一个原因:云修惹了不该惹得人,那人便要置他于死地。

    心里弥漫着这些话,云修吐了嘴里咬着的劲草,向旁看了一眼:“你来了!”

    只见一人坐到他身旁:“想他作甚,青崖山,来日方长嘛!”

    “林肃你少嘚啵了,我被废了修为,断了绝好的修炼体质,如何还能平淡看这件事?”

    林肃呵呵一笑道:“置之死地而后生。”

    “滚吧!”云修笑骂了一句。

    “唉,这皎月镇的宗门恐怕都容不下你了,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天地之大,我就不信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只是修仙界令人厌恶,那些人阿谀奉承,唯利是图,我便是拼尽全力也难保得世间一片清凉。”

    “退出吗?”

    “不可能!”云修坚定地说:“不是逃避别人就能放过你,唯一的办法,打爆他们,揍的他们服服帖帖。我不会忘记老先生对我的嘱托的。”

    “老先生?”

    “老先生……”

    云修陷入了回忆……

    五年前。

    父母聘请一修仙界老者来家中讲学。

    老先生讲了个故事任云修听,云修听出真谛,便与老先生结了个善缘:

    “原来是这么回事,故事我听完了,我要入修仙界!”云小少爷道。

    “但你要说出,我讲这个故事的目的。”老先生笑道。

    “真谛吗?”云小少爷吮着手指想了想:“老头,你先讲的蛮星众神说,又讲了神域众神说,此分一二,你的意思是我们蛮星众神并不比神域那些神明弱,甚至还比他们强。”

    老先生点点头。“还有吗?”

    “你又讲了蛮星现在不比神域,我想不比并不是条件上的差,而是能够拯救蛮星的人还没有成长起来。我说的对吗?”

    “对对对!”

    “那你可以让我入修仙界吗?”

    “可以,我送你去你们镇最大的宗教,只是以后的路都要靠你自己,记住,修行之路多坎坷,不要因为一点小困难就放弃,希望这次分别,日后相见,你能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云修。”

    “那不一样的云修有什么奖励?”

    老头笑了:“你这小子,我便给你升天入地,造福世间的本领。”

    云小少爷撇撇嘴,又摇了摇头:“不喜欢。”

    “那保你家人一生荣华,不再受干扰,如何?”

    “好,谢谢前辈,两样我都要了。”

    “你这兔崽子!”老头笑骂道。“好吧,我便给你一个信物,去你们镇木华教出示信物便可入教,达到至尊境就能捏碎信物,到时我便会出现。”说完这句话,老头就原地消失了。

    “那至尊境是什么?”云小少爷摸着小脑袋喃喃道。

    云修手里拿着信物,想起了往事。前辈,匡扶正义,拯救天下的路断了,我该何去何从?

    “唉!”万念只能化为一声轻叹。

    “唉什么唉,小爷我为你退出了青崖教,就是为了和你一起闯荡天涯?”林肃笑道。

    云修看了一眼林肃:“好兄弟!”

    “别,这话就客气了!我林肃的命都是你云修捡回来的。这就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嗯!我要回家一趟,看看父母,然后,在收拾包袱另寻出路。”

    “走走走,我也去见见云老。”

    “爹,娘,你们的宝贝儿子回来啦!”云修满怀激动。

    云修敲门,许久,管家才来开门。

    “你谁呀!李管家呢?”

    “什么李管家,这里是张府!”那管家道。

    “不是!”云修站远看了看匾额,张府无疑。“那云穆一家呢?”

    “云穆?几年前卖了房子走了,还不是因为他有个逆子,以为入了修仙界就无敌了,到处惹是生非,云穆散尽家产才防止他的儿子被人所害。”管家不耐烦的答道,说完,便关上了门。

    云修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我错了吗?真的错了吗?”

    “云修,我们先去找你父亲吧。”林肃适时说了一句。

    “好!”

    林肃前去张府敲门。

    “你们又有什么事?”

    “管家,我想打听一下云穆一家的去向。”林肃悄悄塞给管家一锭银子。

    “云穆啊,应该在西郊民房中度日。”

    云修听到后,快步跑向西郊。

    “喂,云修,你等等我!”林肃喊道,随后追了上去。

    “婆婆,您知道云穆一家住在哪吗?”云修看见一个正在扫地的老婆婆便问道。

    “云穆?几年前的事了。现在应该被儿子接去享福了。”

    云修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是云玉吗?”那个小子,我走之前才五岁,在屁股后面哇哇跟着叫哥哥呢!

    “是云玉。这云玉可是个天才,小小年纪便踏入修炼界,人人都说云穆有个好儿子呢?”老婆婆眼里充满了羡慕。“都说云穆以前也有过钱,只是家底都被他大儿子败光了,唉……那云玉长大了,知道了这事,现在都不允许他父母上山去看望他哥哥!”

    云修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婆婆,我们便先走了。”

    云玉说得没有错,我就是个废物,整天只会给家里找事!

    连比我小四岁的弟弟都知道照顾父母,而我呢?

    “林肃,走吧!云玉不想让我见父母!”

    “云修,那是你的父母,除非他们不想见你,不然谁说都不管用,亲弟弟说都没用!”

    “我没脸见他们!”云修叹道。

    “你这就不对了,在世人的眼光里,你是错的,但在我的眼里,你没错,云玉不认你,那我以后便拿你做亲兄弟!”

    “林肃,谢谢你。”

    “云修,喝酒吗?以前在青崖教,管的太严了,都不准饮酒,今日,出了宗门,何不好好放肆放肆。”林肃建议道。

    “酒?没喝过!”

    “这酒嘛?入口香醇,入胃灼辣,着实是有趣,以前我在市井混的时候,可是有钱便买酒,有酒便不放过。”林肃形容道。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