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敢问,不敢问!”云修憨憨一笑。

    徐衍眯起了眼睛:“怂了?”

    “怂!”云修坚定地道。

    也不知道师傅怎么说服他去守护星外的。

    云修也猜不透此人此时是善是恶。

    但也并没有因此警惕起来,毕竟秦浥在这里,足以保护他,第二,秦浥与徐衍关系匪浅,根本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

    “人这一生,最怕的就是真善还有怂!真善的人,不是为了某些利益才为世间做出贡献,而怂的人,别人的刀架到你脖子上你才知道反击!因此……”徐衍突然顿住,眼睛余光扫向云修。

    “不要无缘无故的付出?”云修也不怎么知道他是怎样将话题引到真善与怂上的,但奈于实力差异,只能应和道。

    “做个恶人吧!徐衍抬头望天。

    周围一片嗤笑。

    云修“……”这哪像万年前的绝世高手,今日的星外战神,明明就是喜欢拿人寻开心的平凡人罢了。

    秦浥道:“不闹了,说说你们为何会将卷轴散落在天玄吧!”

    “你先说你为什么回来?”徐衍道。

    “有天判剑的讯息了。”秦浥答道。

    “这柄剑几万年了没有现世,今日怎会现世?”楚随心疑问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为何我们在被阿阔步步紧逼的时候,天判会现世。一种可能,这是谣传;第二种可能:这柄剑在邪族手中,故意散播消息,然后逐个歼灭。”

    “我也想过这种可能,只是,我以武心修为感知,没人骗得了我,真有天判剑不假,至于是不是在邪族手中,如果在,我会跟他们搏一搏!当年,我的族人可都是被邪族杀死的,此仇不报,谈何修炼。”秦浥语气充满恨意。

    凤染道:“为了死去的人而使活着的人继续死去,这样值吗?灭不了邪族,谈何报仇。”

    “值不值,我心里自有一杆秤。”

    云修百般思索,认为绝对不能看戏了,秦浥死了,天玄这边最高修为的人也就没了,天玄失去最后的守护力,那他们所说的邪族会做什么呢?

    “师傅,我去帮您找天判剑!”

    “别开玩笑了。”秦浥皱眉。

    “我有优势,而您没有。”云修道:“第一,我的修为毫不起眼,第二,他们也不会认为我有能力带走天判剑。”

    天判剑,天之审判!同为蛮古神器的浥水剑,被秦浥拿到,而天判剑,过了几万年都没人见过。

    按道理说,神器一万年就会出点线索,可这天判剑,硬是一点风声没有。

    那除了他不想现世,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已经被他们口中的邪族悄无声息地夺去了。

    天玄十大神物:言道武心、天下第一杀阵·杀字诀、无妄之水、血色阴阳、浥水剑、御魔琴、朔古瞩今·现实未来、帝血化生、天判、凤凰血液。

    此排名并没有先后之分,谁都说不清哪个神物更强。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人了——风步琴(绰号:分不清)同样为武心境界,此时还在星外镇守帝关,他能突破到武心是因为他手握两大神器:天下第一杀阵·杀字诀、还有御魔琴这不知从哪得来的神物。

    有人说他不是蛮星人,因为御魔琴在蛮星毫无线索与出处却是他的本命,但却并不排斥他,还将御魔琴列入蛮古神物榜。

    至于风步琴多厉害,没人说得清!

    言道武心:属于万年前那个古老的秦族——秦浥的家族,现在唯一的传人便是秦浥,开始言道武心很弱,但一旦修炼至大成,便无法想象。

    无妄之水:属于楚随心,量得万千海水,我取无妄一湖!

    至于朔古瞩今·现实未来、帝血化生,只存在于更古老的传说。

    这五方天骄,从小事便受人瞩目,万年了,虽然历史淡化,但一直没有被世间遗忘。

    “我说了,那此次你们来蛮星所谓何事?”秦浥问道。

    “邪族入侵,虽然只是至圣境界的邪族,但对于蛮星来说,是致命的。”楚随心沉重地答道:“蛮星修为最高的人——果老也才得至尊!只要他们攻过来,蛮星必亡。”

    “何时的消息?”

    “两日前,他们用一种特殊的传送法阵——血祭阵,避开了我们的所有防线。这种阵法以活人与死人共同献祭。”

    “不对,若只是至圣境的来,你们根本没必要过来。过来的首领什么境界?本真、武心?”秦浥疑惑道。

    “不是,那日黑色阴风扫过,邪族众生欢呼,帝关城墙便是一晃,北方彻底坍塌。步琴兄便让我五人冒着身死道消的危险来拯救蛮星。他说,阿阔出现了!”战惊天陈述道。

    “阿阔的目标是蛮星!”秦浥道。“只怕此刻的他已达万象境界”

    “说小了!当时空间沉寂,天空暂降,地面上抬。应是噬空境界!我方除了帝俊,东皇,便无人能敌了,只是神域距蛮星太过遥远,步琴兄便先让我们予以牵制,等待东皇降临。”楚随心道。

    秦浥攥紧了拳头:“那便跟他耗着,当年我的族人可全是死于邪族之手,只是这仇让东皇替我报了。”

    不够强!但有什么办法!阿阔靠邪术修炼,自己如何做也是追不上的。

    “我不怕死,就怕我死了,蛮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就没了。”战惊天道。

    已入夜,云修脑海里重复着那句话:我不怕死,就怕我死了,蛮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就没了。

    “我虽然为打抱不平而执着,但从没有想过星外会发生这种事,灾难即将临世,家快没了!”云修自言自语道。

    我又能做些什么?

    敌人最低境界可是至圣,而蛮星最高境界的果老才至尊,目前尚不知有几个至圣会来,只知阿阔会降世。

    师傅来此是找天判,而天判又在蛮星有点消息,阿阔又来了蛮星……

    等一下,不对!

    云修快步跑去秦浥那里,焦急地道:“师傅,天判定在阿阔手里!不要去找了。”

    秦浥看了一眼云修,无奈的笑了笑:“一直以为云修很聪明,没想到也有糊涂的时候!”

    “可是有什么隐情?”

    “我早就知道阿阔手里有天判剑,我来此便是来阻击阿阔的,对了徒儿,你拜我为师,今日便将言道心法传与你,至于机缘,自己去找,言道心法是无敌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