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古老的秦族有一绝学,那个时代并不被人们看好,都认为其弱小得很,但谁想到这武心之路暗藏玄机。

    言道武心又名手握断刃,我心犹善,此武心之路不知是何来头,使得秦浥当年以一敌十,打遍天下无敌手。

    云修得到这一神物,便开始修炼,静心,打坐。

    脑海中吸收着秦族武心的信息:秦族武心第一重:理世事,看透世间,方可立武于真善。

    人生一世,如泡影,虚幻,何算得?何算失?世间万物,何算有无?

    几句话敲击心门,什么是有?什么是无?谁说的清,修大道者,必须勘破,不能计较得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才是第一步。

    可敢问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理世事呢?

    近乎没有。

    所以达至圣境的人才会少之又少。

    点点星芒照射着大地,已是傍晚,无月。

    是了,我太心急了,修炼一途,不可急于求成。

    “事,与我而言?又代表什么呢?”云修眼望着漫天明星,感叹道。

    恍惚间,“尘!”

    一字入耳。

    万事即尘,可聚可散?不,不对。

    尘,不是尘土,而是尘世。不,也不对。

    应是两者

    尘世即尘,可留可弃。

    这时,云修周身荡起水色波纹,回响在天地间。

    第一重,理世事,入门。修成。

    低级武心,完全靠参透,低级武心并没有攻击能力,自然也不需要灵力来修炼。

    已是破晓时分。

    云修告知秦浥自己浥成功迈入第一重的入门境界。

    “很快,但是急于求成。”秦浥仔细看了一眼云修,说道。“万事急不得,当年我修炼理世事,一次性大成。”

    “师傅,徒儿先去修炼!”云修抱拳。

    “万物都蕴含理,闭门造车,不借鉴世间万物,又有何用?所得之物必然是他人笑柄而已。”秦浥训斥道:“只觉幼稚,不堪与空谈。”

    秦浥语气很冲,总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情感交融在里面。

    云修再次抱拳:“还请师傅点明。”

    秦浥淡淡说了一句:“千机堂。你若搞清这件事,理世事便成功了一半。”

    千机堂?云修皱眉,

    对了!

    清晨,云修独自一人来到千机堂。

    这事疑点太多了,莫名的悬赏,莫名的卷轴,还有千机堂就算消息再灵通也打探不到星外啊,是郑伯吗?不,不是,他只是个管事,知道的并不多。,更何况他待我如亲人一般,定不会利用我。

    莫不是千机堂与师傅口中的阿阔有所联系?

    云修皱眉。

    自己来的尚早,千机堂还未开门营业。

    “小贼,别跑!把东西还给我!”只见东面跑来一个姑娘,衣着朴素。

    她前方20米处有一个少年,衣着华丽,此时加速奔跑着,完全顾及不得脚下。

    “哎呀!”少年摔了一跤,怀中的东西也应声落地。竟是一些修炼界才有的物品,其中,最高级的便是一个一级地火。

    小姑娘追了上来,昂起头道:“这是我爹爹送给我的修炼界宝物,你个凡人也敢染指?找打吧你!”说罢,在少年身上踹了几脚,捡起地上的东西,准备离去。

    “姑娘等一下!”秦浥说道。“能不能请姑娘告知,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谁呀?凭什么告诉你!”

    云修从戒指里拿出两个一级地火,递给小姑娘。

    “修仙界?你是,神仙?”

    云修点头,此时若说不是,显然不能套出话来。这件事莫名其妙,第一,那个少年衣着装扮价值不菲,为何要做贼。第二,小姑娘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又怎么会认识的修仙界,还有一级地火。

    此事便是世间小事,但云修觉得必然可以修炼理世事。便插手此事,却没想到最终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漩涡。

    “此事是这样的……”

    原来,小姑娘名叫风玉,他的父亲风天存常年在木华教做招生管事,这种事免不了捞些油水,平日里都是小打小闹,直到有一日,他收了一个学生献上的一级地火,这种物品在木华教也很是稀有了,风天存很诧异,学生说是送给风叔的,不用上交门派。风天存寻思这一级地火能换不少钱,便留下了,可他并不知道门派里近日丢失了十个一级地火,掌门要求严查,却在风天存这里查出了一个有木华教标志的一级地火,风天存辩解了几次,都没有用,最后被打了一顿,丢出了山门,此时正在家里养伤。但木华教知道风天存家境贫困,曾经也忠心耿耿,便将这一级地火赏与他,算是最后一点情分。

    “竟是这样!”

    “爹爹伤势很重,我便寻思拿这东西来换取一些钱财,没想到遇到了这个小贼!”说罢,眼睛里落下晶莹泪珠,恨意更是油然而生。“爹爹十几岁便在木华教,现在已经人到中年了,却被人这样陷害。”

    云修上前扶起少年,说道:“你又是怎么回事?”

    “哼,我最看不惯木华教的人。今日她去我父亲的典当铺典当,我刚进门,便看到木华教的东西,便抢走了。”少年说道。

    “你在撒谎!”云修说道:“眼神飘忽不定,始终不敢看我一眼。”

    “随便你怎么认为,抢了就是抢了,现在也归还了,我可以走了吧。”

    云修沉默片刻:“走吧!”

    少年:……随后一瘸一拐的走了。

    “这位哥哥,你为什么放他走。不应该抓他去报官吗?”凤玉不解地问道。

    “这个少年是一个修仙的人,而且境界绝对不低,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凤玉,你家可是与修仙派大宗门有所联系。”

    “这,我不能说。”风玉沉吟片刻。

    “风玉,这件事牵扯重大,这个少年不到弱冠,却有强过皎月镇掌门的修为,恐怕是超级宗派中的天才少年,那别说一级地火了,就算是三级地火,相信在他手中都是垃圾,若说你们之间没有关系,他为什么要抢你的一级地火呢?还故意摔倒,目的已经很明确了,若是理不清这件事,他还会再来烦你!下一次,可能就会出手了。”

    风玉犹豫了一会儿,又摇摇头:“神仙哥哥,其实我爷爷那时家族还是很繁荣的,爹爹说,虽然我们是家族的分支,但也不是这皎月镇上任何一个门派可比的,当时家族嫡系在朔州,建立了梦天派。”小姑娘眼中充满了羡慕。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