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惊天战死!

    天玄人不经为之诧异,战惊天不是万年前就死去了吗,怎么今日又死了一次。

    但消息却是事实,很多人在不同地方收到绝强大能发来的镜像,战惊天鬼魂回墓地一游,却被仇家给打得魂飞魄散了。

    虽然听不清黑衣人说的话,也看不懂黑衣人的功法,但他们肯定这是天玄的隐世高手。

    甚至于所有人都在痛骂战惊天自不量力,竟然会惹一个比果老还强的人物。

    他们那里晓得战惊天已达脱尘之境,比果老强了足足七个境界,而阿阔又比战惊天强了五个个境界,但世人根本不在乎这些,他们只认为强者为尊,你强你就是老大,世人都向着你,你弱,活该被埋在历史的沙土里。

    “话说这战惊天本是一世豪杰,生前极度肆意,怎么现在落得如此悲凉!”皎月镇街头便有人这么讨论。

    “我看那黑衣人强的没边了,我天玄修炼位面等级,说不定要再一次加强!”一人欣喜若狂道。

    “是啊!位面一高,灵气就多了,再说了,战惊天本身也杀过不少人,魂飞魄散也算罪有应得。”

    战惊天本身也杀过不少人,魂飞魄散也算罪有应得!

    云修听到这句话,只觉气愤,就在刚刚秦浥师傅告诉他战惊天前辈被阿阔所杀,他还不信,秦浥便让他来镇上消息多的地方探探,他这还没走到千机堂,便听到战惊天前辈被人如此说道。

    他实在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气愤,上去一脚便将那人踢倒在地。

    “孬种!你行你上!躲在背后议论他人,算什么本事?”云修破口大骂,丝毫不留余力。表情气愤,似乎在替守卫天玄的五方天骄鸣不平。

    那人爬起来,将云修一手推到边上:“哪来的小屁孩,大人在这议事,你插什么嘴?”

    云修也不怂,继续用脚踹,他虽然现在没了修为,但自身体质却是极强的,就算是壮年男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一会,那人被云修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少侠饶命!”

    “你给我记住了,战惊天是为了你们而死的,而你们却还在愚昧的咒骂,真当猪狗不如!”云修生气了,怒从心来。

    那人怂了:“是是是,少侠,我们猪狗不如,猪狗不如……”那人陪笑道。心里却在琢磨,小屁孩,看爷以后不弄死你。

    云修根本不在意他怎样想,在他想来:世间没人可以诋毁师傅和五方天骄,如果有,就揍得他们服服帖帖。

    他们是守卫天玄的英雄,不是落人口舌的笑柄!

    “呦,这不是云修吗?在修炼界混不下去,跑到百姓堆里作威作福啊!”远处走来一群蓝白、浅绿相间道袍的修道者。

    “仙人救命,他欺辱我在先,我只是战惊天说没有眼力价,他便说我猪狗不如……”那人添油加醋的描绘了当时的场景。

    他这番话惹得云修一顿恶寒,但云修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一女弟子皱了皱眉,走上前来,拉住云修的手:“小师弟,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什么时候回木华教看看我们啊,掌门一直在挂念你……”

    云修把手抽回,愧疚地说道:“师姐,你替我转告掌门:徒儿不孝,便不回木华教了,此生不能在答谢掌门的栽培之恩了。”

    木华教,还是断了联系比较好。

    “缘心师姐,你跟这逆徒说什么!他当时叛教的时候可是顺走了十个一级地火,至今未寻回,害的我等都没有地火防身。”一个弟子怨道。“今年的比试,恐怕要输给青崖教,让出这皎月镇第一教的名声了。”

    “就是,还不是这小子……”

    “你们够了,地火的事暂且不提,云修,你给我说,今日之事!”

    云修可以打别人,骂别人,但唯独不会怼缘心师姐,只得道来:“……”

    “云修,众人皆知战惊天是被仇家寻仇所杀,你为何说战惊天是为了守护天玄,再说了,战惊天的死跟守不守护天玄也不挂钩呀!”

    若是别人这样说,云修早已经拳脚相加,可是师姐这样说,他便只能回道:“万事千万不能看表象。”

    至于五方天骄是天玄守护,守卫帝关的详情,他也不可能跟木华教的人去说。

    云修说完这句话,就准备离去。

    “怎么,云修,打了人还想跑?”木华教一弟子走上前来拉住云修,意思是要打抱不平。

    “走开!”云修皱眉。“别逼我揍你!”

    “呵呵,小小年纪倒学的别人放狠话。”木华教一修士从人群中走出来。“小师弟真是越来越狂了。你崇拜战惊天也好,维护也罢,可你管不得别人,更何况,你本来就是错的,战惊天技不如人,就是被隐世高手寻仇杀死的,胜者王,败者寇,你阻挡不了别人对黑袍人的崇拜。”

    “好一个隐世高手,希望来日,你还能好好的崇拜你眼中的隐世高手!”说完,唾弃一声,走了。

    “站住!”大师兄喊道。“你小子还敢……”

    “让他走。”缘心师姐说道。

    “好的,缘心。”大师兄爱慕缘心已久,自然会听她的。

    “仙人,仙人,不帮我报仇吗?”那个被云修揍了的人大声提醒道。

    “滚!”大师兄喝道。

    ……

    千机堂中,云修向郑伯陈述了事情原委。

    “天下愚昧啊!”郑伯感叹道:“不过,云修,咱们这个层面管不了那么宽,你说这邪族军队的实力,单是一个普通的士兵,都比我方最高修为的果老强,这,根本没法打!”

    “我相信我秦浥师傅!”云修坚定地说。

    郑伯欲言又止,以他的角度来看,秦浥必然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而此时他的其他徒弟肯定在帝关守护着,只怕也九死一生,因此,便想留下一个小徒弟传承功法了。

    悲凉!英雄老矣,无限落寞!

    “好,那我们便相信创世者。”心里却在想:若是到时候,老朽也不怕死,拼上这把老骨头,去保护生民。

    而云修并没有意识到:那些曾经呵护他,保护他的修炼界长辈,此时也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过不了几时,温室之花便要走上真正成长与无限报复之路。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