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海书网 > 从圣光开始的艾泽拉斯生活 > 第35章:凛冬将至

第35章:凛冬将至(1/3)

    黑门十九年,深秋,斯坦索姆。
    “弗丁……”
    审判台上的老骑士面色复杂,他眉头紧锁地望向锁镣加身的壁炉谷领主,缓缓开口:
    “你是否还有……”
    “毋需多言了,光明使者!”
    大十字军达索汉粗鲁地打断了乌瑟尔的话:“提里奥是个不折不扣的背叛者,他的所作所为玷污了圣光的纯净,让白银之手为之蒙羞!”
    (注:这里的十字军指的是白银之手内部的十字军,日后的血十字脱胎于此,达索汉这个时间点按理来说应该比大十字军低半个等级……作者没找到那个职务在当时具体叫什么。)
    乌瑟尔不动声色,只是凝视着弗丁的眼睛,轻轻摇头。
    “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乌瑟尔。”
    在围观众人试图杀人的目光中,弗丁展颜一笑,视线扫过全场。
    “也不用为我开脱,这是我应得的惩罚。”
    “我曾对泰兰说过,我见过最卑劣的人类……”他敲了敲自己的胸膛:
    “也见过最高尚的兽人。”
    乌瑟尔长叹了一声,将手中战锤重重砸在地上:
    “提里奥·弗丁通敌渎职罪名成立……”
    “念其过往功绩,剥夺圣光之力与爵位,放逐……”
    “乌瑟尔!”达索汉提高了声音:
    “不要包庇这个叛徒了,提里奥罪行确凿,应当上绞刑架!”
    乌瑟尔充耳不闻,右手经文光芒闪动,书页翻动间,一道璀璨光柱在弗丁脚下升起,在半空幻灭成点点光尘。
    弗丁闷哼了一声,向审判台上的乌瑟尔露出一个微笑,在谩骂声中,蹒跚着离开了。
    “你……”
    乌瑟尔抬手,止住了意犹未尽的达索汉,缓缓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
    黑门十九年发生了不少事,但似乎与马库斯都没有什么干系。
    年轻的萨尔走上了原有的命运轨迹,在奥特兰克山谷,他遇见了瞽目萨满德雷克塔尔,东山再起的奥格瑞姆将这个挚友之子倚为心腹。
    弗丁保下了伊崔格,放在几年前并不是什么大的罪过,或者说当时几乎每个领主都豢养兽人奴隶,法不责众。
    引爆这个炸药桶的火星,是敦霍尔德的覆灭,昔日的奴隶残忍的杀害了他的领主。
    “据说是布莱克摩尔杀掉了与那个兽人私通的女仆,遭到了他的报复。”
    “那样的女人就该千刀万剐……”
    人群散去,马库斯听着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哑然而笑。
    站在人类的视角上,敦霍尔德之变不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若原本的时间线洛丹伦没有覆灭,布莱克摩尔大概还会被塑像纪念,毕竟客观上,这个人类领主本可以选择屈服,但他战斗到了最后一滴血流尽。
    “你怎么了?”阿尔萨斯拍了拍马库斯,“心神恍惚的,该走了。”
    马库斯歪了歪脑袋:“没什么,只是感觉提里奥……可惜了。”
    阿尔萨斯闻言皱了皱眉:“你同情那个叛国者?”他转头望向老骑士:
    “乌瑟尔他……有些妇人之仁了。”
    马库斯也没与他争辩,接过亲卫递来的马缰,翻身上马。
    “奥格瑞姆死了,”他轻轻夹住马腹,对阿尔萨斯说道:“据说死在民兵的手上。”
    年轻王子挑了挑眉:“我知道,这对洛丹伦而言是个好消息。”
    他皱了皱眉:“只可惜没能留下他的首级。”
    马库斯大摇其头:“不不不,阿尔萨斯,我是想告诉你,哪怕是能杀死安度因的强壮兽人酋长,一旦身陷战场,都有可能死在农夫的草叉下面。”
    阿尔萨斯愣了愣,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你又开始那一套了?”
    他伸出手,在马库斯胸前的板甲上敲了敲:“放心,我有最勇武的亲卫队长。”
    马库斯翻了个白眼:“你有跑的最快的亲卫队长,相信我,陪你送死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干的。”
    这样的话说的多了,阿尔萨斯便不怎么放在心上了,他扯了扯缰绳,把身子凑到马库斯身边,神神秘秘地说:
    “独家消息,佳莉娅要相亲了。”
    马库斯讶然地看着他:“您现在都闲成这样了?不是每晚看公文到深夜吗?”
    “就是在公文的夹页里发现的,你猜猜名单上都有谁?”
    “不猜,”马库斯踢了一脚战马,加速前行:“反正没我。”
    “要是有呢?”
    马库斯一脸懵逼的转过头,噗嗤一声笑了:
    “那你就提前叫我一声姐夫吧,二傻儿。”
    半晌,阿尔萨斯表情没变,马库斯讶异地挠了挠头,结结巴巴的指了指自己:
    “你在开玩笑吧……”
    王子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
    “那就是国王在和你开玩笑,老子一没爵位二没封地,到你们米奈希尔家倒插门吗?”
    (恸笑书友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 一世之尊 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末世:开局反签到 重生之收藏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