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既然这样,请教下两位小姐性命,还有你们监护人的身份。”

    “我叫木花开彩香,我妹妹木花开小萌,妈妈是木花开夜子……她就在附近医院做护理。”

    “我们现在就去见她!”

    去见木花开夫人的路上,三人是步行过去的。

    出租车极贵,不是家里有矿不敢坐。

    加上距离也并不遥远,就选择步行。

    很快,就到了一处医院外面。

    停车场上,一溜地停满了车子。

    早在来的路上,彩香就给妈妈打了电话。

    不久,一个穿着制服,约摸四十多岁,面容憔悴的女性,提着小包,小跑了过来。

    “妈妈!”

    一大一小两个女儿迎上前。

    “您好,请问你就是木花开夫人吗?”

    洛清抱着猫,微微低头,鞠躬问候:

    “我是代表清秋院家,前来洽谈本次异常事件的人员,我叫清秋院清。”

    “之前在电话里不能详说,还请移步,我会为您详细解说。”

    木花开夜子之前已经跟女儿通过电话,此时专门请了假出来,大致上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当下只是略微心绪复杂,只见她也微微躬身,回礼:

    “嗨,清秋院君,请去我家。”

    路上,洛清有在观察自己接下来的谈判对手。

    这是个面容憔悴的女人。

    据说已经41,由于缺少保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衰老几岁。

    依旧看得出姣好轮廓,底子还是不错,年轻时期不愧是高中里小有名气的人物。

    “叮咚”,口袋里的手机再度发出信息提示音。

    解锁界面,屏幕亮起,妈妈纱织又发来了文件。

    下载后,打开,这次是木花开一家的目前状况。

    “家里男人曾是水手,因未知病毒离世,病理学报告,有二级保密条例……疑似妖气冲击或邪祟侵蚀?”

    眉头微微皱起,又松开,洛清加深了自己的猜测。

    木花开先生,在临死前确实是接触到了妖怪。

    大海里的妖怪,过于神秘,这方面家族藏书里也没有记载,他所知不多。

    “自丈夫去世后,身为家庭主妇的木花开夜子,不得不重新寻找工作,照顾两个女儿。”

    东瀛女人地位比男人低得不是一丁半点,成家后都做家庭主妇,哪怕原先有事业也要放弃。

    一个女人靠工作养活自己和两个女儿,本身工作时间长,压力就大,何况还有家务……也难怪如此憔悴。

    可以说,底层家庭,如果没有男子作为倚仗,又没有存款,那么日子是过得比较辛苦的……

    资料上看,两个女儿那时年纪都还小,必须照顾,这就无法兼顾工作与女儿。

    正式工对工作时长要求比较严格,她必须照顾女儿,只能转为派遣工(临时工)。

    派遣工可以灵活安排工作时间,但是代价就是薪酬大幅降低,并且没有奖金和各种福利。

    开始几年靠着存款还能住公寓,后来就渐渐窘迫,最后连学费也付不起……

    从还算富裕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也才五六年时间。

    资料比较长,他时间有限,只能匆匆浏览,大致上明白了这家人的症结所在——缺钱。

    “给她一份报酬优渥的正式工作(终生雇佣),保证她每年三百五十万円收入,再把两个女孩儿分别转入雨宫学园初中部和高中部,学杂费由清秋院家垫付,毕业后三年内自收入中还清(无息贷款)。”

    “这样的价码,应该足够了。”

    想了想,手指在屏幕上按着,将自己的想法发送过去。

    片刻后,妈妈回复着:

    “做得不错。”

    到了木花开家租住的公寓,在玄关换了鞋,木花开夜子邀请他入内。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人之间隔着小茶几。

    木花开夜子给他倒了一杯水,白开水,凉的。

    周围的家具电器略显陈旧,可见确实是比较囧迫。

    没有在意这些,洛清直入正题,将那套官方说辞,对她再次重申一遍,随后表达了下清秋院家求贤若渴的态度。

    “您的小女儿很有资质……”

    对于这种未来潜力可期的苗子,任何一个阴阳师家族都不会放过。

    “您的大女儿也可以转入我的班级,正好我的社团缺少一个助手。”

    “我将就读私立雨宫学园,这是一所历史悠久,有着深厚底蕴的学校,您的女儿在此期间的一应学杂费,都将由清秋院家出面垫付。”

    “包括您的小女儿,也可以继续回到学校,就读初中部。”

    “垫付的学杂费将以无息贷款形式,自她们未来的收入中扣除,不必担心。”

    接下来,他照着手机上发过来的合同模板,给她好好念了一遍……招人的流程就是这样。

    “后续还会有专人安排这些,请您相信清秋院家的名声,还有雨宫财团的财力。”

    木花开夜子一直默默听着,没有发言。

    只是从她紧紧按在沙发上的手,可以看出她的心情绝不平静。

    清秋院是本地的名门,她自然听过。

    雨宫财团更是本地人无人不知的地方大型财团。

    她嘴唇干涩,舌中发苦。

    两个女儿在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简直把天都捅破了。

    现在这个情况,她难道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吗?

    不答应,还不知有什么手段等着呢!

    “能不能请您稍待,我有些话要交待她们。”

    “夫人您请。”

    木花开夜子起身离开客厅,在楼道拐角处,顿了顿。

    她扶着门框,转身问着:

    “清秋院君。”

    “失礼了……请问您能好好对待她们吗?”

    “我虽然缺钱,但也不希望赔上女儿的幸福。”

    洛清低头思索了下,没有把话说死:

    “幸福不敢承诺,这个标准有点太宽泛了……我能承诺的是,只要我在,就可保证她们生活无忧,如果不大手大脚花钱的话,应该可以比较宽裕”

    “至于其他方面,我只能说尽力,但再怎么样,也不会比普通人差。”

    木花开夜子默默鞠躬,把拐角处偷听的两个女儿揪出来,拉进一处卧室。

    被发现的两个女儿,只得乖乖地正坐,在地板上低头听着。

    望着两个闯祸的女儿,木花开夜子有些无力。

    一直以来,她都疲于奔命,在工作和照顾女儿之间难以调和。

    尤其是这一次……

    事已至此,再怪责她们也无济于事。

    当下缓缓叮嘱着:

    “妈妈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那个世界的事,妈妈不懂,但希望你们记住,木花开家的女儿,从不白拿别人的东西。”

    “无论在哪里只要有人,就有纷争,涉足那个奇奇怪怪的世界,就算是哪一天,需要你们跟传说中的妖怪厮杀,相必也不奇怪吧?”

    “所以妈妈说第一条,一定要谨记——有机会掌握力量,就不要懈怠。

    任何地方都是有力量的人,才有说话的权力。”

    摸着两个女儿的头,看着她们似懂非懂的眼神,憔悴的夜子勉强打起精神。

    然而她悲伤的神情,难以掩饰,还是被敏感的两个女儿察觉到了。

    她们的情绪,也不由自主的低落起来。

    房间里,似乎飘洒着伤感的氛围。

    “以后,你们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我还没来得及教导你们新娘修行,但你们自己要记得补上这课,别被夫家嫌弃,会一辈子抬不起头的。”

    “那个少年,我看过了,很有教养,也很沉稳,很优秀。

    大家族是非多,你们到别人家后,要谨守本分,不要争不属于你们的东西……相必也能平平安安……”

    “这个是第二条,谨记本分,克制贪欲,这样才能保全自己。”

    “第三条,姐妹要好好的,多容让一点,任何时候都不要分离,答应我。”

    夜子一片拳拳之心,彩香眼中喊着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小萌也哽咽着回答:

    “我以后不会跟姐姐吵架了。”

    夜子有点欣慰,最后补充着:

    “我们木花开家,祖上是木花开耶姬的子孙,千年前也是皇室一支。

    既然妖怪是存在的,那神灵应该也存在。

    未来有机会,就去参拜下吧。”

    姐妹俩似懂非懂,不过还是谨记在心。

    又让她们重复了几句,夜子这才落泪:

    “妈妈真是对不住你们,这几年,连累你们跟我一起吃苦……”

    夜子说到这里,双手捂住面颊,无声地哭泣着。

    撕心裂肺,仿佛要将前半生所有的苦涩,都哭出来。

    母女三人抱头痛哭……

    过了许久之后,再出来时,母女三人都红了眼眶,看得出有重新洗过脸,化了淡妆。

    (在东瀛不化妆见人,是不礼貌的行为。)

    “我的两个女儿,小萌和彩香,就托付给您了!清秋院漾。”

    深深一躬,她牵着两个女儿的手,将她们拉到身前。

    随后,她用严厉的眼神,示意两个女儿。

    “小女子不才,以后请多多指教!”

    两名少女深深一躬,清脆的声音回档在客厅。

    洛清下意识回礼:

    “哪里,这边才是,请多多指教。”

    夜子一直把三人送出门,依依不舍。

    随后门口,母女又是对视流泪一阵。

    气氛实在是太萧瑟悲伤了,很有种樱花衰败的美感,洛清也沉浸在其中。

    雨已经停了,被这冷风一吹,洛清才发觉事情进展有些偏离了预计:

    “等等,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这个发展,略有点不对呀!”

    “我没就要立刻娶她们啊?”

    “这就是塞给我当情人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