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隐瞒全世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隐瞒全世界: 第十章 答应我

    听到耳边传来的指示,马扎目光呆滞。

    与她同时听到导演命令的乐芭与李雅也再也没了调笑的心思。

    刚刚马扎受前面的男演员连累,被楚南误认为有痔疮,她们还可以笑一笑。

    但现在,马扎居然要承受被楚南亲自上药的屈辱!

    这她们哪里还笑得出来?

    毕竟,她们都是一样的演员。

    兔死狐悲。

    说不准哪天就轮到她们了呢?

    “扎姐,你……挺住啊!”

    “节哀顺变!”

    不多时,秃头强买来了马如龙痔疮膏,交到楚南手里。

    “队长,其实我觉得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吧?您说收买人心,可她们三个已经够忠心的了啊!

    不然怎么会连您提出的接受变性、整容手术,变身为女性这种无理要求都可以答应?”

    楚南眼睛一瞪:“秃头强,你他娘的啥意思?我提出这要求很过分吗?”

    “啊,队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大爷的,那三个混蛋以前欠了我那么多钱,还害我差点摔死,我让他们变成女人赚钱,有什么错吗?”

    “……没有。”

    “那不就得了!”楚南冷哼一声,“滚,别在这一直哔哔!”

    秃头强灰头土脸地离去。

    来到马扎等人的宿舍,三个女孩还是表现出了极高的职业素养,尤其是马扎,脸上没表现出一丝悲伤,看起来倒像是既别扭又感动。

    “老大!”

    “嗯,乐芭、李雅,你们两个先出去吧!”

    乐芭点点头,迈步离开。

    李雅却迟疑了一下。

    “老大,我不出去,让我留下来旁观吧!”

    楚南:“???”

    马扎、乐芭也是一脸懵逼。

    “你为什么也要留下?”

    李雅道:“老大,您作为我们的大哥,尚能纡尊降贵,亲自为小弟上药;我们做小弟的,又怎能逃避呢?”

    您是我们的大哥,他也是我们的大哥啊!”

    “屁的大哥,是大姐!”楚南随时不忘纠正。“还有,你们不是小弟,是小妹!”

    “对,是大姐和小妹!”李雅改口,“不管怎么说,给扎姐涂药这种脏活累活,绝不该老大来做!

    老大非要做的话,一次就够了!我在旁边观看学习着,学会了之后,以后这脏活就由我来负责好了!”

    马扎这才明白她的用意,不禁心生感激。

    弹幕上,粉丝们也恍然大悟。

    “这是导演组提醒的吗?”

    “不,看马扎与乐芭那惊讶的眼神,她们也是不知情的!”

    “这毕竟是直播,要面对很多突发情况,不能有啥事都要请示导演,演员们也要有一定的随机应变能力!”

    “厉害啊,李雅!她显然是意识到了:痔疮膏这玩意,不是涂一次就行了的,要天天抹!

    如果楚南想要收买人心,给马扎上药这事,肯定不止一次!

    但现在她这么一提,作为三人中最小的那个,她为大姐涂药是理所应当的,而且也能让楚南有台阶可下,顺手将这差事甩开!

    毕竟,在楚南眼里,大家都是男人,涂药这种事,还是很恶心的!”

    “哇,李雅真不错,人美心善还机灵,粉了粉了!”

    “相比之下,乐芭就有点胸大无脑了。”

    “喂,别捧一踩一好不好?这么短时间内,乐芭想不到也很正常嘛!”

    ……

    演播室。

    胡导也微微点头。

    “李雅这小姑娘,真地很不错!”

    副导演:“胡导,他们要开始了。”

    “知道了。进广告。”

    于是,当观众们正期待着接下来的画面时,屏幕却变了。

    一段广告突如其来地出现。

    “曾几何时,你是否也是一个胸怀大志的少年,被别人夸‘有志不在年高’?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的‘志’为何却发生了变化?

    久坐不起、嗜酒、喜辛辣等,这些让你成了被别人嘲笑的‘有痔青年’!

    马如龙痔疮膏,专心治‘痔’,让你酣畅淋漓,再无‘后股之忧’!”

    粉丝们猝不及防,目瞪口呆。

    “什么鬼?”

    “我们要看涂痔疮膏的画面,你给我看痔疮膏的广告?”

    “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给导演组点个赞!毕竟这是全球直播,观众当中还有未成年的孩子,有些画面的确不该播放。”

    “话说回来,楚南倒是在无形之中给马如龙做了广告,他们想必也是看到了商机,立即联系节目组跟进广告的吧?”

    “唉,楚南,马如龙又没给你广告费,你干嘛要喊出它的名字呢?”

    “现在倒是给广告费了。”

    “它马如龙给了多少广告费?我肛精出双倍!”

    ……

    马扎的老家。

    她的父母同样是亿万观众的两员。

    原本看到要紧之处,两人心情复杂。

    但广告的出现,却让他们如释重负。

    节目组好歹还照顾到了未成年观众,没让他们的女儿出镜。

    但他们知道:马扎是逃不过楚南的魔爪了。

    想到这,马母不禁流下眼泪。

    马父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事已至此,别伤心了。

    也许这就是扎儿的命吧!”

    ……

    在观众们看不见的地方,楚南伸出一根手指,将药膏挤在了指间。

    马扎很紧张,如同待宰的羔羊。

    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愤,李雅开口了。

    “南哥,扎姐,你们这样好像医生和病人呢,成功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被医生支配的恐惧!”

    乐芭也接口:“对!小时候生病打针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医生拿着针筒对我说:来,小朋友,把裤子脱了!

    每到那时候,我都被吓得哇哇大哭!”

    李雅:“扎姐,你就把自己当病人,把南哥当成医生好了,这样就不会感觉到害羞和别扭了!”

    经过她俩的插科打诨,马扎明显放松了很多。

    楚南心中暗笑。

    “说得对,把我当医生吧!”

    说完,他便开始了行动。

    实际上,他也很紧张。

    而且也有点怜惜眼前的女孩。

    但一想到她们都是为了钱欺骗自己的演员,他便狠下了心。

    旁观的乐芭与李雅二人不忍直视地闭上了双眼。

    一切很快结束。

    “好了!”

    楚南一巴掌拍在马扎身上。

    “你别说:现在的整形技术还真挺发达的啊。不管是肤色还是形状,都跟原来相差甚远,相当漂亮!”

    马扎羞愤欲死。

    但更让她感到害羞和耻辱的,还在后头。

    “答应我:这么漂亮的PG,不要用来拉屎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