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隐瞒全世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隐瞒全世界: 第十一章 不需要安慰

    “不要用来拉屎?”

    乐芭听得又恶心又好奇。

    “那你让她用什么拉嘛?”

    楚南:“……”

    李雅一脸无语:“芭姐,老大是开玩笑的啦!”

    “哦……”

    “行了,把裤子提上吧。”楚南起身,“李雅,接下来帮她涂药的事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老大!”

    楚南点头,转身离去。

    房间中只剩下三个女孩,气氛瞬间变化。

    马扎默默地提上裤子,转头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

    乐芭与李雅对视一眼,都有些担心。

    导演组,看到楚南离去,胡导立即让导播切到现场画面,同时命工作人员屏蔽马扎的通讯设备,对乐芭与李雅吩咐道:“马扎这次为节目做了很大牺牲,身心受创,估计情绪会受到很大影响。

    你们两个,要多注意一下,多安慰安慰她!注意一下方式,不要太过刻意!”

    两人再度对视一眼,微微点头,表示明白。

    直播的好处就是:对于导演发出的指示,不需要说话,直接点头就可以表示收到。

    乐芭想了一下,对躺在床上的马扎说道:“扎姐,辛苦你了!还好李雅机灵,她把这活计一揽下,以后老大就没理由再碰你了。

    咱们都是女的,而且也清楚这里哪些地方是镜头死角,让李雅躲着点帮你上药,完全O击把K!”

    李雅哭笑不得地看了她一眼:“芭姐,你是不是傻?你真以为扎姐需要我给她上药吗?她根本就没痔疮好吗!”

    “啊?我倒忘了这一茬了,呵呵,是我傻了!”

    马扎闷声开口。

    “行了,我知道你们想安慰我,不过没事,忙你们的去吧。我不需要安慰。”

    乐芭、李雅自然不肯相信。

    两人一左一右来到床边,乐芭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李雅则是温柔地躺在她身旁,隔着被子轻拍。

    “扎姐,我们……”

    “我都说了我不需要安慰!”

    马扎瓮声瓮气地说。

    弹幕此时已经开了花。

    “哇,我也想要这样的安慰!”

    “两大美女,一个性感,一个青春,这样安慰我,少活十年也愿意啊!”

    “马扎,听我的:You need 安(A)慰(V)!”

    “噗,那个说英文的,你是要笑死哥吗?”

    “我靠,I need 安慰,too!请务必给我(A)慰(V)!”

    “兄弟,借一部说话!”

    ……

    沙雕网友们的弹幕自然传不到乐芭等人那里。

    见马扎固执地表示自己不需要安慰,她们心中固然是非常不信,却也无可奈何。

    马扎家中,马母更是泪流满面。

    马父亦是唉声叹气。

    “都怪你,你这个混蛋,为了那么点钱,把自己的亲闺女送到岛上去,让那家伙羞辱!”

    “这……老婆,你要这样想:那个楚南他不是故意的啊,不是有意想折辱扎儿,他以为咱们闺女是男的呢!他是好心办坏事……”

    “好心个屁,你没看他和秃头强的解释吗?他就是想收买人心!而且,即便是把咱闺女误以为是男人,扎儿还是被他捅了……”马母本想说出那两个字,但多年的教育让她感到不雅和羞耻,所以临时变了个说法,用楚南的词替代:“……菊花!”

    说着,她痛哭起来。

    “你看她多伤心、多难过,根本都不想让镜头拍到她的脸!我感觉她自杀的心都要有了!”

    马父:“……你这想太多了吧?咱们女儿坚强的很!”

    “坚强个屁!你懂什么?她是我女儿,我还不了解她?”马母怒斥:“别看她平日里大大咧咧,开朗的很,其实内心很保守,也很脆弱!

    长这么大,混了一大堆的兄弟,却连一个男朋友都没谈过!

    她其实和我一样,是非常传统的女人!

    这次无端被一个男人这么对待,你让她怎么能过这个坎?”

    马父被她说的无言以对,只能懊悔地低头不语。

    “姓马的,我告诉你:我女儿要是没事还好;她要是想不开出了什么事,老娘……”凶着凶着,马母再度垮掉:“老娘也不活了呜呜呜……”

    马父赶紧上去抱住她,拍背安慰。

    一边劝老婆,他一边暗暗祈祷:

    “扎儿,你一定要坚强啊,一定要挺过这个坎,不然的话,”他低头看着怀里的老婆,很是苦涩,“你马要没了啊……”

    ……

    直播画面此时切到了主人公楚南身上。

    他正独自坐在房间里沉思。

    对于网友们的评论以及马扎父母的挣扎,他一无所知。

    此时的他,在分析着三个女孩以及前身的情况,为下一步计划做准备。

    “前面三个男的,那扎作为老大,仗义、护短,性格外向,脾气暴躁,有勇无谋;

    乐八表面上看着是最爷们,但却是个好吃懒做的马大哈;

    李亚年纪最小,却最机灵。

    嗯,这三个女孩,选角很符合之前三人的性格啊,一时半会倒是没什么太大的破绽。

    马扎已经被捉弄一番了,那么下一个,就该轮到乐芭了吧?”

    思索了一番,他的脸上泛起一抹诡异的笑。

    等着吧,乐芭。

    马上就到你了!

    半夜。

    “部落女孩”宿舍。

    乐芭被尿憋醒,不情不愿地离开被窝。

    由于没开灯,下床的她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哎呦!好痛!”

    她一呼痛,睡眠比较浅的李雅也被惊醒了。

    “怎么了,芭姐?”

    “啊,我想上厕所,不小心摔倒了。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李雅说,随后往马扎的床上看了一眼,虽然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扎姐倒是睡的很沉,我还担心她情绪不好睡不着呢。”

    “是啊。”

    “不要!”马扎忽然喊了一句。

    乐芭与李雅吓了一跳。

    这是把她也惊醒了吗?

    但很快,她们发现:马扎并没醒。

    她只是在说梦话。

    “别这样,南哥,你好坏!”

    马扎的声音有些变了。

    乐芭:“嗯??!”

    “好舒服!”

    李雅:“哈??!”

    “我喜欢你这个样子!”马扎的声音越来越媚:“南哥~~~啊!!”

    随着一声尖叫,马扎陡然坐起。

    “原来只是个梦啊。”她擦了擦汗。“咦,灯怎么亮了?”

    她疑惑地抬头,只见乐芭与李雅二人正两脸黑线地盯着她。

    “扎姐??”

    “怎么了?你们干嘛开灯?”

    “你刚才说的梦话?”

    “梦话?”马扎脸色骤变,“啊……我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