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隐瞒全世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隐瞒全世界: 第二十五章 把我的男人还给我!

    李雅楞了一下,转头求助似的看向楚南。

    但楚南不为所动。

    他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神特么“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演,接着演!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紫欣伸手抓住李雅,用力摇晃。

    所有人保持沉默。

    毕竟他们都算是“知情人”。

    这个时候,只能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

    唯一有资格说话的,就只有楚南了。

    但楚南不发话。

    他就静静地看着她们表演。

    “南哥,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她身上为什么会有李亚常用的香水的味道?”周雅欣把难题抛给了他。

    “我特么的怎么知道?你自己问她去,别来烦我!”

    楚南冷着脸抛下一句硬邦邦的话,转身回房。

    客厅里,众脸懵逼。

    弹幕:

    “哈哈哈,他慌了他慌了!”

    “看来这个问题也难到他了啊,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才直接把问题丢给‘小弟’,自己躲一边去了。”

    “逃避可耻但有用。”

    “如果我是导演组的话,就硬逼着他出来主持公道!

    想逃?嘿嘿,逃不掉的!”

    ……

    观众们猜的不错。

    节目组深知这个直播的主要看点始终是在楚南身上。

    所以每一个矛盾事件,必须要有他参与其中。

    即便他不想参与,那也难逃厄运。

    所以没过多久,客厅里便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尖叫、辱骂、厮打,隔着门都能钻进他的耳朵里。

    他无语地用被子蒙住头。

    暂时清净了一会儿。

    但很快麻烦又找上门来。

    秃头强“砰砰”地敲门。

    “老大,不好了,她们两个在下面厮打起来了!”

    “什么厮打?是李雅单方面被打吧?她怎么可能舍得打自己的‘女朋友’?”楚南回应,“要我说,她活该!不声不响消失在周雅欣的世界不好吗?非要作死,去给她留什么纸条!

    她自己惹的祸,活该被打!

    她应该没有还手吧?”

    “嗯,她没有还手,只是被打。”

    “那就没事,反正她以前也没少挨揍。一个女孩下手能有多重?忍着呗!”

    “可是老大,不能继续纵容啊!”秃头强的理由很充分:“那女的上手挠李雅的脸了!现在她脸上已经有血痕了,再挠下去,脸花了,还怎么去酒吧表演啊?”

    楚南不由得佩服节目组。

    这倒是个让他不得不出面解决的理由。

    毕竟,现在李雅三人是摇钱树,容不得闪失。

    他叹了口气,再度起身,打开房门,下楼来到客厅,冲着正在单方面“殴打”李雅的周雅欣说了一句:

    “住手!”

    周雅欣并没有立即住手。

    这是一个专业演员的素养。

    盛怒之下的女友是不可能立即恢复理智,停止对疑似小三的声讨打击的。

    入戏的楚南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冒犯。

    “劳资让你住手,没听见吗?!给我把这娘们拉开!”

    秃头强赶紧带着一个小弟上前把周雅欣拉住。

    “你们放开我!让我撕了这个小三!”周雅欣拼命挣扎,“南哥,我一直很敬重您,但您就是这么包庇小弟养小三的吗?!”

    楚南转头看着李雅。

    “你没有跟她解释清楚?”

    李雅摇头。

    “好吧,你这个废物!”楚南无语摇头,“什么事都要老子亲自来解决!

    唉,我为什么总是要给你们这些废物擦屁股呢?”

    秃头强凑上前来:“老大,您难道是想告诉她?”

    “都这个时候了,瞒着还有用吗?”楚南道:“再说了,当初你这个废物也没有想到一件事!

    她们三个的名字虽然改了,但跟没改有什么两样?

    我们都已经去酒吧表演过了,也自我介绍过,熟悉的人听到这名字,聪明点的都应该往那方面想了吧?”

    他面色突变,从沙发上站起:“立马给她们三个改名,千万不能让别人因为名字而联想到其他的事!

    你,改艺名,用英文名,马尔扎哈;

    你,芭芭拉;

    你,雅拉!”

    “是,老大!”

    三人齐声应答。

    周雅欣在一旁一脸茫然地看着。

    “南哥,您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这个女人,是不是小三?那个负心汉被藏到哪里去了?”她越说越气,“这个混蛋,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还专门跑我门口留纸条让我原谅他、忘了他,我呸!

    这种事,只有他妈妈才可以因为亲情原谅他,老娘可不是他妈!

    南哥,请您把他叫出来,我要把这对狗男女一起撕,骂他们个狗血喷头!”

    “我说,够了!”楚南打了个哈欠:“你刚才不是已经连打带骂许久了吗?这口气也该出完了!”

    “不,还不够!那个臭男人还藏着,光教训这小三,远不能够解我心头之恨!”

    “那我告诉你:你已经把你嘴里的那个‘臭男人’教训地够惨了——你说的这小三,就是你的男朋友!”

    周雅欣脸色变幻不定,极为精彩。

    “南哥,我不明白……她,她怎么可能是我的男朋友?”

    “李雅,告诉她真相!”

    “是,老大。”

    李雅低声应道。

    “李……李亚?”周雅欣晃了晃脑袋,以为自己幻听了。

    “雅欣,亲爱的,其实,我就是李亚。”李雅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她说。

    “这……这怎么可能?!”

    周雅欣双眼圆睁,不敢相信。

    “千真万确,如假包换!这一点,我两位哥哥都可以作证。”李雅指着马扎和乐芭。

    “是的,弟妹,他的确是李亚,你男朋友。”马扎说。

    乐芭也点头。

    “两位……哥哥?”周雅欣的眼神满是惊恐。

    “嗯,其实,我是那扎。”

    “我是乐八。”

    “你们……你们……”

    “我们都去做了变性手术。”

    周雅欣“蹬蹬蹬”连续退了好几步。

    “事情是这样子的。”李雅絮絮叨叨地把原委详详细细地讲给她听。

    听完后的周雅欣,已经进入了痴呆状态。

    “这不可能……”

    “是真的,”李雅流泪道:“不信的话,我可以用其他事来证明:你的生日是6月9号,我们两个确定关系是在两年前的3月3号,初吻是在一个月后的4月3号……”

    “够了,你别说了!”周雅欣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雅欣,面对现实吧!”楚南说,“你的男人,从某种意义上讲,已经消失了。”

    “我不信,你这个恶魔!都是你干的对不对?是你强迫他们做手术的,就因为他们害你摔伤了脑袋,是不是?

    楚南,把他的小鸟还给他,把我的男人还给我!”

    “我可没强迫他,都是他们自愿的!还有,把小鸟什么的还回去这种事,办不到。”楚南摊手,“毕竟老子也不是什么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