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隐瞒全世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隐瞒全世界: 第二十九章 暗号

    “异性只为繁衍后代,同性才是真爱“这句话,似乎也让李雅受到了震动。

    她喃喃自语,重复了两遍之后,目露神采。

    “我知道了,谢谢老大!”

    说完,她冲了出去。

    不消说,是找周雅欣去了。

    楚南猜测:过一阵子之后,她应该就能把周雅欣带回来。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两个女人就回来了。

    手拉着手。

    他相信这是节目组的授意。

    不过在他这里,还是要装出一副很欣慰的样子。

    “呵呵,你们和好啦?那就好,那就好!”他笑眯眯地看着周雅欣,“李亚永远是我小弟,你也永远是我弟媳!”

    “不,南哥!”周雅欣大声反驳。

    “嗯?”

    “既然‘他’已经不是男人了,那就不配做我的‘老公’了。”她狡黠一笑,“从今以后,我要在上面!您永远是我大哥,但‘他’,以后都是我老婆!”

    楚南:“……怎么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感觉?”

    从这以后,周雅欣也搬进了别墅,与李雅等人住到了一起。

    平日里,她们四个闲极无聊,便以打麻将打发时间。

    一天两天,楚南并没有在意。

    但很快,几个人就开始制造矛盾,找他仲裁。

    马扎:“老大,她们夫妻俩作弊!”

    乐芭:“对,老大,太可恶了!她们两个联合起来把我和扎姐的钱都赢光了!”

    李雅不服:“扎姐、芭姐,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我和雅欣从来没有做过弊!”

    周雅欣:“就是,你们说我俩作弊,拿出证据来啊!不然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告你们毁谤!”

    楚南被吵得不胜其扰。

    “马扎、乐芭,雅欣说的对。你们说别人作弊,要拿出证据来。

    不能你们说她们作弊就是作弊。

    这样的话,她们也有样学样,说你们作弊,这可怎么区分?”

    “老大,我们有证据!”乐芭急吼吼地说。

    “哦?”楚南侧目而视。“你是录像了吗?”

    “没有。”

    “那是用手机拍下了照片,留存了图片?”

    “额,也没有。”

    楚南火了:“没图你说个鸡掰?”

    乐芭顿时被骂地脖子一缩。

    “是这样的,老大,我和乐芭发现:打麻将的时候,雅欣老是出口成脏,满嘴脏话,然后……”

    “这特么算什么证据啊?打牌时牌不好发脾气很正常的吧?”楚南很无语,“你们是不是自己牌技差,输了不爽,故意找茬想让她们把钱退给你们?”

    周雅欣与李雅疯狂点头,如小鸡啄米:“老大明见!她们就是这个目的!”

    “不是这样,老大您听我说完!”马扎气道:“我承认您说的有理,但问题是,每次雅欣骂完人之后,下一轮,李雅打的牌就是她要碰或者是要胡的牌!

    一次两次倒也罢了,但这种情况出现好多次了!

    您说,我们能不怀疑吗?”

    “哦?你的意思是:她骂人的话,可能有暗号?”

    “对对对,肯定是这样!”乐芭猛点头。

    但周雅欣与李雅自然不肯承认。

    “老大您别听她们两个胡说!骂人就是骂人,哪里还有什么暗号?”

    李雅对她们的说法嗤之以鼻。

    楚南问道:“那你们还记不记得,她都是在骂了哪些话之后胡牌的?”

    马扎想了想:“WQNMLGB、这牌真沙雕,我实在是受不鸟了,还有一些其他的,我一时记不清了。”

    楚南听地一脸懵逼。

    这都是很正常的粗话啊,哪有什么暗号?

    “你们想多了吧?雅欣以前就是个女汉子,经常口吐芬芳,打牌时来脾气爆粗口也很正常。

    我看,就是你们输了不想认账!

    滚吧,别来烦我!”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李雅“夫妻”二人扬眉吐气,马扎两个则是耷拉着脑袋,满脸郁闷。

    “你们两个,牌技差就不说了,牌品也差,真是醉了!”周雅欣嘲讽道:“赌不赢就不要赌啊,还想找老大来撑腰,想要讨回输的钱,真是!

    呶,这是从你们那里赢来的钱,想要吗?想要的话就凭本事赢回来啊!敢不敢继续?”

    马扎与乐芭对视一眼:“继续就继续!谁怕谁啊!”

    剑拔弩张中,四人再度回房,继续垒长城。

    楚南摇了摇头,懒得管她们,回到卧室休息。

    刚躺下没多久,他忽然坐了起来。

    不对劲。

    节目组不会用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来打搅他。

    如果李雅两人打牌时真的没有猫腻,他们应该不至于闹到自己面前来。

    那么,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陷入沉思。

    还没理出头绪来,他便听见楼上传来吵架和打骂声。

    秃头强慌慌张张跑来报告:“老大,她们几个打起来了!”

    楚南皱眉。

    “你先出去,容我三思。”

    秃头强纳闷地离开。

    楚南调出刚才打牌时的录像。

    麻将桌上。

    周雅欣摸了一张牌,皱了皱眉,口吐芬芳:

    “WQNMLGB!什么烂牌啊这是!”

    下一轮,坐在她对家的李雅打出了一张“南风”。

    “胡了!嘿嘿!”

    周雅欣一推牌,抚掌大笑。

    马扎、乐芭等人臭着个脸。

    “马德,为什么你每次一骂完这句话李雅就打南风?打完之后你不是碰就是杠,或者胡牌?”

    两人骂骂咧咧地掏钱。

    “等等,暂停一下!重放一遍。”楚南吩咐系统暂停重放。

    系统遵从命令重放了一遍。

    看完之后,楚南明白了。

    这句话的确是一个暗号。

    “我(W)缺(Q)南(N)摸(M)了(L)个(G)北(B)!”

    再往下继续看,他越来越确定了,两人打麻将之前的确商量好了暗号。

    比如“这牌真沙雕,我真的受不鸟了”表示缺的是小鸟。

    “你们三个没卵的货咋这么会记牌”代表她要三条。

    搞这些乱七八糟的,啥意思?

    这是节目组在考验他的智商吗?

    无聊!

    看来是直播了二十来年,能想到的游戏、素材都用的差不多了吧?

    毕竟如果每天都平平淡淡的,观众会看的不耐烦。

    所以,有矛盾最好,没有矛盾,制造矛盾也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