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隐瞒全世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隐瞒全世界: 第三十章 名侦探楚南

    来到部落少女的房间,厮打已经被秃头强强行喝止。

    “打呀,接着打呀!怎么我一来到你们就不打了?”

    楚南说。

    “老大,您可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李雅说,“扎姐和芭姐她们,输了又开始血口喷人,说我们作弊!”

    马扎大怒。

    “老大,她们要是没作弊,我把头拧下来给你!

    刚刚雅欣又骂了一句'WQNMLGB',转眼间,李雅就打了个南风,让她开了杠!

    我怀疑,这就是暗号!”

    “暗号你大爷,WQNMLGB!”周雅欣冲她口吐芬芳。“输不起就是输不起,扯什么犊子!”

    “你!!……”

    “行了,别吵了,我已经了解了!”楚南开口道。

    众人目光齐齐看向他。

    “老大,那您来评评理,她们两个到底有没有作弊?”

    楚南双目微闭。

    弹幕上,观众们议论纷纷。

    “我猜她们之间肯定商量过暗号,只是主画面一直在放楚南,我们不知道而已。”

    “同意,那句‘WQNMLGB’应该就是要‘南风’的暗语。”

    “但这也太为难楚南了吧?她们打麻将的时候他又不在现场。”

    “我们明知道她们在作弊,没有画面,也根本无法指认,因为没有证据。何况楚南呢?”

    ……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楚南将无法下定论时,他开口了。

    “你们两个,的确是作弊了!”

    马扎、乐芭:“耶!老大英明,老大威武!”

    李雅与周雅欣却是大大的不服气。

    “老大,您不能单凭她们的一面之词就说我们作弊啊!得拿出证据来!”

    “证据很简单,雅欣骂的那几句脏话,就是你们约好的暗语!这句脏话一出口,意味着你缺‘南风’!”

    秃头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大,这脏话怎么还成暗语了呢?不懂啊!”

    周雅欣也道:“就是,老大!您也知道我不太口爱,‘WQNMLGB’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以前也老这么骂李亚。

    怎么到您这就成了暗语呢?”

    楚南顺手从牌桌上摸了一张北风,往桌上一拍:“因为那句脏话的真正翻译是——我缺南摸了个北!”

    周雅欣与李雅对视一眼,脸色微变。

    秃头强继续担当着接话者的角色:“老大,能不能详细解释一下?听不懂啊!”

    “简单,你们把‘我缺南摸了个北’与‘我去你马了个币’的首字母单独提取出来,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弹幕群众恍然大悟。

    “我(W)缺(Q)南(N)摸(M)了(L)个(G)北(B)!”

    “这两句话的首字母缩写,都是‘WQNMLGB’!”

    “原来如此!所以‘我去你马了个币’的真正含义是:我缺南风,赶紧打南风给我!“

    “厉害了,我的南哥!”

    “名侦探楚南!”

    “……”

    马扎与乐芭经他一提醒,也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猫腻。

    “没错,就是这样!怪不得她每次骂完‘WQNMLGB’之后,李雅总会打南风,哪怕手里一时没有,过一阵子摸到了也会打出去!”

    楚南点头,继续道:“不止这个,马扎跟我提起的几句,都有问题!

    比如‘这牌真沙雕,我真的受不鸟了’表示,她缺的是小鸟一条;

    ‘你们三个没卵的货咋这么会记牌’,三个没鸟的家伙,自然就是表示她要三条了。”

    弹幕笑喷。

    “我去,节目组也太牛皮了吧!”

    “怎么想到的这些暗号啊!”

    “不过相比较而言,我们南哥更牛逼啊!不在现场,居然也能破案!”

    “在破老千这方面,我愿尊南哥为最强!”

    ……

    海岛上,马扎与乐芭等人磨刀霍霍。

    “李雅,周雅欣,你们两个还敢说自己没有作弊?!”

    李雅扑通跪倒在地:“老大,我错了,您饶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

    马扎、乐芭:“老大,不能轻易饶了他!出老千的人最可恨了!”

    楚南对秃头强伸伸手:“把我的棒球棍拿来!”

    “是,老大!”

    李雅瑟瑟发抖。

    这时周雅欣忽然起身扑到她身上,用自己的身躯护住了她:“南哥,都是我要求他这么做的,您要打就打我吧,别打他!”

    马扎:“……雅欣,你以为咱们老大不会打女人吗?”

    秃头强:“放屁,咱们老大什么时候打过女人?你们三个又不是真正的女人!”

    马扎:“……”

    楚南举起棒球棍。

    不打女人?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她们三个真是女人吗?

    他的眼中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节目组见势不妙,赶紧见招拆招。

    他们不想让楚南背上打女人的坏名声。

    胡导接通通讯设备:“雅欣,准备接电话!”

    与此同时,她的电话也适时响起。

    “南哥,等等,有电话!”她摸出手机,按下免提:“喂,哪位?”

    “喂,小周啊,现在马上到公司来一趟,你之前负责的那个客户有新的要求。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立刻,马上!”

    “什么?喂,经理,今天星期天啊……”

    “咱们干设计的,哪有什么星期天星期六之说?赶紧来吧!”

    “不是,经理,甲方爸爸那边又怎么了?”

    经理叹了口气,“你设计的那个方案,客户还是不喜欢。”

    “我晕,我都已经按照他们的要求改了六次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甲方呢?”经理无奈地说,“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吧。”

    “那他们到底又有什么新要求啊?”

    经理:“他们说:Logo在放大的同时能不能缩小一点?还有Logo的颜色,要沉稳大气而又不失活泼,最好是五彩斑斓的黑,”

    周雅欣瞪大了眼睛:“这说的是人话吗?这客户是不是自己长得又高又矮、又胖又瘦,所以才能提出这样的奇葩要求?”

    经理:“……”

    “还有这个:‘Logo的颜色,要沉稳大气而又不失活泼,最好是五彩斑斓的黑’!TMD,来来来,让他妈的甲方爸爸来告诉我‘五彩斑斓的黑’是什么样的颜色?!

    太特么坑爹了这是!

    对于这些不懂还非要插一手,瞎比比的客户们,我有时候真的是无法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