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海书网 > 我,每天解锁不同超能力! > 第二十八章 耳朵长草

第二十八章 耳朵长草

    “让你咬我!让你咬我!有口臭还咬我!”
    莫向南的力气太恐怖,异兽都没挣脱出去,想必它也没有料到今日会遇到一个比它这个怪物还怪物的异人。
    能控土,打不死,力量还异常恐怖。
    抡了一圈下来,异兽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莫向南又对着异兽的脸就是一阵砸,把异兽的那张人脸都给砸得变形。
    刚才还很凶残的异兽,被他砸了几十拳之后,终于不再动弹,眼看是没了气息。
    他不放心,又朝着异兽的心脏多砸了两拳,直到把异兽的身体都砸得凹陷下去才罢手。
    嗡!
    空中的婴儿落了下来,莫向南连忙将这个小娃娃给接住。小娃娃还在啼哭,看上去刚出生没几个月,如果没想错的话,应该就是小桔子。
    异兽被解决后,那些村民也都再次陷入了昏迷。
    “解决了没?”
    豆豆从远处背着花花还拽着被泥土卷住的疯老伯,跑了过来。
    “解决了,你看看这是什么异兽。”
    莫向南指着那只前半是牛身,后半是蛇身的人脸异兽。
    豆豆摸着下巴,打量了许久,但没认出来。
    他又转头看着四周被绑着的村民,打量着黑竹的分布,讶异道:“这好像是一种古老的血祭阵法,需要靠着仇敌当祭品才能施展。”
    “仇敌?异兽和村庄的村民有仇?”
    豆豆点头:“或许是和村民的祖上有仇,等我明天去查查他们村子的来历,应该就能知道是什么异兽。”
    他们俩正在讨论,旁边疯老伯被泥土束缚住,但他看见莫向南怀中的婴儿,不断地挣扎着,嘴里乱叫着:“小桔子,不是罪人,小桔子……”
    莫向南解开了泥土的束缚,疯老伯踉踉跄跄地走过来,因为脚底还受伤,没走几步路就摔倒在地上。
    “别急,小桔子没事。”
    莫向南一边安慰一边将哇哇啼哭的小桔子给疯老伯看。
    “小桔子,小桔子……”
    疯老伯伸出手想要去摸小桔子,但又迟疑着没去碰,把脏兮兮的手缩了回去,嘴里念叨了两句,惊恐的神色微微平缓了些,随后头一歪,就倒了下去。
    莫向南连忙去查看疯老伯的伤势,这老头伤得很严重,刚才还清醒全是凭借着一股信念支撑着,现在看见孙子没事,意志就坚持不住了。
    “不行,得把他送医院去。”
    莫向南并没有治疗伤势的能力,只能靠医院。
    不过这里还有很多村民双手扔被绑住,稍微检查下,村民们呼吸都比较均匀,看上去没多大问题,只是陷入了昏迷。
    全村人身上只有手臂上有道伤口,如果不是莫向南及时打死这只异兽,恐怕这些村民都会被吸干血液,成为那只异兽进行蜕变的口粮。
    两人立即将所有村民都给解开,莫向南利用泥土卷起了所有人,把他们都带回了村庄,等他做完这些事,也累得气喘吁吁,这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
    最后他又跑到村口的电线杆,把被毁掉的电线杆和配电箱用【修造】的能力恢复过来,让村子里重新通电。
    “豆豆你留下把他们叫醒,找个借口给他们解释,我把老伯送医院去。”
    “好。”
    ……
    ……
    天微亮。
    镇医院的早晨很安静,清晨的空气混杂着消毒水的味,不是很美好,许多陪护的家属正出去打饭。
    莫向南打了个哈欠,从镇医院的病床上醒来。
    昨天把疯老伯送到这里后,手续倒也没有多麻烦,镇上的医生曾经就治疗过这老伯,因为情况特殊,所以认识他,很快就帮忙处理伤势,稳定了下来。
    等处理所有事情后,已经太晚了,这边疯老伯没人看护,莫向南就打了个电话给豆豆,确定没事后,发现隔壁的病床空着,没住人,就偷偷躺那床上睡了一觉。
    本来就是个学生党,没什么钱,住宾馆太贵,能省就省。
    “打怪没钱赚,出差没补贴,累死累活连宾馆都住不起,这活真难干。”
    他伸个懒腰,抱怨了两句。
    一位漂亮的护士姐姐推着车进来,看见莫向南躺在空病床上,微微蹙了下眉头,非病人躺病床,这是不合规定的。
    “你是这个病人的家属?”
    “不是,我昨天山上看见这位老伯受伤,就给他送来了。”
    莫向南赶紧从病床上坐起来,把床扫了下。
    “见义勇为?”
    “算是吧?”
    护士姐姐微微点头,脸色好了些,看上去不打算去追究病床的事情,她一边给疯老伯测体温,一边打量着莫向南,眼睛一直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怎么了?”
    莫向南以为护士姐姐也被他给迷住了,但他不记得自己施展过【宜结婚】的能力,再说了,那好像是昨天的黄历,今天的宜忌是什么他还不知道。
    “我记得昨晚你来的时候,衣服破破烂烂的,都快成布条了。”护士姐姐。
    昨晚衣服被异兽腐蚀得都衣不蔽体了,不过【修造】能力很给力,连衣服都能补回来。
    “我换衣服了。”
    “你更像是把衣服补完整了。”
    护士姐姐拿着针狐疑地看着他,那根针明晃晃的,一边弹着针管,一边盯着他,尤其是在裤子盯了半天。
    她记得昨晚这个大男生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好布。
    “护士姐姐,你这样看我,很没安全感的。”莫向南一本正经道。
    护士姐姐瞪了他一眼,把针打进吊瓶里。
    “昨天半夜我进来量体温的时候,你睡得很沉,两边的耳朵里长草了是怎么回事?”
    耳朵长草?
    莫向南有些讶异,他摸了下耳朵,没发现草。
    “有吗?”
    “草给你拿下来了,不然耳朵会发炎,喏,就在那儿。”
    护士姐姐指着旁边的垃圾桶。
    莫向南低头看着垃圾桶,垃圾桶是新套的袋子,因为病床是空的额,所以垃圾桶也很干净,里面只躺着两棵细细的小草,叶子嫩绿,像是刚发芽不久,不过已经有些蔫了。
    他托着下巴,思索着。
    “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这草它正不正经。”
    护士姐姐眉头一挑。
    莫向南笑起来:“还是要谢谢护士姐姐。”
    昨晚就知道他偷偷躺空病床上,但护士都没叫醒他,人美心善的护士真好。
    他看了眼护士姐姐的牌子,叫林巧。
    好听的名字。
    护士姐姐在病例本上记录了下,然后推着车离开了。
    “耳朵怎么会长草呢?”
    昨天和异兽打了一架,会那么刚好让草跑进耳朵里?
    他打了个哈欠,正准备去厕所照个镜子,整理下着装,但不小心脚踢到了床脚。
    “嗷。”
    脚趾头传来钻心的疼痛。
    他这才记起来,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昨日【忌安葬】提供的不死之身能力已经过去了,他不再是那个打不死的小强,踢到脚是会痛的。
    “还是喜欢无敌的感觉。”
    昨天有【宜搬家】和【忌安葬】,这两个能力一结合,不仅肉,伤害还高,打怪闷头冲,满满都是安全感。
    莫向南上了个厕所,然后重新坐了下来,取出了黄历。
    他必须看看今天的黄历给他提供了什么特殊能力,省得像昨天那样魅力放光芒,买个早餐都被女孩子追了五条街。
    黄历的新一页已经出现了另外的一行字:
    【乙巳月己丑日五月初七】
    【今日宜:栽种,求医,出行】
    【今日忌:拆卸,结盟】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 一世之尊 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末世:开局反签到 重生之收藏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