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大唐第一匠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唐第一匠: 第55章高价收购种子

    行军至西寺之时,虽然仅仅是下午半天,从安西归来的队伍便依旧停下脚步,开始准备扎营。
    之所以停下的原因自然很简单。
    西寺距离长安的距离二十来里,不太近,却恰恰又不太远,属于一个急行军便能在个多时辰便能抵达长安的距离。
    虽说在城外,除了看热闹的或者如魏明等这种别有用心的,几乎没有太多的人关注这些远征归来的队伍……
    但朝廷,明显不可能不没有半点表示。
    不但城内的商贾百姓们,便是朝中大臣,甚至圣人们到时,都会出城迎接,以示隆重。
    停在西寺,便能对双方的行动进行有效调节,以确保双方都能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地点。
    队伍刚刚停下,便不断的有来自长安的驿员传送各种公文,其中有同仁问候的,自然也有各种事务协调的……
    只是对于这些,高仙芝明显兴趣缺缺,反而是对于依旧停留在军营之外的一群人充满了好奇。
    这些人,自然就是白天他便已经见过,白日里举着条幅随军奔跑了几十里魏明等人。
    “这些家伙白天跟了我们一路,到现在都不肯走,也不知道究竟在搞些什么名堂?”高仙芝问。
    “他们在军营外搭起了灶台烹煮酒肉,言要免费犒劳我等!”几名将军道。
    “虽说百十里恭迎也算有心,但借我安西军归来宣扬店铺名号之意,却也是昭然若竭!”
    高仙芝冷哼,心说即便其间因有左将军府和匠作署的人,自己不至于怀疑这帮人居心叵测,但也绝不会相信他们有那么好心!
    “紧守营地,一概人等,不得随意外出!”高仙芝下令道。
    要还在安西,高仙芝自然是令出如山,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惜现今,军营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前途茫然,更不断有不少得到消息的军卒家眷前来寻人……
    看守军营的军卒们虽得严令,但对偷溜出营的人,也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当没看见。
    也是因此,在魏明等搭起的几座灶台之前飘起酒肉香气之时,便开始不断有军卒鬼鬼祟祟的凑了上去,巴巴的道:“某等可免费吃喝,可是当真?”
    “诸位壮士远离故土,浴血安西!”
    魏有林大虎等齐齐拱手之后,纷纷从锅灶内取出热腾腾的炊饼,臭豆腐,油汪汪的肉片等等给予解馋……
    在最后方,则是青红月如举坛斟酒。
    虽说酒肉分量都不多,但这么一番下来,却也足以解馋,纷纷抱拳道:“工兴精盐专卖,魏记瓷厂,某等记住了,将来若有机会,某等定然多多光顾!”
    有了这些人的宣扬,在天色渐暗之后,几口灶台之前,便开始人头涌动!
    于是在一众军卒吃完不多的酒肉之后,后方便又增加了些许环节……
    “诸位勇士此回,可有从安西带回一些关中未有之稀有之物?”
    魏明道:“金玉不要,只要各类稀奇之种,诸位若有可拿出换钱,若是有稀罕物种,小子更是愿意高价收购……”
    远远听到这话的几名不良人不禁莞尔,回头对张小敬道:“就知道此子肯定别有所图,不然绝不会舍得拿出如此多的酒肉——现在果然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虽说别有所图,但能真金白银的收购,却也算是良心未泯!”
    张小敬说完道:“别愣着了,赶紧帮我一起打听童宽特等的下落!”
    “明白!”
    知道童宽不但和张小敬亲如兄弟,同时更救过张小敬的命,几名不良人在点头之后,纷纷向一众军卒打听道:“敢问你等可曾听说过一个叫童宽的人?他是河东人士,曾参加过小孤城血战!”
    “没听说过……”
    “不知道!”
    不少人纷纷摇头,表示此次归来的人,要么就是年老体衰,要么就是伤重不宜继续军伍,属于东拼西凑起来的队伍,而非成建制归来……
    所以大多之间根本不熟,就更别说是几千号人全都认得了。
    在张小敬等人锲而不舍的四下打听的同时,郭晞也在打听郭曜的下落。
    相较于张小敬等人所找的只知道姓名的童宽,郭曜却明显要好找的多,毕竟他不但是左卫将军府的嫡长子,同时更已累功至少节度府辟署,一路负责各军协调事宜。
    虽说官职不大,但知名度却是颇高。
    “大兄,可算是找到你了!”
    眼见郭曜过来,郭晞兴奋不已道:“阿娘和嫂嫂,可都想死你了!”
    “阿耶阿娘和你嫂嫂,身体可都还好?”
    郭曜询问一番,这才肃然指指魏明等道:“我郭家乃是军功之家,你不好好操练,怎生跟这等狡诈商贾混在一处了?”
    “他的事我以后告诉你!”
    郭晞摆手的同时道:“不知大兄在安西,可曾参加过什么战役,可曾斩杀几个胆敢犯我大唐边境的奴儿——快快跟我说说!”
    “高将军严令禁止外出,要不是白天看到你,某都不会出来见你!”
    郭曜白眼道:“好了,有什么事待到明日回府之后再说,我得赶紧回去了……”
    就在郭曜准备返回军营之际,张小敬几人却从旁而出,拱手道:“可是郭辟署?”
    “正是某家!”
    郭曜道:“你等何事?”
    “想跟辟署打听个人!”
    张小敬道:“他叫童宽,乃是某军中好友,听闻年初葱岭血战他也曾参加——不知辟署可曾听说过?”
    葱岭大败,万几许人的队伍仅有两三千人杀出重围而归,其中绝大部分都身受重伤。
    知道队伍之中的确有几个葱岭伤卒的郭曜道:“如果他真能从葱岭活着回来,并跟随队伍此次返回长安,那么相信应该在伤兵营内!”
    一听到伤兵营三字,别说是张小敬等人,就连听到这话的所有人,都是忍不住的心头一颤!
    毕竟他们很清楚,相对于那绞肉机般的沙场喋血,军卒们更怕的反而是进伤病营……
    可以说,大唐的每一次征战,死在伤病营内的军卒,绝对都数倍于战死在战场的军卒!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