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二、够不够?
    在和各路区领以及七姑八大姨寒暄了整个假期后,江眠好不容易突破重重包围,赶在通运时间进入了传输点。
    “正在为您规划前往27号区阿瓦涅亚,请您安心闭眼,静待片刻......”
    光晕消散之后,江眠扶正晕乎乎的脑袋,和一路乘客一起走出了传输站。
    “1180灵气币呀!整整一千多呀,这对于我这种小乡区走出来的肝帝,是个多么大的代价!”江眠痛心疾首。
    繁华的街道上沾满了花俏繁多的餐馆,都是江眠没见过的,规格之大让人叹为观止。
    江眠望着那些餐馆,满心踌躇。
    倒不是因为钱不够,毕竟乡区上收了那么多礼,这点价格倒是能应付得过来的。
    只是前段时间在那边被从这家拉到那家,满满贯贯一桌桌的酒席。毕竟那么多年就出了这么一个人才,每家每户都以能请到他为荣,都想沾沾欧气。
    江眠寻思着,你们这搁尼玛在这儿养猪呢?
    他摸了摸肚子,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甘霖娘,却偏偏,大城区玩得花,全都是这种抽签式饭店,朴实的倒一家没有。
    这要一进大餐馆......没准又抽到山珍海味,能把他给整吐了。
    更何况,江眠寻思着,人在外面,还是不要显山显水。
    万一被人发现欧气这么好,再加上自己颜值这么出众,搞不好被这边满大街都是的富婆看中,绑架走做那些不堪入目的......
    当然了,一些混黑道的光头佬也有可能,比如杰哥。
    江眠想了想,还是忍住,进到学校里边,总会不至于再这么危险。
    传输站不远,一辆辆低空飞行仪驶过。
    这里的车不同于原来世界中的车,但也叫‘车’。
    在短程之内,不设传送点,因为麻烦。
    江眠寻思着一个人叫车价格太贵,这里正好不少是去往阿瓦涅亚学院的,便打算拼车。
    “停一停,停一停!”
    正好瞥见一辆敞篷的,能看到后座坐着一个年轻女孩,看样子也是去往学校的,他便拦在路边招手。
    嗤——
    轿车停了下来,车里的女孩兀自抱怨一句:“又碰到这些不管不顾的脑残粉,年年都有,真是烦死人啊啊啊。”
    前座的墨镜司机回过头,“大小姐,那正说明你人气高呀。”
    “那可不是嘛。”楚锡语点点头,俏气地抱起双手。
    “不过我今年决定改变面貌啦,以往同学老说我虐待他们,在外映像也不太好,我已经下定决心重新待人,当个和和气气的好人。”
    自家司机瞥了瞥,“你......”
    “怎么,不相信吗?”
    凭借自家大小姐性格,那可有点难。
    “不相信,本小姐就证明给你看。”
    说完,楚锡语推开飞行器门,一只手伸出车外,看都不看站在街边的那位同学:“笔,纸,签名。”
    江眠想了想,从背包里掏出笔,在她手上写下两个字。
    江眠。
    前座的司机看得墨镜都掉下来了。
    “大小姐,大小姐!”他紧声提醒道。
    “怎么?”楚锡语还没感触到。
    “要签名就搞快点啊,笔和纸呢?一样都没递过来,我赶时间!”
    “我真的很有诚意啊。”江眠无辜地说。“名我都已经签了三遍了。”
    楚锡语猛地缩手,看到印刻在白皙肌肤上的三行字。
    脸都绿了。
    “你,搞什么!”她锐声尖叫!
    “不是么?”江眠疑惑地抓抓头。
    “不好意思,前一阵子在家乡那边签惯了,所以听到有人这么说就......可是明明是你叫我签字的啊,我没听错啊。”他又说。
    什么土包子穿相还给别人签名,就脸帅点,你也配?
    楚锡语那叫一个气的!
    赶紧把八万一瓶的精华液倒在手上,搓了个干净,一张俏脸上的厌恶不言而喻。
    她刚想发作,前座上的司机提醒道:“咳咳。”
    对呀,好不容易下决心改变形象,就这点小事上失败了也太......
    她是这么出尔反尔的人吗?
    于是楚锡语强忍住下车用靴子狠狠踹他的火气,问道:“说吧,你拦车什么事?”
    江眠说:“这还不明显吗?”
    明显个什么?她看不出来,楚锡语感觉自己被嘲讽了。
    “当然是帮你省钱了。”
    帮她省钱?楚锡语感觉自己被侮辱了。
    “怎么个省钱法?”
    “看你这样子,也是去阿瓦尼亚大学的吧?”
    噗!没想到这个学校的人还有人不知道她,应该是新来的学弟吧?楚锡语翻了翻眼。
    “对!”
    “我刚查了,路费一共620灵气币,我们一人一半,就可以省下三百多,难道不是很省钱吗?”
    楚锡语咬着牙说:“你确定你不是在耍我?你知道这车租一趟要多少钱?是你那三百付得起的吗?”
    “不是吗?”江眠又认认真真地从上到下打量一遍。“用来接客的出租车,能有多贵?你看这穷的,连个车顶都没有。空间也小,最多够四人做,远没有大客车气派!”
    这下司机头趴在方向盘上,差点捧腹大笑。“这人,这人!”
    楚锡语气极反笑,两手高傲地抱在胸前,“原来是这样,没见识的乡巴佬!”
    “怎么可能没见识,我好歹是五级乡区出来的,还和区里村长聊过天!”楚逸拍了拍胸脯道。
    毕竟,他只来这个地方两年,对游戏中的极大多日常用品是真不清楚,这些都是原本世界没有的。何况作为肝帝之姿,他只需要打理好增进实力方面的知识就好了,对于这些花里胡哨的用品是真不感兴趣。
    楚锡语差点笑漏了气!
    “我说你是乡巴佬,你就是!”
    “怎么能这样呢?同学。”江眠摊摊手。
    “这样,你要是真觉得低了,我再加些价钱。我出350,你付270就行了,多余的八毛五师傅应该能打个零头消掉,不行就我再多付一块。”
    江眠从虚拟资金包屏幕中兑换出灵气卷,握在手里。
    “你看,够诚意吧?我绝不白嫖你!”
    空气中一片肃静。
    最后一个‘嫖’字,彻底激怒了楚锡语的神经,虽然意思是明确的,但这话听来却十分粗鄙,几乎在把自己比拟成无法言说的那种什么!
    “你嫖是吧!你嫖是吧!我你嫖得起吗!你以为你那点钱算个什么!我看看今天谁嫖得起谁!”
    楚锡语发疯般地,一边狠狠地打开资金包兑换出一叠叠的资金卷,一边往江眠那张俊脸上用力掷去。
    “够不够?够不够?你看看你还坐不坐得起?”
    “嫌不够是吧?嫌不够是吧?看我不砸得你无地自容?”
    “滚!”
    楚锡语看着被成捆成捆的灵气卷砸倒在路边的江眠,终于感觉吐出一口气,一把关紧车门,催动司机扬长而去。
    “小姐,你的钱!”后面传来江眠呼喊的声音。
    “喂狗了!”
    没想到,第一天来这边,自己就被破了防。
    “真晦气!”
    “真晦气。”
    于此同时,江眠摇摇头。
    那女孩走之前好像还说了什么?用来喂狗的?
    那她家的狗可真幸运。
    这么想着,江眠捡起了一地的散卷,装入虚拟物资包中。
    【灵气币+15286】
    他的心情不由转郁为喜,变得怡然。
    老姐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他在外边忍冻挨饿!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