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三、分宿舍
    不久后,江眠来到了校园。
    这里的课程还没开始,老师和高年级生还没到校。
    但是新生提前来一周,为的就是分配宿舍!
    阿瓦涅亚大学分宿舍,既可以同级相组,又可以将高年级生和低年级生组合在一起,秉承学姐带动学弟,学长和学妹互相交流合作原则......
    错了!
    总之就是,非常自由开放,不拘年龄,除了分卧室外,不拘性别。
    一切,随缘。
    一切,看运气。
    分宿舍环节,同样采取‘摸金龟甲’方式,摸到的金龟甲背面写着宿舍序列号,摸中哪里就去哪里。
    摸签采取先来后到的方式,从大厅敞开,学生会人员登记工作,到结束一共持续一上午一下午。
    确切来说,摸到的宿舍分配,对于大学期间来说,还是相当重要的。
    如果能摸到一个好的学长,相互之间交流促进,勉励学习,就有可能带自己一飞冲天。
    如果能摸到一个好的异性学长,相互之间交流促进,勉励学习,也许就能搞定自己的下半生。
    如果摸到彻夜彻夜打呼噜的学长,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摸到性格恶劣霸道的学长,有可能大好学习时光都被耽误了。
    如果摸到杰哥......
    哔——
    无论怎么看,摸宿舍都是大学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一环,有个良好的开头,比什么都鼓舞人心。
    不少自信洋溢的同学,早早就守在门口,准备抽个好签。
    总地来说,在这里的同学‘欧气’还都是不错的,一开始就挤过来的都是摩拳擦掌,准备拿‘头等奖’。
    有些金光不那么浓郁,压线进的,自知抽不走王牌,稍后一点,中途来,也不打紧。
    但是,几乎没人想被放到最后。因为余到最后的,只能吃残渣剩羹了,凭借这所学校里同学实力,那最后面的必须得是最不行。
    一大早,金龟甲分宿舍环节便如火如荼地开展,教导主任在一旁监督。
    “A楼0508,左厅,学生编号1813205,登记。”
    “C楼1219,右厅,学生编号18154717,登记。”
    揭开金龟甲的同学仍然忐忑不安地接过钥匙,前往自己的宿舍。因为他们知道的仅是一个数字,真正的舍友如何,还要直到见面时才知晓。
    “马老师,充八万,学校应该能给我分配个好位置吧?”
    也有的人属于‘氪族’,天生亿表人才。这样的人不仅可以通过花钱来代替欧气抽奖,兑换到好宿舍,甚至只要为学校‘捐’的多的话,是可以直接保送进校的。
    “可以的。”马主任点点头。“我们将送你进入设施最豪华的‘玄金楼’,至于原有学生信息,学校有义务保密。这是楼中各房间的层数位置,选一个吧。”
    “马老师,怎么还有什么‘玄金楼’呀,我们就没见有人抽中过!”旁边的同学忽而惊觉。
    “这个事情告诉我们。”马主任意味深长道。“如果不氪金,是基本无法抽到奖品的最高境界的。”
    “哼哼。”
    氪佬得意不已地在众人羡慕眼光中领取到金钥匙。
    眼前这番景象,倘若被江眠看见了。
    必定愤懑地来一句:“这些氪佬!”
    他不喜欢某些‘氪族’。
    他和‘氪族’有些过节。
    还是在他穿越来之前,就发生在这个世界的事。
    那都是前话了。
    ......
    此时,就在大厅内新生分宿舍工作热火朝天时,江眠却在校园内慢悠悠地打坐着。
    众人都快挤红了眼,只有他,为之不屑。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毕竟,大学里真正的成绩,是取决于学习,而不是这些有的没的。
    “什么样的舍友,能阻止我‘肝’?什么样的舍友,又能促进我‘肝’?”
    “根本没区别!”
    他要是正眼看去一眼,为此耽误一秒钟,那还叫‘肝帝’吗?
    趁这个时间,有什么比填饱肚子,然后抓紧时间,利用他们浪费的功夫学习(肝)起来更重要呢?
    “真是无趣。”
    他坐在后山长椅上,对买来的几本技能书领悟一番。
    若有一番收获,小感自得之后,看看虚拟屏上的时间,接着起身觅食。
    打算在吃完饭后,再在结束前的十分钟去领取剩余的钥匙,到那时不用花费几小时排队,一秒都不耽误。
    然后他发现。
    玛德。
    绝了!
    这个鬼地方,居然和外面一样!
    连店里面条多少根,都是靠摸数字的!
    “淦!”
    江眠空瘪瘪地摸了摸肚子。
    “现在拜‘运’主义,就这么盛行吗?”
    他为之感到不平。
    还能不能给靠着努力打拼的同学们,各路肝帝,一条活路了!
    因为真就不信,找了那么多家,直到最后也没找着,时间却反而耽误了大把。
    现在,不得不快去大厅里领取钥匙,再不去就要流浪街头。
    无奈,江眠臾叹一声,揣着空荡荡的肚子原路返回。
    大报告厅内。
    “都走光了吧?”
    一名穿着闪闪金配的链衫衣、银手表、西服裤、飞机头,一脸写着‘我很豪’的氪二代,趁着马主任去进晚餐的间隙,从口袋里掏出一份背面写有‘玄金楼’的金龟甲。
    “副会长,我们实在想不通,明明你已经住在‘玄金楼’,为什么还要特地氪下一张‘海音楼’的票呢?”
    旁边,几位学生会小弟悄咪咪地问。
    赵克勤带着金戒指的手缓缓抚过未拆封的金龟甲,“你猜猜,这里面的数字是什么?”
    “是什么?”小弟不解地问。
    “是我女神住所的幸运数字!”
    小弟恍然大悟,“您是说......您难道是说,那位女神?”
    赵克勤得意洋洋地点点头,“没错,全校都在追捧的女神!我们已经派人暗地里摸清她的住所,这个房号么,啧啧。”
    他反复把弄着手里的金龟甲,眼怀奢望,就像在看一件绝世珍宝。
    “那么副会长,您难道是要转到和她一起......可是转宿舍是要提前申请的呀,上学期没见您提前申请,那是打算怎么办?”小弟又问。
    “别想了。”旁边一个知情的西装眼镜干事回答道。
    “女神美是美,就是心肠忒狠了点,上学期刚把一个转入她房间号的男氪豪打进医院,上上学期,把同期开学的一个摸中她的运气爆棚的男欧皇连人带行礼一起从窗户口丢了下去。”
    “这还不算完,事发后的两个人,不仅沦为笑话,还被女神大批的后援团男生给各方面排挤,之后的校园生活只能说是鼻青脸肿。”
    “刚开始摸中这签的人还以为自己撞了大运,实际上是倒了大霉。”
    “所以,这个房号一直是半厅空号,一学期又一学期流动在教务系统记录中,但知情的人都懂,其实就像颗恐怖的定时炸弹单。一旦有男生摸了它,基本等同前途尽毁。”
    赵克勤点点头,“我们汲取教训,绝不能再明知故犯。而且,如果这么明目张胆地转宿舍进住,那岂不是lsp之心路人皆知?不仅讨不到女神真心,还会像上学期那个白痴一样,没被打死都算好的。”
    几个学生会成员煞有介事地点头。
    “那么副会长,你买下它又是为何?”小弟还是不解。
    “这你们就不懂了。”赵克勤笑眯眯地眯起了眼。
    “俗话说:欲擒故纵。我不打算放跑这次机会,但能帮我实现目的的,不一定是我自己。”
    “此话怎讲?”
    “倘若把这票分配到一个温和的学妹手里,按照女神的性子,是不会随意对女生动手的,这时候再用金钱利诱操纵起这个学妹,让她想方设法在女生面前说我好话,让女神了解到我这个人浑身上下数不尽的优点,啧啧,到时候我就有机可趁了......”
    这一番见地,不由把两旁小弟惊到了。
    “能想出这种方法,我们副会长,真乃神人呐!”小弟竖起大拇指。
    “哈哈,哪里,哪里,神人哪能比得上我。”赵克勤翘高了鼻子。
    “但可惜的是,校方保护新生隐私,就连我们也弄不到。所以没法提前安排新生人选。这个和女神分配到同一屋的女生,只能随缘了。”西装眼镜男衬了衬眼镜道。
    “副会长,外面有人来了。”把守门口望风的人说。
    “男的女的?”赵克勤忙问。
    如果是男的,就把金龟甲收起来,再等下一个,直到等到女生。
    现在来的人零零碎碎,大约五分钟来一个,大有操作空间在。而马主任出去吃饭要一个小时,这其中来来往往至少十人,想见到一个女生轻而易举。
    当然,那种一眼看上去便气质高昂的女生也不好操纵,就再多等等。但能到这种时候来的,多半都没什么欧气和信心,是些劣等货......
    “女的。”望风的人回答道。
    “是个倭瓜脸,宽鼻梁,长得丑,身上还穿得穷。给点小钱就能蛊惑,老大,我觉得就这个,可以了。”
    赵克勤使个眼神,两边的小弟,连忙把一大摞金龟甲都移到桌子下,只留下赵克勤放上去的那个金牌签。
    矮个子女生来了,看到桌上的金龟甲,很疑惑:“我是最后一个吗?”
    “是的。”
    “可是,我后面好像还有人......”
    “别管那么多,抓吧。”
    望风的同学将大门一关,以免泄露或有人打搅。
    她虽然有点疑惑,但在学生会几人不太友好的目光下,还是被迫拿起了一只金龟甲。
    赵克勤心中狂喜!
    笔和纸已经在一旁呈上,只等着女生登记。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谁啊?这边正在办事,再等等!”赵克勤不耐烦地说。
    “是我,马主任。”
    “马老师?”赵克勤心里‘咯噔’一下。
    看门的同学不敢怠慢,顿时打开了门。
    只见马主任的背后,还站着一个眉目飒爽神色冷清的男生,就连皮糙肉厚的赵克勤见了,也只能自叹一声颜值不如。
    这就是矮女生说得,身后的人。因为给人印象太过于深刻。
    “马老师?您,您不是去吃饭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呀。”赵克勤皮笑肉不笑地问候道。
    “我这不恰巧碰见一个迷路的同学,心肠一热,就把他带来了吗?”马主任挺着肚子自豪道,拍拍旁边男同学的肩。
    迷路?迷什么路?
    去,这都可以?
    赵克勤张大了嘴看着江眠。
    “校园电子招牌里随处是路线导航,你不知道?”
    江眠诚实地摇摇头,“不知道。”
    尽管语气平静,但此刻无论怎么道,从赵克勤的角度,这就像个故意捣岔的!
    “你们不要嘲笑乡下来的同学嘛,人家可不比你们努力的少。”
    马主任笑眯眯地说,仿佛跟江眠自来熟。这种颜值如鹤立鸡群的小生,无论到哪里都让别人第一映像就备添好感。
    “好了,到这边来抽......咦?”
    他看了看空荡荡的桌子,惊讶地衬了衬眼镜,“这不可能,我刚走的时候还有许多,金龟甲呢?”
    “在这,老师。”赵克勤笑眯眯地又将金龟甲搬上台面,“刚才一不小心,都掉地下去了。”
    桌子下却疯狂搓揉着两掌,该死!他的好事啊!
    还没登记的那个女同学顿时犹疑,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又看上桌上的一堆,低低地说:“这......可我抽的时候只剩一个......”
    马主任敏锐地感触到了异常之处。
    “难不成,你们刚才给她抽的时候其余的都掉下去了?”
    赵克勤心想再深追下去,事情都要暴露了,赶紧借着这个台阶,连连点头,“对的,对的。”
    “那么这对你来说是不公平的,金龟甲还没有开封,你可以选择放回去,重抽。”马主任说。
    凡是明眼人都能感触到,这其中有问题。
    矮女生毫不犹豫地将金龟甲交给了马主任放回台面,选择重抽。
    “这种事情可不许有下回了。”马主任严肃教导道。“要是出现抽签不公平现象,是要整个学生会追责的。”
    赵克勤一边冒汗一边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女生抽走了一个,登记完走人。
    轮到江眠了。
    他原本打算随机抽一个的,但,手悬到桌面上方,又停空了。
    自己的运气一向很好,如果开头就依赖运气选中极品宿舍,物质生活条件过于优越和安乐。
    那岂不是又在磨灭他的上进心,违背初衷?
    尽管,自己已经压制到最后抽,竭力抑制住欧气发功。可是桌面上的金龟甲还有一大堆,其中不乏好牌,他未必不会欧气发作。
    想了想,正好,旁边有个女生,她刚才放回去抽中的签。
    看上去挺普通,她刚才抽中的应该也很普通。
    而江眠,眼神犀利,精确地观察到了那只被放回去的金龟甲所在位置
    不如就这样,借用别人选定的签,这样,总能保证选中的宿舍平平无奇,自己不会上来便依赖并沉迷于欧气或享乐。
    他果断选择了那只金龟甲。
    “副会长,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旁边小弟小声说,汗流兢兢。
    而且,这个人长得实在是太帅了,好像天生就自带欧气光环!
    赵克勤紧张地攥紧了手指,但愿不要,但愿不要。
    宿舍登记,不出意外,海音楼726,和女神同住的那一间。
    赵克勤手在哆嗦,笔杆子在打滑,嘴边一个劲地气得哆嗦。
    “欧气爆棚呀。”马主任惊讶地看着他,“小伙子,有前途,我看好你!”
    江眠盯着手里的金钥匙,心情复杂。
    这花花世界,怎么逃也逃不掉。
    逃不掉太过顺畅的人生。
    ......
    待马主任拍着江眠一路问寒问暖,走远了大厅。
    砰!
    赵克勤猛地双手撑在桌面上,眼角眦裂。
    “啊啊啊啊啊!”
    “气死偶咧!”
    这回,他居然为他人做了嫁衣!
    还是个那么帅的男人!
    这踏马的,踏马的,就叫没天理!
    “可恶,可恶!”
    还是个身上什么都没有、连招牌导航都不会用的乡下穷小子。
    这些穷逼平民,凭什么有资格接触高高在上的女神!自己一年来鞍前马后,碰都没碰到过。
    都怪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不然等马主任走后,他还可以继续自己的计划!
    他‘咚咚咚’地捶着台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桌面有仇。
    “赵哥莫急。”这时,西装墨镜男来了一句。
    “你想,虽然我们的计划落空了,但那小子也不好受呀。他并非就追到女神了,还记得前两个人的下场吗?”
    他这一句话,如醍醐灌顶,令赵克勤恍然大悟。
    对呀,他怎么忘了,女神的房间钥匙不是香蜜,而是定时炸弹!
    “哼哼。”赵克勤不禁转怒为喜,冷笑起来。
    “那小子,自己肯定还一点不知道吧?”
    “我已经准备好,看那家伙打灰溜溜滚蛋,看他的笑话了!”
    “到时候,一定要大肆宣扬,让我手下的弟兄们,狠狠踩他,狠狠踩他!”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