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聊长聊短,江眠的话不多,但马天问愈发觉得,这个少年欧气强劲,还懂得不攀权势,就像一汪清水,远好过世面上的那些老油条!
    果然真就是,人长得帅了,看着做什么都顺眼。
    “江同学,我要去吃饭,这个时间点,你难道不一起吗?”
    江眠摇摇头,“不了,我要现在去宿舍修炼。”
    “为什么?”马天问感到惊奇,“食堂就在眼前,吃了再回去修炼也不迟。”
    江眠回答说:“现在人多,排队耽误时间,等人少时再去,不耽误时间。”
    “可是那样,就只剩残羹剩菜。”
    “残羹剩菜对我来说也无所谓。正好换换口味。”
    江眠是说真的,前段时间村里天天摆席,吃吐了他都。这回再大鱼大肉的,受不了。等到油水被瓜分光了,才叫好。
    马天问看他的眼神愈发欢喜。
    自己这是发现了一个怎样的宝藏同学啊!
    不仅有欧气,还勤奋刻苦。
    众所周知,欧气+肝帝,等于修炼无敌好么。
    不过看他这样,身上打扮还廉价,再加上已知是偏远乡区来的穷小孩,估计也是因为吃不起,想等到没人的角落......
    马天问一瞬间脑补诸多,不由心头发酸。
    这样的学生,能帮一把是一把。
    他便放下架子,主动邀请道:“不用等的,我带你一起去吃,这餐老师我请了,你看咋样?”
    江眠停下脚步。
    “老师,特殊优待就不用了,一来我消受不起,二来也影响你的名声,传出去影响你的形象。”
    其实他内心焦急啊,只想尽快前往宿舍,享受‘肝’的快乐,何必阻拦呢?何必阻拦呢?
    “哦......说得也是。”马天问虚笑着汗颜地扶了扶眼镜。“可是学校里有很多贵族同学,咱们也不用太拘谨那些规则。”
    “我不想像那些氪佬一样。”江眠答道。
    “你说什么?”
    “我不想像那些氪金贵族一样。”
    马天问幽然呼了口气,望着学校高楼,语重心长道:“其实啊,我们一路交流过来,也能感受到你对那些氪金的同学感到不满。”
    “虽然,你打小生活的环境是差了点,也许以前遭受到什么白眼或委屈。但是有些话啊,还是不要在人前说出来。以免被某些人找篓子。那些氪金贵族中,有些人真不好惹!连我们老师都得让着三分。比如去年进来的某位女同学,几次欺压男生校方都没敢深究......”
    说到这里,马天问不由浑身寒冷地抖了抖。
    简称,气抖冷。
    江眠沉默了一会儿。
    “我知道的。”
    “我一定会克制。”
    “你能懂就好。”马天问宽慰地叹出一口气。
    “那么,江同学,我就不强求你一起去吃饭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教务处五楼找我,一问马主任谁不知道。记得老师说过的话!”
    江眠点点头:“多谢马老师。”
    待马主任走后,江眠打开虚拟屏幕,拨通跨区电话
    面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脸型五官精致,面容却显得有点憔悴的少女。但见到江眠,还是立即克服疲倦摆出高兴的表情。
    她穿着一身简洁的白寸衫,边角已经撕裂了,补了又补。背后是破破烂烂的乡下公寓。
    看着眼前这个身影,江眠不由一股酸楚。
    “姐,我到这边了,趁着饭点人流少,信号通畅,给你打个电话。你看这边,这就是我考上的大学。”
    “这建筑,这绿林路,这石像。”屏幕那边的少女不断称赞,举目崇拜,“阿眠,多亏了你,不然我一辈子恐怕也没法见识到这么豪气的城市。阿眠,你在那边要好好的啊。钱不够我给你汇。”
    江眠说:“哪里的话,我能靠自己挣钱,以后我还要带你去大城市。”
    江嫣:“我这辈子就算了,没什么大用,能见到弟弟有出息,我就心满意足了。”
    江眠不满道:“谁说的?你一点都不差,当年要不是那事,你岂不......”
    江嫣打断说:“过去的就不要提了,那种事情不要想,以免你分神。我不值得你再去为我惦记那事,抓住你自己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江眠沉默。
    过了片刻,他说:“姐,你放心吧,我不会被那事影响到的,我在意的只有眼前成绩。”
    江嫣欣慰点点头,“那就好。”
    “对了,姐,你身体状况怎么样?”
    “你看你看,还是多虑了吧?”
    “......”
    “不由担心,我现在身体状况好多了,更何况有你给我长脸,高考后乡亲们都对我格外关怀,乡长的‘扶贫’工作也勤快了不少。”
    “那倒是。从前不管不问,这个时候,他倒惦记起来了。”
    “哈哈。”
    “对了,姐,你说的乡亲们‘关怀’不会是那种事吧?毕竟你一个人在家,照顾好自己,不要给陌生男人有机可趁呐。”
    “臭小子,小小年纪懂得不少,哪学来的!”
    江眠:“(......)”
    江嫣:“(......)”
    江眠:“(......)”
    江嫣:“对了,跨区电话也快到时间了,再通话要加钱,这就挂了吧。不给你增加负担。”
    江眠说:“放心吧姐,我最近有一大笔钱,保管用!”
    江嫣问:“从哪来的?”
    江眠诚实道:“从路面捡的。”
    江嫣不满:“你小子又在皮了,路面怎么可能捡钱?不和你多说,照顾好自己,钱不够找姐要!”
    “是真的!”
    “挂咯。”
    通话结束后,一向抓紧时间的江眠并没有立刻挪步。
    他想到什么,立在原地,百感交集。
    他跟氪佬有些过节,这是真的。
    而且是很大的过节。
    原本三年前,那时他还没有穿越来,江嫣据说也是考上了大学的,而且是个不错的蓝色签,也就意味着一本。
    但是祸随福至,也就正因为她那年在这个区成绩最好,再加上小地方信息不透明,所以被暗箱操作了一手,名额易到了一个氪佬手里。
    而她,最终明面上以落榜成绩留在小乡区。
    父母想要去找人理论,却在这个过程中,莫名其妙被医生指认染上什么传染病,被迫关在医院隔离。治病耗费了大量的钱,甚至卖掉原有房子,病却越治越差,最终双双离世。
    只能留下江嫣去做一名资源采集者,靠着微薄的收入来养活学校读书的江眠,日子变得穷苦不堪。
    江嫣在劳累工作的过程中,身子骨每况愈下。还染了疾。几次卧病在床,濒临生命危险。
    ......
    虽然江眠并不是原主,并且穿越之后才运气爆棚。
    但他拥有相同的记忆,也为之打抱不平。
    何况再怎么说,哪怕不是真姐,这么多年来江嫣也对他有抚育之恩。
    这也是江眠为什么讨厌氪佬的原因。
    但他不会以偏概全,就此来白眼对待所有贵族。
    他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平复了下心情,江眠转头去了海音楼。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