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五、这该死的豪华套间
    这里挺热闹的,一大堆同学围在楼下小操场,拍照的拍照,看热闹的看热闹,没实力的男同学被挤在外边,内层的都是穿扮贵的或成绩好的准男神级别,最里边的人影看不清楚,不知道在搞什么。
    江眠没有多管,从旁边挤了过去。
    来到自己宿舍所在的七楼。
    “这里,很气派呀。”
    推开门,江眠不由这样感慨道。
    仅仅一个宿舍,比自己以前居住的小破公寓都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但总地来说,不算太过为过,还算张弛有度。
    自己的位置是左厅,客厅公用,卧室独立,江眠遵照标识走了进去。
    但是进了卧室门,他一眼见,便暗暗咂舌。
    心跳,住不住地起伏,一刹那捂着胸口后退,不忍相信。
    整个脑海,全是懊恼!
    “果然,果然。”
    他最担忧的事情发生了。
    “这房间。”
    “见鬼的,实在是......”
    太奢华了啊!
    贴墙是个红木香柜,顶上悬着华丽吊灯,床是席梦思的,壁纸全都贴上金丝缕,地面铺着仙羽地毯,桌前老爷椅,门口软沙发,衣架子都是银镶的。空调还挂在墙上不愠不火地吹着。
    穿越过来就没什么见识的江眠看呆了。
    这场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首选,人生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一甩床上来个‘葛优躺’!
    但是有时候,躺下就起不来了。
    这点江眠十分清楚。
    “这个学校,不够厚道啊。”江眠蹙眉。
    这么奢华的地方,叫他还怎么勤学苦读?
    过于优异的环境使人沉迷,忘记上进。
    待在这里,他会废掉,会毁掉!会一无所有,忘记肝心!
    还怎么对得起远在家乡的老姐,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爹娘,怎么对得起自己?
    江眠胸口猛烈地喘息,不断抵御着想要侵略心头的那股奢靡之风,他握紧了拳,他知道,此刻正在遭受一生中前所未有的考验!
    再在这里等待下去,多看几秒,他随时有可能沦陷!
    时不容缓,江眠大脑里飞速旋转,做出个大胆决定。
    他要改造这里!
    可是,看着这么完美的房间,感觉就这么摧毁掉会心怀罪孽......
    “不行,迟来生变。”
    “必须立刻下定决心。”
    “总不能让房间毁了我!”
    江眠开始了他的改造计划。
    “首先,金色丝缕全都剥掉,虚拟网络系统里可以廉价兑换成原材料。”
    江眠撕下了那些装饰,融入随身的虚拟电子屏,就像灵气币那样。
    屏幕中传来电子合成声音:
    “金属片+1.”
    “金属片+1.”
    再看向大红木衣柜。
    “这么大的衣柜,比书桌还大,学生用得到吗?学校想要干什么?”
    他看着奇怪,不由暗自起疑。
    再打开衣柜一看,里面更是惊讶。
    “怪了。”
    “这里面怎么,怎么全是女生的衣服?”
    江眠托着下巴思衬。
    “前任是个女的?衣服怎么没带走?”
    “难不成是学校留下的?那就更没道理了。”
    “学校鼓励同学女装?”
    他随意捡起一件,抖了抖看。
    “哟,布料这么少,还这么轻,一看就是偷工减料的便宜货,比我家衣服还不保暖,值不了多少钱。”
    “这裤子上破破烂烂的打满了补丁,用烂了,难怪没人带走。看来确实是不要的嘛,这我就放心了。”
    “可这木柜......”
    “不管了,既然是我房间里,那就由我做主。”
    “马老师也说了,卧室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地板墙壁不能毁坏,其它的随意打理,可自行改造。”
    “时间宝贵,影响我修炼,不能再浪费了。”
    他果断抽出唐刀武器,对衣柜乃至里面衣服进行了分割。
    然后将零碎的废片撂进资源包里,在虚拟网络帮助下自动回收兑换。
    此时,江眠此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红杉木+1.”
    “红衫木+1.”
    耳边传来悦耳的声音。
    “棉花+1.”
    “麻布+1.”
    “丝绸+1.”
    “对嘛,这样可比那些衣服有用多了。”
    江眠满意道。
    “蚊子再小也是肉,总比扔垃圾桶里好。”
    他再打探打探房间,看到台面上:“这是镜子?”
    “镜子倒是可以留下,反正我对自己颜值免疫......”
    “叮,人脸识别生效,健康+5,力量+2,视力+3,听觉-0.001,恭喜您欧气爆表,抽中以下属性点,是每日平均收益的9.99倍。”
    镜子中突然传来声音。
    “每日一次的属性点加强到此结束了,又是心情愉悦的一天呢。记得每天都来光顾镜子君哦。”
    “原来是等身灵物。”
    江眠却对此感到厌恶。
    “属性点随机,可正可负,别看现在好好的,没准隔阵子给我抽出个肿瘤来。这种靠运气的东西,还是不要留着好。”
    “但是就算随意打碎了,也不知道玻璃碎片会不会生效,甩到垃圾桶里,还有可能反光看见。”
    “一旦发动,生死难料。”
    “稳妥,一定要稳妥,像这种靠欧气的东西,一点也不能碰。”
    江眠浑身冒汗。
    于是他仔细想了想,用一块刚歇下来的紫色布稠将它包裹,小心翼翼放入水盆里,浇上冷水,再送入冰箱,等它慢慢凝结。
    镜子君抑郁,打死也想不通自己到底犯了什么天条,居然值得被如此坚固地封印。
    房间里还有随机生成物品的炼宝炉,被江眠正好用作打理腌臜的垃圾桶。
    外卖抽签卡,抽一抽免费得小吃,被江眠直接残忍无情地折断抛弃。
    ......
    不久后,又抽走了地毯。实心地板出现在底下。
    沙发拆掉,拿出硬壳板,垫在床单底下,以防他睡得太死不能早起。
    “这样看着,舒服多了。”
    “朴实,耐用!”
    赏心悦目地看着打理完毕的空荡荡的房间,江眠心满意足地拍拍手。
    “就剩下窗帘。”
    江眠刚走到旁边,窗帘突然一阵颤动。
    江眠疑惑地停住脚步。
    掀开一看——
    一个早已吓得不行的仓鼠大小动物,正抱着帘子瑟瑟发抖地躲在角落。
    江眠喜。
    “这是从哪来的?这么可爱?”
    小动物露出释然的表情。
    “吃起来一定很美味吧?”
    小动物:(?????????)
    江眠饥渴难耐地抚了抚肚皮。
    “肯定是老天知道我饿了,特地放这种小动物过来喂饱我。”
    小动物想逃,但江眠动作更快,将它一把抓住。
    他提起来一看。
    “这个四不像到底是什么?”
    金色的皮毛,猫一样的前爪和马一样的后蹄,奋力地踢蹬,狮子一样的小脸。此刻正畏然惊惧。
    “不管了,去头可吃。”
    江眠早就饿得忍受不了了!
    瞬间从物资包里翻出了跟皮麻绳,就像农村逮鸡一样,将它麻溜地捆起来。
    江眠放到高压锅里比了比,“大小正好,放里面一闷,什么都解决掉。”
    小动物白眼一翻,差点直接吓晕过去。
    无妄之灾,晴空霹雳呀。
    然后,江眠在厨房里放了一洗手池水,将它浸泡其中。
    虽然饥肠辘辘,但基本的卫生还是要讲究的。
    这东西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在地上呆了多久,还是洗洗方便。
    这个过程需要约莫半小时,在此期间,江眠抓起零碎的光阴,赶紧回到破烂房间里肝起来。
    打开技能书,仔细推研。揣摩其中的精妙。
    但他还不敢那么潦草地下手。
    待会拍照过去,记得问问马老师,这到底是什么物种,算不算一种食材,不能搞错了。是不是家养的一类。
    得弄清它身上有没有毒,会不会有寄生菌,哪里不能吃。
    还有就是,毛该怎么拔。
    ......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