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六、姑奶奶剁了你
    就在江眠打坐后的不久。
    ‘咔哒’一声。
    宿舍门又开了。
    一双细腿脱掉鞋子跨进门,柳眉微蹙。
    怎么隐隐感到里面气氛不对劲了,就像经历过一场没有硝烟的大战呢?
    “提炎?提炎?”
    少女迈着轻盈的步伐,小声呼唤道。
    以往,小家伙都会主动出来迎接她,但这次没有。
    “噜,噜!”
    厨房里传来急促低喘的呼鸣声。
    少女眉目一紧,赶紧加快步伐走去。
    “啊!”少女发出一声锐利的尖叫。
    望向灶台,她差点气得炸毛。
    只见提炎被像杀鸡一样倒捆着,毫无尊严地浸泡在水池里。
    在嘴巴里塞着一包没拆封的餐巾纸,因为江眠嫌吵,影响他修炼。
    少女气吼吼地赶紧捞起了小家伙湿漉漉的身子,抱在怀里,不断抚摸。
    “提炎,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她能感觉到来自它身体的发颤。
    小家伙胆战心惊地望向房间。
    “是谁,是谁?给姑奶奶我滚出来!”
    楚锡语把从头塑造形象的话抛在一边,气势汹汹地抱着提炎走过去,一脚踹开房门。
    一进门,她傻了。
    房间被拆了!
    她心态崩了呀!
    一片废墟之中,凌乱的房间中央,只有一位绝色少年,仿佛与这片景格格不入,稳坐不乱。
    少女顿时一口气血涌上心头。
    “原来是你!”
    房间正中的少年听到动静,不情愿地中断修炼,刚抬起眼,就见到一张俏丽佳人的脸,两只眼瞳里却是闪着极其凶恶的红光。
    “至于么?我在大街上拿你钱真不是故意的,你当时自己没要。怎么还这幅样子找到这里来了?好好说,你先放下手里的厨刀......”
    话音未落,一道凌厉的刀光纵劈而至。
    江眠连忙翻身躲开,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惊异地看着她
    “死女人,发什么疯?”
    “啊啊啊啊啊!”楚锡语张口怒啸,“姑奶奶的,又是你!我剁了你!”
    “剁我?剁我哪里?为什么要剁我?”江眠提身闪躲着厨刀。
    “这是我的宿舍,你来干什么?还把拆了,呜呜呜,你有病啊!啊啊!”
    “我只不过下去打发一趟那些狗仔,回来就变这样子,整个房间都被掀了,呜呜,做错什么了我!”
    楚锡语一边眼红一边怒骂。
    “你的宿舍?”
    江眠一愣,这就是他的舍友?居然又是这个神经质的女人,他是有多不幸啊,他的欧气是到头了吗?
    不过他还是强挤出一抹微笑,尽力保持温和。
    “原来是舍友,幸会幸会。不过你搞错了,你的房间在那边,我可没动,不用担心。这大概是误会。”
    楚锡语一刀砍在墙上,勃然大怒:“我当然知道!我没搞错!所以我特地用这边布置成提炎的房间,还有我放衣服的地方!”
    江眠摸摸下巴,“提炎?提炎是谁?”
    “听着不像个人啊。”
    楚锡语一脚踹来,江眠跳到沙发废墟上。
    “当然不是,那是个幻生兽,差点被你煮掉的那只!差点被煮掉!气死我啦,啊啊啊!”
    “哦......你家宠物啊。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是偷偷溜进来的老鼠,正好管饱!”
    江眠摸摸干瘪的肚子,满眼遗憾,看来是不能吃了。
    趴在楚锡语肩膀上的提炎看着他饥饿的眼神,瑟瑟发抖。
    “白痴!你真是白痴啊假白痴?幻生兽都不知道!要它有个三长两短,我非把你炖汤给补了懂么!”
    楚锡语气不打一处来,狂呼乱吼。
    江眠见她气在头上,不想跟这小妮子胡缠,便点点头。
    “好的,到时候记得分我一杯羹。”
    “你特......”
    楚锡语没法骂下去。
    “闯进屋来,绑架原主,破坏房间,你还有理了是么?你拆个头啊!姑奶奶的衣柜惹到你了吗?”
    “原来是你的衣柜,那个用处确实挺大的。”江眠点点头。
    “你明知道还......”
    “那个拆卸后兑换了几公斤红木,可以换一百斤猪肉的价格了。你出的原料我出的手工费,要不到时一人一半分?”
    “......”
    去尼玛的猪肉,谁要你的猪肉?
    “说来呐,里面的衣服那么偷工减料,没想到你外表那么爱炫富,实际上也挺穷酸的。”
    江眠顿时有了一种亲切感。
    楚锡语气得,这还是第一次,不,第二次有人在钱方面侮辱他,上次也是他!
    她的脸色阴沉。
    “所以说,我收集了五年的衣服全被你毁了?”
    “五年!”江眠点点头,语气惊诧而敬佩。“衣服从小到大能穿五年,那你还真挺会挺省吃俭用,同道中人!”
    “你!”
    楚锡语指甲深攥到肉皮中。
    她一脚踢过去木椅,被江眠两手接住,拍拍脚印重新放在地上。
    “你把我的衣服全都看光了?”
    “当然。”江眠点点头,“真不懂那些布料颜色那么花,有用吗?”
    楚锡语只感觉一股难以言喻的羞耻涌上心头。
    这一年来,全校成千上万的男生,无数人向往着的那个地方。
    却没一个家伙,没一个男生,敢真正妄动或者偷窥她的衣柜!
    直到这家伙......
    居然全看了个干干净净?
    还说她花?
    而且还是当面面不改色地说出来。
    居然令她如此羞辱!
    该死该死!这要传出去,她还怎么活!
    楚锡语又无措又气得急。
    她要爆炸了!
    “啊啊啊!小偷!强盗!偷窥狂!我杀了你!”
    楚锡语朝他扑来。
    “等等等等,打住,我什么时候就变成小偷了?”江眠急忙制止道。
    “这个房间确实是学校分配给我的。”他提起手上的钥匙摆摆,“你看啊!”
    楚锡语一下子刹住脚步。
    江眠目光奇怪地看去一眼,小声嘀咕:“介娘们,真奇怪。”
    “......”
    楚锡语一时语亏,停住攻势。说不出话来。
    但眼中的怒火依旧不减。
    她怒极反笑。
    “好啊好啊,都一年了,还制不住你们这些色心妄动的男生,居然还有男生敢动我的房间号。”
    江眠挠挠头,“不是,我冤呐,我没报什么想法,只是偶然抽到的。”
    更何况,瞄了她一眼,谁想和她分到一起?这种火爆的性子,真能处得下来?
    “不可能!这是海音楼,都是学校暗箱操作,只会卖给充钱的同学!你这货绝逼是故意买的!”楚锡语脱口而出!
    “我......艹”
    江眠惊呆,还有这种操作?
    楚锡语自知说漏,赶忙停住嘴。
    “总之,什么都不用说了。”
    “就像对待前两个人一样。”
    “干脆把你全身打骨折,然后丢医院里去。”
    “这样才能还我安宁!”
    楚锡语气得呀呀直吼。
    什么洗心革面,什么重新做人。
    什么争取给同学们留下好印象,再也不欺负男生犯事。
    她全都受不了了!
    管它什么的之前自信昂扬地说了什么。
    姑奶奶她要破戒了!
    楚锡语杀气腾腾地举起了厨刀。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要为提炎和我的衣服报仇!”
    江眠脸色严肃起来。
    “女人,你认真的?”
    “当然!拿命来!”
    肩膀上的小提炎也跟着挥起小拳头呦呦直叫。
    一阵激烈运动之后。
    “呼——”
    “呼——”
    一男一女,口角不止地粗喘。
    汗水倾流。
    江眠盘坐在床上,歇气恢复,狠狠操动他那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胳膊。
    而在床脚下。
    楚锡语被一团乱绳捆在地上,全身缚紧。
    提炎被勒在她胸口那个空隙,一样动弹不得。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