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七、干脆一棒子
    楚锡语看向江眠,眼神尤为激愤。
    而江眠的眼神却格外平静。
    这让她更加气恼!
    “要不是学校禁止使用对付凶兽的管制级武装,我岂会真打不过你?”楚锡语愤懑道。
    “管制级武器是什么?”江眠问。
    “用来对付关卡凶兽的。”
    “所以说,你带上靠着氪金挣的武器,能打过手无寸铁的我是么?”
    江眠嘴角讥讽地牵了牵。
    楚锡语说不出话来。
    其实,以她的任性,还真不怕学校里那些规则,不是不敢用。
    只是一时情急,忘了。
    早知道这样,早知道这样......
    楚锡语泯紧了薄唇,羞恼之色溢于脸面。
    她当时就该直接拿炮筒把这家伙轰飞!
    楚锡语现在悔恨万分。
    凭借她是真没想到,毕竟光凭体术,学校里能打得过她的男生也不多。
    可眼前这个头脑不清醒的家伙,手脚却是出乎意料地厉害。
    “放开我!”
    楚锡语怒道。
    “那你得接受我一个条件。”江眠说。
    “接受什么?”
    “接受我向你道歉。”
    “你先松开我,再看本小姐心情......”
    “你先答应我再松开。”
    “你休想!”楚锡语大骂出口。
    哪有这样向别人道歉的,先打一顿,捆起来,再强制向对方安利吗?这特么叫道歉?这特么叫胁迫!
    干脆破罐子破摔,跟这家伙不死不休!姑奶奶她什么时候忍这鸟气!
    “你怕了吗?现在道歉,晚了!我不会放过你,就算你再怎么对我,我也不可能在你的威迫之下同意!我家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这只野狗!有胆就来咬死姑奶奶,来呀!我誓死也不会屈服的!你今后就做好被我......”
    话没说完,一只手,捂在了她的嘴唇上。
    楚锡语本想咬他,但一听江眠说‘我这只手,刚刚擦掉身上灰的’,再一想自己好歹身为大小姐,那样太掉格,赶紧止住动静,双唇紧泯。
    江眠叹一声,平静道。
    “你太焦躁了,先冷静冷静,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愿意答应我了,再找我松绑。我没空浪费时间了。”
    说罢,江眠便捧起技能卡片一心一意地专研起来,再不去看楚锡语一眼。
    之后,仍由楚锡语怎么气急败坏,他也只是像个石像一样,不理不顾。
    “我艹你这个混球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块送去喂提炎......”
    都说时间是流水,能够冲刷心情,平复怒火。
    上头时的女人是无法交流的,让她隔段时间也许就好说话了。
    江眠这么想着。
    可楚锡语越想越气,越气越想。
    她刚立誓过要好好改变性格,一改口碑,迎来崭新的校园生活。
    就半路杀出个疯子!
    将她一切都毁了!这才第一天,就因为这个家伙!
    看她现在这个样子。
    像乡下捆鸡的手法一样,被结结实实地捆起来,满身狼狈丢在地上。
    衣服被看了个干干透透,还被这不识货的家伙一把毁尽。
    打又打不过,骂又不管用。
    她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啊啊啊,啊啊啊!
    怒火攻心之下,楚锡语竟然仍不住双眼泛红起来。
    “我,我做错了什么,老天居然派这样一个恶人来惩罚我......”
    江眠目光没有离开书本,随口回了一句:
    “恶人还可以叫别人恶人的吗?”
    楚锡语听着,终于忍不住‘哇’一声,无比伤心地哭起来。
    “呜呜呜,你闭嘴......你闭嘴!你给我去死!”
    闻见哭声,江眠的目光挪开课本,看向地面委屈巴巴的楚锡语。
    楚锡语泪光一凝,透过朦朦胧胧的视线嘴角发颤地看过去。
    这家伙是终于良心发现了吗?
    江眠皱皱眉:“你打扰到我读书了。”
    楚锡语哭得更伤心了。
    江眠一下子手无失措。
    他最怕女孩子哭了。
    以前老姐偶尔会心酸地哭,他偷偷躲在墙角后,都十分揪心,现在养成了本能反应。
    楚锡语再怎么大喊大闹他都能充耳不闻。但唯独这哭声,萦绕在耳畔,听得他根本没法集中精力。
    江眠合起书来,走下地面,看着蜷缩一团的楚锡语。
    “说吧,要怎么才能让你不哭?”
    “呜呜,你是猪脑子吗?你!还问我,我要知道,呜呜,你以为我想哭啊?我只是忍不住。呜呜。太丢脸了,别看我!”
    江眠犯难。
    也许他应该问问别人?
    他打开联合网络,搜索起‘如何才能让女孩不哭’。
    搜索到的结果千奇百怪,有陪她看电影的,有给她擦泪水的,有把她抱在怀里的,还有给她说笑话的,更奇怪的是打她一巴掌......
    而除了可以一眼排除的选项,前面那些,江眠都不会。
    “这也忒麻烦了。”
    江眠摇摇头。
    他心烦意乱,最简单的方式,干脆一棒子打晕得了。
    他在厨房里翻倒一阵,不久,走了出来,手上提着一物。
    看着拿着大棒槌站在面前的江眠,楚锡语顿时吓得,哭都不敢哭了。
    “你,你是恶魔吗?”
    楚锡语只剩啜泣声。
    江眠满意地说:“你看,这不就治好了吗?”
    正巧这时,宿舍外传来敲门声。
    “怎么了怎么了?舍管查寝!”
    房间内两人顿时一惊!
    就像在干什么不能言说的事突然被查房了一样。
    “快,快把我藏起来!”楚锡语连连急喊。
    她这幅破破烂烂的样子,身上绑着缚痕,衣服还被抓花了,要被第三个人知道甚至传出去,那还活什么活啊!
    要是就这场景一见,典型的情趣情侣啊!莫不是要被认作有什么特殊爱好!
    那她能原地去世。
    而江眠也怕,毕竟他做事向来稳,好好的大学生活还没有开始,不要就因为这种闹剧横生枝节。
    江眠赶紧把楚锡语抱到客厅储物柜前,往里面一丢踹上门。
    “哎,我胸,我胸!”
    由于她身材发育的不错,柜门总能被顶开一条缝,江眠干脆把储物柜横过来,自己盘神坐在上面,才算把合紧。
    也不管会压成什么样子。
    “同学?发生什么事了?快开门!”
    “唀,唀。”
    柜子里面传来不间断的抽泣声。
    江眠低头望了一眼,“搞什么呢!”
    楚锡语满是委屈:“我也不想的,可是,唀唀,控制不住,唀。”
    人在哭泣后会因为分泌物堵塞而发出抽泣,这是本能现象,何况现在胸口还被闷得慌。她真不由自主。
    这样下去太明显,肯定是瞒不住的。
    咚咚咚!
    宿舍外敲门声愈紧!
    “里面是不是出意外了?做好准备,我要用舍管钥匙强制进来了!”
    江眠不得不当机立断。
    “果然,还是应该打晕比较方便吧!”他抬起了手中的棍子。
    楚锡语吓得连连吸气,“你敢!”
    “快给我想别的方法!”
    江眠望了眼厕所:“要么我用马桶栓子......”
    “我杀了你!”
    “那你还能咋办?”
    “把我打晕吧,呜呜。太丢脸了,我也不想活了。”
    江眠略带愧疚地说了句:“抱歉”,手中棒槌毫不犹豫地挥下。
    砰!
    咚!
    门被贯开。
    江眠一脸平静地盘坐在柜子上,看着书。
    舍管大妈操着鸡毛掸子疑惑地走进来,左看看右瞅瞅,“奇怪,我刚才听到的什么声音呢?”
    江眠一脸惊诧:“有声音吗?那可能是我参悟技能时太入迷了,情不自禁喊了出来。”
    “我喊了那么多遍怎么没见你开门?”舍管大妈狐疑地瞧着江眠。
    “那大概是我参悟技能时太投入了,没注意到。”江眠面不改色。
    宿舍大妈转了一圈,停在江眠门口,“哟,这房间装饰倒是朴素啊,在海音楼里算是极为少见的了,和你对门舍友形成鲜然对比。”
    江眠点点头。毕竟才经过他改造的。
    宿舍大妈走到门口,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这种事你还是瞒不过去的。毕竟,刚才又是尖叫又是哭泣的,和女人的事么......”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