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九、入场一个滑铲
    山脉延绵,林地苍绿。一草一木,一花一石,连模拟出来的空气都仿佛真实一般,自然清新。
    作为低等级的练习关卡,这里并没有太多的设置,有的只是广阔的空间,给同学们最大的发挥余地。
    通往最终boss战场的四边有四个小boss坑,击败它们分别可以获得一个超级关卡buff,大大提升在最终战场上的战斗能力。
    此时,南边小boss坑。
    “此地勿入。”
    一个‘笑容和蔼’的古服男子,身边环绕着一排同样校服的男子,从背在腰后代双手里伸出一掌,阻止着面前的玩家们继续向前。
    “玄十门的人,你们也欺人太甚!关卡是大家的,这是明摆着的规定,凭啥不让别人进坑刷buff?”
    古装青年轻冷地笑:“不,我想你搞错了,我们不是在阻拦,而是在劝止。”
    “你们想进来没问题,只是我们在击杀小boss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失手先把周边其他同学先干掉了,这总不违反规则吧?”
    “你......”
    质问青年气愤地握紧了拳头,刚想发作,却在身旁同伴的阻止下,默默停住,低下了头。
    忍耐。
    虽然心有不甘,但这个时候,便只有忍耐。
    见状,古服青年满意地收起了手,“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才对么。”
    身后小boss坑蓝光乍现,这是骇兽刷新的征兆。玄十门的同伴呼喊:“陈师兄,来活了!”
    笑吟吟地扫视身前这些神情愤怒的家伙们,陈栗带着同伙们进入光柱覆盖范围。
    咻——
    就在这时,苍穹上一道银光乍现,从天空急骤划过。
    众人抬头望去,那是一个玩家,身上传送光芒还未消散。
    玩家入场地点是随机的,也是凭借运气,只不过能刷到boss刷新地点,还相当少见。
    “只要他下来,第一个集火干掉他。”陈栗朝周围同学下定吩咐。
    缓缓适应了空间转换的感觉,江眠睁开眼。
    “天空?”
    “我怎么会在天空?”
    山川锦绣,在他的视野里不断接近、放大。
    江眠眉头一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
    再一打开关卡说明,迅速扫了扫。
    “原来如此,背上生成伞包模拟数据,是要打开伞包。”
    内心轻释,自信的一抹笑容洋溢到嘴角。
    却又突然凝住了。
    “淦!为了躲那婆娘躲得太急,连游戏伞包的打开方式都忘记看了......”
    于是便在众目睽睽下,直线型地,如一颗陨石直坠地面。
    众人讶然。
    “他不打开伞包的吗?这么勇的吗?”
    江眠也很无语。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真的不会!
    恰在这时,小boss坑内蓝光达到鼎盛,汇聚流动成一只恐龙头骇兽的模样。
    Boss抬头一看,望见头顶上方人类身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
    数据人员什么时候良心发现了,懂得给日复一日饱受虐待的它投食加餐了?
    兽龙骇兽顿时情绪激昂地扬起头,张大了嘴巴,对准天空。
    来吧,一个滑铲,喂饱我的肚皮!
    天空中的江眠已经懒得去看下面景象,知道自己入场没,干脆闭起了眼,这样好歹能让坠落减小些惊悚。
    “得,这下子落地成盒,丢人丢大发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脸面朝地......”
    “不要被人看见正面。”
    伴随着众人视线聚焦之下,那少年一个滑铲,直接灌入骇兽口中!
    众、目、翘、舌!
    “啊这......”
    陈栗拍拍手中的扇子,冷笑不已。
    “这下好,就省下我们出手力气了。”
    一时间,boss坑外不由议论纷纷。
    “这小子可真背。”
    “真无语,活了十八年,从没见到这么背的人,上来喂boss口中。”
    “这么背,他是怎么考上大学的?凭关系买进来的吧!”
    “呵呵,呵呵呵......”
    就在大家引以为笑话时。
    但是他们都忽略了,骇兽也忽略了。
    模拟区域仅在地表存在风阻,所以高空基本无阻,那可是一个时速三百千米的滑铲!
    时速三百米的滑铲,一下子扑入骇兽肚子里......
    龙头骇兽突然菊花一紧,身体里感到一股异样。
    它所谓的编码源控‘骇核’,为了防止被玩家走捷径破坏,就在肚子正中。
    这下倒好,江眠像一只失控的出膛炮弹,一头猛然扎进那个最核心、最脆弱、最敏感的位置。
    以接近声音的速度,正中靶心!
    那一刻,江眠化作了一道光!
    “嗷......”
    骇兽发出某种不可言喻的嚎鸣。
    外边的玄十门众人还在笑语纷纷,突然面容严整,只见兽龙骇兽鳞甲间皱纹缢裂,红光从身体内迸射。
    “它这是......”
    “它怎么了?”
    轰!
    还没来得及反应,骇兽的身体外边出现一层红色涟漪,猛地向周边扩散!
    “那是,击杀征兆!”
    “不好!”
    玄十门众人看着这场闹剧看呆了,还没来得及启动阵法和防护装置。
    却没想到,兽龙骇兽会一下子以从内部爆炸的方式被打败!
    泥石四溅,巨大的沙尘波震之下,兽龙骇兽,乃至坑内的其他人影,身影轮廓都在飞灰中宛若沙流瓦解!
    就连boss坑外众人,哪怕经历了防护层能量削弱,也皆为伏倒!
    所有人都头脑呆呆地,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难道说,那个同学,他不是忘记打开伞包,而是有预谋地,故意朝着小boss去并且干掉了它?”
    一名率先出口的同学终于明白,声线发颤。
    不仅是他们,分布在关卡各个角落里的玩家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一幕,尤其是红光冲天爆炸的时候,几乎所有玩家都不约而同抬起头来望向这一方。
    滴溜溜溜溜。
    关卡论坛上瞬间炸屏了。
    【我......我看到了什么?】
    【好像是一颗白色的流星。】
    【那不是流星,而是从天而降的一套掌法,只有个中像我一样的高手才能看出门道。】
    【据说是一个高玩,入场连伞包都懒得打开,无视防护罩地形,直接一击灭了地图上四个小boss之一的兽龙骇兽。】
    【什么,居然也有上位大成者进入这方空间?恐怖如斯!】
    【霸气侧漏!】
    【我听说过那家伙的,据说他实力超强,打什么都只需要一击,人称‘一拳哥’!】
    越传越瞎攸,越传越扯淡。
    而当事人江眠,还全然不知道这些东西。
    江眠的眼前一片黑暗,最后一念是:淦,我这下子要完蛋了?
    【玩家学号1813247已阵亡。】
    【数据重构中。】
    【正在自动回到初始降临点。】
    得知是个读档关卡,江眠略松一口气。
    但每次阵亡,就意味着在这个关卡里所有收集资源都会掉落,被别人捡包,等于付之东流。
    但江眠才刚刚进入就挂了,所以也没有什么损失可言。
    像他这么短时间,估计也能创造一个关卡记录了。没有人能比他更快。
    不过,一种震惊的感觉涌上江眠心头。
    这么说来,欧气算是第一次抛弃自己了?
    上来就死,绝对没有人会像他这么背,看来是真的。
    ‘欧皇’之名,从此与他背道相驰。
    拳头,不自觉地攥。
    面色,颤然地波动。
    这简直......
    何等,何等......
    何等的棒极了!
    江眠几乎忍不住大声喝彩。
    从穿越过来的那天起,他就一直在等待着,一直在云端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啊!
    他早就知道,欧气终有一天会耗尽,届时的感觉,将会像从云端跌入现实,让人难以接受。
    为了不至于在那时落差巨大,以至于适应不了正常生活,他一直在努力避免使用欧气,乃至接触欧气,每天都活的提心吊胆,磕磕绊绊。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愈发悲哀。因为时间越久,就会越难以离开欧气,他就将,被云层抬升到一个足以摔死、无可挽回的高度。
    原本以为山穷水尽,没想到却在今天,他终于落足实地!
    他终于不用再各种担忧,而是像个正常人一样,踏踏实实地生活。
    知道为此他受了多大的苦吗?
    知道为此他承受了多少异样的目光吗?
    村中人剪彩,非要经他之手;村中人摆席,他那一桌总是人数超倍以至于抢不到好菜;村中人葬仪,恨不得将他架在棺材上。
    知道这三年来,他是怎么过得吗?
    看呐,这痛苦的感悟,多么真实,多么朴实,是他磨炼意志的宝贵经验。
    这刻骨的铭记,多么重要,能让他一辈子不再犯下相同的错误,丰富阅历。
    他终于,不用再生活在温暖柔弱的襁褓花苞中;他终于,不再需要命运女神的莘莘哺育;他终于,不用再被欧气玩弄和左右命运。
    他终于,站起来了!
    怀揣着幸甚至哉的想法,江眠缓缓舒开眼来。
    乍一看,他又不由地愕住了。
    满地,都是灵气币财宝,数不胜数的能源珍石,以及绿油油的经验包。
    这不只是boss击杀奖励,还包括一众玄十门弟子的掉包。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