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十一、迷惑性画像
    “峡谷?”
    经过刚才的教训,江眠可算谨慎起来,首先仔仔细细地打探地图攻略。
    很快,他点点头,知道了关卡大BOSS的坐标所在。
    然后,抬腿,走向相反的方向。
    超级丰厚奖励?3w装备兑换卷?500点体质增益?
    听起来很诱人,很有动力是不是?
    但是一千人前往争抢,除除看,平均每人还剩多少?
    想反地,地图边缘的几座装典用的矿山,却无人问津。
    可就是它们,却恰恰被江眠视为目标!
    他打听过,矿山开采每小时获利矿产大约能售出10点装备兑换卷。
    最终奖励表面诱人,可能拿到它的,终究只有最后一刀,没有绝对的实力,那就是个运气问题。
    即一切依赖于运气之事,皆不可为。
    便现在拿到了,仍然渴望下次再来。这就好比彩票问题。抢不到惹人不甘,还想下次,抢到了不懂得见好就收,次次上瘾,最终也是得不偿失。
    但换个思路若是采用挖矿的做法——
    你可能血赚,但我永远不亏!
    只要保证自我的时间利益报酬一直高于众人平均水平,长此以往,积小成多,必然能和众人甩开差距,从中脱颖而出!
    这,就是肝帝的奥秘。
    有了这番超脱于人的见地,江眠当然是选择走向看似稀薄的矿山。
    不过虽然目标确立了,但眼下还有一事没有解决。
    “该怎么填饱肚子?”
    江眠已经整整饿了快一天了,他现在看见自己的衣服都想往嘴里塞。
    不远处出现一片密林,林木上结着蔚蓝色的果子。
    很多跋足疲顿的路人都在底下‘望梅解渴’,仰望树梢,啧啧称叹道:“多么丰韵的果实,里面一定有很多水分。”
    江眠感到十分奇怪,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吃呢?
    摸摸肚子,他早已饥肠辘辘,于是干脆直接摘下两颗紫色果实,左一口右一口往嘴里放。
    旁边的路人给吓着了。
    “老弟,这个东西不能随便吃的!”
    江眠奇怪地望向过来,嘴里却没有停下。
    “关卡里食物大多自带特殊属性,但是像这种果子到处都是却没人敢动,应该是不好的属性。”
    江眠动作沉默了一瞬。
    牙齿又嚼动起来。
    咔哒咔哒。
    “我不能控制我的嘴停下来......”
    路人:“......”
    太真实了,到嘴的食物就不想吐出来。
    过了一会儿。
    江眠感到奇怪:“并没有问题啊。”
    周围的人都十分惊奇地打量着他。
    片刻,眼中充满了敬佩和称赞之情。
    “总有一种可能,一定是这个同学的抗性属性值太高,将其中的副作用掩盖过去了。”
    但实际上,一道道程序指令悄然飘过数据后台。
    【左边落枕+1】
    【右边落枕+1】
    【左边落枕+1】
    【右边落枕+1】
    ......
    两者相较之下,以毒攻毒,竟使得江眠感到安然无恙,能畅享毒果里的美味。
    他被欧气安排得明明白白。
    欧皇的世界,又岂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
    吃完略作歇顿,注意到还有关卡论坛,他不由打开随意浏览。
    一些挂着‘玄十门’标签的学生,正在密密麻麻地水贴,一是盖过去一些关于他们不好的讨论,二是张口就问关于某个人的下落,并表态等抓到那人好处大大地有。
    同时一边叫嚣威胁着,那个被称作‘一拳哥’的家伙最好乖乖自首,否则等他们抓到,非得把他剁碎!
    有的贴友不由开口讥讽:【哟哟哟,这不是玄十门吗?几天不见变这么拉拉了?】
    【滚!】
    不过,讨论最多的话题,还是关于一个悬赏贴。
    一眼点进去,明面上一个数字便立马吸引住江眠——
    十万!
    悬赏金额整整十万!
    江眠都突然有种放下计划替她找人的冲动。
    不过这本质上和拿到BOSS击杀没有区别,都有很大的运气赌注成分在里面。
    他深呼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放弃了那种想法。
    帖主的临时昵称叫作‘辣个男人必须死’,仿佛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江眠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弄死谁。
    往下翻,果然,底下的讨论都是关于那笔天价赏金,甚至超过了对于目标人物本身的关注。
    【十万灵气币!是真的吗?】
    【楼主是家里真有矿?还是不知道金钱什么概念?】
    【这已经快要抵得上一个小boss的全额奖赏了!】
    【楼主这么急切地想要找到此人,想必关系一定很好吧?】
    【可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顺着玩家们的发言,江眠翻到了最底层,悬赏画像的那一楼。
    顿时眼神一怔。
    ???
    好家伙,这是在玩抽象派艺术吗?
    画面上的样子——头发如同锯齿齿轮,耳朵像两个饼盘严重外拓,鼻子用个‘?’代替,眼睛跟咸蛋超人眼前的咸蛋一样,嘴巴又长又扁。
    这还能算是个人吗?
    该称之为‘大脸鸭’,才更贴切吧?
    这一楼的评论,是重复念叨的:‘这特么是人能创造出来的艺术品?’、‘快交代你来地球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楼主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一定体验十分独特’。
    而发出悬赏的帖主居然还不以为然地怼刚回去:【胡说!本大小姐的画技出神入化,又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领教的?看不懂是你们自己眼盲!我分明已经画得十分到位了!】
    底下的众人做出撇嘴的表情包:【那么就祝你能和画上的这人百年好合!】
    辣个男人必须死:【啊啊啊你们在胡说些什么,气死我了!】
    又有人说:【意随心生,可以看出,楼主提笔疑顿,每到细节时都不肯勾勒全面,故意有所折转,就像是对于画上人物十分不喜,十分不愿意承认他的本来面貌,加了很多主观印象。】
    楼主气鼓鼓地回答:【才没有!那个蠢家伙本来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傻气得不能再傻,全身灰溜溜的,连衣服都是将就着用,一看就是坏人脸!不要你觉得,只要本大小姐觉得,他绝对不是什么天资皎皎帅得无可救药的人!】
    江眠懂了,胡言胡语,帖主根本就是不想真正给钱,发条假悬赏来愚弄众人的吧?
    得从哪里,才能找来这样一个似人非人、似妖非妖、似魔非魔的独特形象?
    可是如果是这种一眼识破的哗众取宠把戏,又怎么能被顶到这热度?
    除非,楼主能提供悬赏者真实身份信息,证明是个切实可依的帖子。
    江眠继续往上看。
    【替本大小姐找到此人,赏金不在话下。】
    【切记,谨记,一定,撞见了告诉我即可,不允许代我向此人动手!不能让他提前跑掉或溜走,本大小姐得好好亲自教育他。如果敢乱来,你们也一样遭责。】
    有的人问:【楼主这么关心这个人的下落,一定跟他关系很好吧?】
    得到的回答是:【闭嘴!再提这种话我就宰了你们!】
    这个楼主怎么还自称‘大小姐’?
    语气中充满了任性刁蛮,无比凶悍,就和他所知道的某个人一般。
    等等,真的可能是......
    江眠浑身猛地一紧!一根心弦紧扣起来。
    他赶紧详查细实。
    楼主又说:【那个人是来自阿耶法大学的一个低年级新生,身高一米八,身形显瘦,肚子上有腹肌。但他不识抬举,根本什么都不懂,脑子里不知道在想得什么,简直是个奇行种。】
    【他穿一件蓝白色长袖寸衫,看上去用了不少时间了,左边袖口上有一道裂缝,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手腕上还有不少红色挠痕。】
    江眠往自己的抬起自己的袖肘看了看,果然没错。
    而楚锡语为什么看得清楚,江眠当时就是拿的这只手绑她。
    两人激烈掐架的同时,当然也看到了他衣服下面的景象。
    至于那些指痕,更是楚锡语亲手抓出来的!
    怪不得。江眠就说,怎么这会儿的路人,动不动就往人家胳肢窝底下看。
    没想到那个暴躁女居然追到这边来了,不过现在大部分人都是集中在最终战场那边的峡谷,也难怪他们这么久都没注意到江眠。
    关键是,楚锡语没有情愿道出他最主要的特征——帅!否则他就暴露无遗了。
    江眠心里有一种被器重的施施然。
    没想到,有人为了能够看他一眼,居然能花这么大代价,他当真受宠若惊。
    贴友们充满了大片大片的疑惑。
    【楼主怎么知道得那么详细?】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上去很亲密啊。】
    不由地引人想入遐遐。
    楚锡语在屏幕那端红着脸辩解:【才不是,才不是!你们别管,反正把人给我找出来就行了!】
    见她这么火急火燎的,再找不到人,怕是要把这位舍友气出病。
    看在同学的面上,江眠决定先出场打个招呼,让她安慰下来。
    江舟独夜眠:【哟,你好啊!暴力女。】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