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十三、他俩的关系
    围观的吃瓜群众也不由抓住这个机会加紧讽刺:
    【就是啦,都说玄十门超逊的啦。】
    【玄十门它们超逊的。】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以为,就这小小玄十门的狺狺狂吠,能让人家来自九大高校的高材生怕了吧?】
    【不是一个等级的嘛,即便人多又如何?】
    玄十门众人持续哑口中,怒气值也持续暴增中。
    他们本来是想仗着威势恐吓这小子一番的,找回点场子,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虎,不仅一点都不退让,反而把能说的不能说的全都说出来了。
    不仅如此,更是有一大波群众,站在对方那边,给他们不断破灭火焰。
    “这小子,敢这样彻彻底底地惹恼我们,难道他就一点都不计后果的吗?”玄十门那边怒火心生。
    无论是情理、舆论趋势上都不及上风,他们已经注定,在这场众目睽睽的对线中输得一败涂地。
    仗着最后的逞强,玄十门一位弟子叫嚣道:【不管怎么说,是这小子杀人越货,规则上明明说定了里面同学不得互相伤害掠取战利品,可他明显采取了不必要手段攻击boss外的玩家!这样只会搞背后袭击的人,不仅要受到治安严惩,而且就叫懦夫、小人、恶人胃口!】
    这时之前那个被陈栗拿着扇子敲点的同学发话了,照壶画瓢。
    【可我记得,玄十门的陈栗分明亲口说过,如果在击杀boss过程中,失手把其他靠近的玩家干掉,也不算违反规则。】
    【你们说,他们家的领队,是一个懦夫、小人、只会搞背后偷袭脏人耳目的人吗?】
    屏幕前的陈栗指节一响,顿时怒上眉梢。
    身边同校发愁:“师兄,这真的是你说的话吗?”
    陈栗脸色惨白。
    其余众人不由地捧腹大笑:【见着没有?什么是典型自作自受!】
    【这波,这波啊,就叫极限反杀!】
    【陈栗那小人当然是,不然你以为呢?】
    【据说啊,这人为了利益不惜一切,曾经为了能在对战中获得胜利而向高年级学生贡献出自己的菊花。】
    【兄弟们,我还听说,他曾经因为解不开那身繁琐衣服而尿在裤裆里,是真的吗?】
    【噗,真的,真的,当然都是真的!】
    【玄十门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们学校里高年级生欺负低年级生是常有的事。】
    论坛上的指向已经十分明显了。
    那些起初还怕被报复不敢站出来讲话的同学,也因为舆论趋势的一边倒,关于玄十门的骂话越来越多,特别是玄十门的无理言论,也开始不再忌讳地站直腰板掺和进来。
    什么真的假的,以谣传谣,众口诌诌。没人会在意事实情况是何,当然是能怎么贬就怎么贬。哪怕玄十门再怎么辩解也没法遏制。
    陈栗的双眼中漫布可怖血丝,十指在掌心里深深碾下指痕,一改平日装模作样的高雅形象。
    “混账!”像一个落败的赌徒,充满愤怒地怒吼出声。
    反正玄十门的形象在这里也丢人丢到底了,没什么好假装的。
    他不再装腔做样,指教身边跟班用他们的账号传述。
    而是一把戳开环表上的联合网络,怒极反笑,自己狠狠在屏幕上发出话:
    【好,很好,小子,你这幅不卑不亢的态度很成功地为你在这帮蠢货面前塑造起高大正直的形象。】
    【但同时,你也很成功地惹毛了玄十门所有人。】
    【我们将会不间断地派人搜寻这个地图的每一个角落,把你翻出来,然后消灭,再让人守在boss坑的初降点,然后再重复杀死,直到十次复生都耗尽。而且手段则会一次比一次残忍!】
    论坛里的人不由地议论。
    【啧啧,这真的是连一点脸皮都不要了。】
    【这不是那个陈栗吗?不再惺惺作态了?终于撕下自己的面具了?】
    【简直可笑。】
    一旁的玄十门小弟心惊胆颤:“师兄,这样是会遭受处罚的吧?”
    陈栗面色撼怒:“管它呢,先得让这个小子好看再说。这口气,实在咽不了!”
    另一边,江眠不由微微蹙起了眉。
    他倒不是真怕,关卡里的生死不连接现实,复生点数耗尽也只是回到现实。
    倒是怕麻烦。
    江眠是真的属于低调型,那种任由别人在台上抢的呼风唤雨,而他却在台下默默耕耘,于无声无息只间反超。
    他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挖矿的美男子,何必惹上这么多不必要之事呢?
    要知道,今天浪费的‘肝’,就是明天补不回来的实力。
    得想一个办法,不能让这些不友善的家伙们再骚扰到自己。
    江眠暗暗思衬。
    这时,江眠虽没有发话,但论坛上又有人和玄十门的人吵起来了。
    楚锡语早就一头暴躁。
    她的主场被操场了这么久,向来只有她台上呼别人台下应的份,没想到这次身为帖主却直接被无视,帖子删都删不过来,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此刻,强忍着怒火,一字一顿地打道:【你们是真不把姑奶奶放在眼里吗?本大小姐说了没有?那个家伙,他、只、许、交、给、我、来、处、理!】
    玄十门嗤笑:【你以为你谁?素不相识的凭什么要听你的话?还真把自己当千金大小姐了?】
    江眠看不下去自己同学被打压,想这时候有责任站出来为她说句话。
    于是他随口丢了句:【她是和我住一个宿舍的女同学。】
    玄十门学员:【......】
    楚锡语:【......】
    吃瓜群众:【......】
    顿时,无数信息量在众人脑海爆炸。
    以及,联想到帖主对于那个男人的描述,寸毫到位,关心贴切,却又迫不及待寻找的样子,言辞间蕴含着对于他的恶意,充满了意味不明的暧昧。
    霎时间,各种狗血桥段喷涌。
    什么富家千金大小姐惨遭渣男玩弄后抛弃,于是全图追杀;什么霸道女千金相中穷同学,却遭冷眼,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势必要将他捆绑缉拿回家;什么不可言说的小房间里一夜迷醉,事后后悔不已,想要尽管找到目标捉住封口。
    吃瓜群众甲:【噢~】
    吃瓜群众乙:【啧。】
    吃瓜群众丙:【嘿嘿。痴汉脸.jpg】
    楚锡语面红耳赤地打下一连串字符:【别别别胡说!我没有!】
    吃瓜群众丁:【没有什么?托腮脸.jpg】
    吃瓜群众戊:【不问自招。斜眼笑.jpg】
    楚锡语:......
    辣个男人必须死:【好,好,姓江的,你!完了!!!还敢给我胡扯八道,看我怎么修理你!昨天的事情给我记着,你完蛋了!】
    然而紧接着,江眠下面的一句回答,几乎让整个帖子哗然。
    江舟独夜眠:【虽然昨天晚上在房间里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但是暂时请你先冷静,出去后我会好好向你道歉的。】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