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十四、一路走好
    顿时,贴吧轰然炸膛。
    无数令人肾上腺紧张的画面掠过众人脑海。
    虽然都是学生,但是可别小看了现在学生的‘学习素质’和‘学习资料’。
    尤其是眼前这个话题,显然十分具备‘探讨研究’的价值。
    大家心领神会,瞬间就议论开了。
    吃瓜群众己:【到底是怎么个过分事情?能不能说出具体过程?斜眼笑jpg】
    吃瓜群众庚:【可否借一部说话?】
    吃瓜群众辛:【想那啥想疯了吧?别人的私生活你们都敢要。】
    到此为止,贴吧里的人也算是弄清楚他两者的关系了,猜想落实。原来是小两口吵架,不知道闹了什么矛盾,男的出来避避风头,女的不依不饶地紧追不舍。
    而且有知情者见到过两个人的样貌,不由地心生赞叹:真是天生郎才女貌的一对啊!光是男的颜值女的颜值,在这偌大的空间上千人里,就找不出第二对能够匹敌的对象。
    试想这么倾城之姿的女孩,要找到除这个男生以外的一个什么样人,才算不亏?
    试想这么万里无一的男孩,要找到除这个女生以外的一个什么样人,才算值得?
    当然,富婆除外......
    是他俩,也只能是他俩。
    正是此点缘由,更加验证了众人的推论。
    已经有不少网友,在贴吧里打下【囍】字帖了。
    从上到下都是一片金灿灿的祝福。
    楚锡语再怎么辩解,但是在网络时代里,一个人辟谣能比一群人传谣来得快么?
    更何况,昨天确实发生过那种事,具体过程她也不能透露,就更被当作遮遮掩掩,不愿承认。
    楚锡语咬牙切齿:【姓江的!!!】
    江眠无奈叹息:【我不祈求你原谅,但你好歹别把自己气坏了行吧?要是被人误以为是我弄的,以后校园里又得有麻烦了。】
    吧友们皆皆慨叹。
    看呐,多么宽慰娴和的少年!
    在他们看来,这更像是一个胸怀宽广的男生,和他任性取闹的小女友。
    吃瓜群众甲:【何必呢?】
    吃瓜群众壬:【过去的都过去了,是时候该放下了。】
    吃瓜群众葵:【再怎么说都是你男人,要他真有个怎么样你该追悔莫及啊!】
    吃瓜群众辛:【小姑娘,生气多了脸上会起褶的,要懂得宽容。】
    吃瓜群众丙:【赶紧的,把矛盾收拾了。我等着吃席呢,到时候我坐小孩那一桌!】
    楚锡语浑身气抖冷,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被搁着和自己的仇人给谣传成一对。
    她在贴吧里狂敲下一行行字:【不许发发发发发发!!!!!!!】
    她快要被气疯了!
    江眠耸耸肩,他也没想到论坛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这世道,人们也一样这么喜欢吃瓜么?
    但是心里也没有应为某种逾越想法而产生奇怪反应。
    毕竟,女人什么的,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只在乎‘肝’。
    玄十门的人冷笑:【呵呵。还以为你要找他干嘛。原来是一伙的。是想迫不及待回到关卡外快活去吗?】
    楚锡语心情很不好:【你们也配说话,闭嘴!】
    江眠警觉道:【你们想干嘛?我可警告你们,千万别打她的主意!】
    玄十门回应:【劳资还真就骂她了,还碰见了就要揍她,怎么着?你小子很有能耐啊?想护短啊?】
    江眠顿时悲愤:【你们有事冲我来无所谓,但千万别对我朋友出手!】
    玄十门马甲幸:【我还偏要出手!】
    江舟独夜眠:【你们休想!休想绑架她之后向我勒索!然后逼迫我乖乖就范!】
    玄十门:......
    陈栗闻言愣了一愣。
    “对呀!”
    这一下如醍醐灌顶,玄十门众人幡然醒悟。
    这个被称作‘一拳哥’的男人实力不菲,一招便秒杀掉兽龙骇兽,想要跟他正面碰撞必然要遭损耗不少,能不能赢得了还是个未知数。
    但如果他的女人在他们手上如何?看得出,这个男的是个重情重义的典范,自此言语间都充满了对于那个女孩的担忧。
    而那个女的,显然智商不在线,闷头闷脑,自以为是,到现在还没意识到潜伏在身边的危机,还在胡搅蛮缠,想要抓住她简直易如反掌!
    这样一来,总能对‘一拳哥’起到牵制,甚至是直接逼他乖乖就范!届时想要将他掌控住简直手到擒来!
    这小子不说,他们还差点没有想到!
    陈栗兴奋起来。
    玄十门马甲丁:【呵呵,好小子,你也知道这回事!】
    玄十门马甲丙:【就算奈何不了你,还奈何不了你小女友?】
    玄十门马甲乙:【啧啧,你这一下子可把哥几个说醒了,要怪就怪自己嘴太大吧!】
    玄十门马甲甲奸笑:【懂了,这就去绑架你的小女友,你给劳资们乖乖等着!】
    江眠顿时恐慌。
    江舟独夜眠:【你们不要乱来!她不过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没法对你们做出反抗,更经不起折腾!会出事的!】
    玄十门马甲戊试探道:【能在阿耶法大学就读的还能没一点本事?既然来到这种实战战场就要做好准备,挨打抗揍也是正常。】
    江眠想了想:【我记得她好像跟我说过,能来到这个地方是因为氪金。大概是因为家里有矿吧,实际上根本不懂什么规则,也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所以请你们放过她!】
    玄十门众人窃喜。
    “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蠢的蠢货?”
    “居然一试探他就全都暴露出来了。”
    “这时候再怎么样,也该装腔作势一下吧?”
    “这小子果然只有一头蛮力,没长脑!”
    如此一来,他们便可以更加无所顾忌,对付一个毫无实力的人!
    辣个男人必须死:【你不要胡说啊啊啊啊啊!本大小姐是靠运气实力考上来的!而且综合分数也排在年纪前十,绝对不是什么靠身世进的!我说的那个能来到这个地方,是指海音楼的宿舍!你个白痴到底弄清楚没有啊!】
    但她这样一说,在众人看来反而更像是死不承认,逞强嘴硬。
    陈栗等人也一喜,果然如江眠所描述的,什么都不懂,也只是个娇气任性的大小姐!
    江舟独夜眠:【不要!你们千万不要对她出手!】
    江舟独夜眠:【有什么就冲我来吧,冲女人算什么本事,有胆都来找我!】
    陈栗轻蔑道:【小子,多么愚蠢的激将法,我们才不会上你的当。】
    吧友们啧啧皱眉:【夺笋呐!】
    吃瓜群众义愤填膺:【打不过人家就打人家小女友主意,还要点脸不?】
    陈栗恨恨冷笑:【脸?那玩意劳资早就不要了!是你们逼我的!把我逼到这种地步,也怪他自作自受。就让他见识一下我们鱼死网破的厉害!】
    玄十门马甲庚恶狠狠笑道:【对,我们不仅要绑架,还要狠狠欺负,狠狠蹂躏你那小女友,给你头上扣一顶大绿帽子!】
    辣群男人必须死(昵称已修改):【鲨了你们!你们也敢对本大小姐秽语相对!我要把你们全鲨了啊啊啊啊!】
    玄十门马甲辛不屑:【小妹子,说啥呢?先别急着吼,待会有你叫的。】
    江眠佯装慌张:【别别别!我拜托你们放过她好吗?这事真的跟她没关!】
    江眠悲愤十足:【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有够我好受的,我会比自己受到皮肉伤还惨疼!】
    看见屏幕上新出现的一行行字,玄十门的人舒畅满意。
    之前那么多恐吓都没让他怕过,听到他终于语气变质,简直让人浑身发电似地干爽,畅快淋漓!
    这也正说明,他们找到了对的方法,掐住了这家伙的软肋,更加坚实了要把绑架计划付诸行动的想法。
    在此之前,不妨再多取笑那混小子几句,从他身上找找愉悦感。
    玄十门弟子猖笑:【小子,你再嚣张啊?再放肆啊!】
    玄十门马甲乙:【当时那么嘚瑟,现在怕了吧?】
    玄十门马甲丁:【呵呵,这个时候认怂,晚了!】
    玄十门马甲丙:【你害劳资们丢了那么大脸,怎么可能轻轻松松一句道歉就算完事?】
    玄十门马甲戊:【别着急,不仅是你自己,还要用你的小女友作为赔偿代价,我们这就去找她,嘿嘿,然后让她好好表现,弥补劳资们的精神损失费。】
    辣群男人必须死:【闭嘴!!!!!有、胆、你、们、就、放、马、过、来!姑奶奶要将你们全、都、捏、碎!】
    江舟独夜眠:【别意气用事了,他们那么多人你不是对手,你快藏好,别让他们发现!】
    辣群男人必须死:【你给我滚蛋!在把你好好教训一番之前,你休想骗我离开!】
    吃瓜群众也替他们着急:【果然是在家里面被惯坏了。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女人还再满脑子都是报复。大小姐啊,就听我们一句劝,快听你男友的话,这个时候就别这么任性了吧。】
    楚锡语:【你们也给我一同滚!!!】
    楚锡语:【还要说多少次!他和我没什么关系!更不是我的朋友!】
    吃瓜群众:【小姑娘,和你没什么关系为何找他找得这么急?口头不能不实诚啊!】
    楚锡语:【不是不是!反正就绝对不是!】
    吃瓜群众奸笑:【越说不是,反而就越说明是!小姑娘你就承认吧!】
    楚锡语:【我特么!】
    这些群众真是要强作月老,哪怕使用强扭的线也要把他们俩捆作一团!
    江眠:【......】
    楚锡语:【啊啊啊啊啊!】
    群众:【为什么你能发语音?】
    楚锡语要疯了!
    她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越辩越难说!
    单纯如她,一直生活在家庭的保护伞下,未尝见识过网络的险恶,更未尝见识过人心的善于蛊惑。她要了解过,就怎么也不会还试图要在这种地方辩解清楚了。
    楚锡语一甩屏幕,已经出离愤怒,在无限怒火中疯狂吟唱:
    “啊啊啊啊啊!死吧!全都死吧!你们干脆全都死了算了!”
    “杀了,杀了,通通杀了!”
    “敢这么戏弄本大小姐的,有史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姓江的,你给我等着!!!”
    线底下,玄十门弟子正互相商量。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不跟他在网络上再多话,赶紧派人把他小女友捉了先。”陈栗吩咐道。
    “师兄,我们已经打听到,那个女的很高调,一点隐瞒踪迹的心眼都没有,她现在正在从东边过道往BOSS峡谷走。”
    “嗯,不过同时,最好还要派几个人去地图边缘搜寻他的位置。那小子要是躲的话,肯定往人少的地方躲,要确保能在第一时间把他逼出来,不让他做缩头乌龟,推卸脱逃。”陈栗点点头又说。
    “呵呵,我已经能想得到,到时候那个混小子在我们面前下跪祈求连声哀嚎的模样了。”陈栗眼露凶残地勾了勾嘴角,一摇扇子,“我们走!”
    饥饿问题也算解决了,休息也算休息好了。
    江眠一起身,撂了撂衣服上的戎尘。转身离开。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总算解决了一桩麻烦,再不怕被人打扰。
    他回头望了眼峡谷古战场方向,脑海想到玄十门的那帮可怜虫。
    想到那个少女的暴躁脾气。
    心里默念了句:“一路走好!”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