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十八、出不去了
    皑皑叠叠的山地林间,一个身影在迅速奔跑。
    江眠刚才通过那两人手上的屏幕得知了那边情况。
    玄十门一群人被团灭,看样子,那个大小姐很快就要追过来了。
    这些都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不可能把楚锡语白白置于危险之中。因为身为阿耶法大学的二年级生,平均已经超过了十级。
    刚来大学才一天,江眠见识得不多,但听闻最多的就是这个女人的鼎鼎盛名。
    她的名次一直排在年级前十,再加上氪金换来的高级装备,对付起这些小喽啰,根本就不在话下。
    这么说来。。。
    又得感谢这个女人帮自己一命。
    嗯,她是个好人。江眠心里默默想。
    不过来这里的目的也已经达到,收获匪浅,接下来他只需撤离关卡即可。
    退出关卡的方式一:被击杀十次,则系统为了保证玩家不是遭受意外而将其强制退出,这时候就是空手而归。简单来说就是玩得太拉拉了,开发者都看不下去,直接遣返,这个关卡不适合你。
    退出关卡方式之二:击败BOSS后,峡谷祭坛主动开启传送登出通道,以免玩家发生混乱互相争夺。
    退出关卡方式之三:四个方向的尽头各有一处传送地点。知足常乐,玩家也可以在缴获一批收益后前往传送地自主退出。
    在江眠的身边,原本空旷的林子间还有不少匆忙奔过的身影,神色惶恐,他们甚至比江眠还着急。
    江眠能听到他们一脸懵逼的议论声:
    “它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当时天空中一片亮,然后我就突然没了!再醒来时就回到传送点,我问附近的玩家,他们也是一样!我怀疑这个关卡出bug了!”
    “不,我倒是听说,那里有个疯婆娘,因为男朋友被人欺负气疯了,现在无差别攻击,得赶紧离开这个关卡。”
    一阵沙沙作响的声音,几个人围拢到江眠身周。
    为首的一人,便是那个玄十门的领队,一脸坏笑,在他身后还跟着其他的同学。
    “嘿,小子,你说巧不巧?我的降落地点正好就在南边,苍天好轮回,天道饶过谁?而且我们玄十门的人遍布地图各处,稍一集结就有不少人往这边来了。”
    “说吧,这回你准备怎么死?”陈栗笑呵呵地朝他走来。
    江眠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也认得他身上穿着,和那两个偷袭自己的男女同学一致,便知也是玄十门的那帮家伙,心觉不妙。
    “那个死女人早就说了,你不过是一窍不通的新生而已,还没经过专业课培训。啧啧,新生也敢独自进入关卡,你小子胆子够大啊!不过你玩火,玩过了!”
    随着陈栗一挥手,“上!”四面的人影朝他包拢。
    这次他也不打算再墨迹了,得赶在楚锡语来之前,赶紧动手。
    虽然那个女人警告过他们,但要就这样灰溜溜退场,也太不值了。这小子身上收益丰盛,玄十门准备抢完他,就立马去传送点离开。
    楚锡语就算过来,好歹需要一会功夫,他们时间充足。
    等回到现实场景中,无论那女人再怎么强,也没法找他们算账。
    玄十门众人步步逼近。
    “小子,你的运气到头了!”
    就在这时,天边突然传来一声雷鸣。
    一道金色的光,从峡谷中升起,高挂天空之上,朝着南边迅速靠来。
    “呵呵。”
    “虽然不清楚你具体在哪儿,不过——”
    楚锡语打了个响指。
    提炎口中仿若一个霎亮的光圈在聚拢,顿时金光万丈,熊熊灼燃,朝下方笼罩而去。
    ‘咻——’
    只要全部击毁,那么那个家伙也必然不能幸免。
    而她知道江眠的降落点在哪里,复生需要一定时间,届时只要堵在那里......
    让她想想该如何处理那个混蛋。
    可有乐子了。
    楚锡语唇角勾起一抹意味险恶的坏笑。
    “沃妮马!”
    底下的众人全都惊呆了
    不是吧?又来!
    “刚才就是这个......”路人语气颤栗。
    玄十门的人两腿一蹬,躺倒在地,干脆放弃抵抗。
    “王师弟。”陈栗侧头。
    “嗯?怎么了?”
    “待会你直接来我复活点,干脆直接捅我七刀送我走。我自闭了。”
    “师兄......”
    “拜托了。有这婆娘在,我真怕再被她抓住跟上次一样受尽折磨......”
    轰!
    说话间,万钧之力贯地!
    一阵爆裂似地嘈杂之后,硝烟腾起,被毁坏得不成模样的山林便只剩了阙寂。
    沙石霍霍。
    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一秒是哭爹骂娘的。
    楚锡语的目光依次扫过上百玩家击杀名单,挂在嘴边的笑容却凝住了。
    “嗯,奇怪,没有他?”
    她又仔仔细细地检索了一遍。
    “不可能,他只是个新生!不可能躲得了这种程度的攻击!”
    她感到匪夷所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得下去看看。”
    楚锡语带着提炎缓缓朝下降落靠近。
    “无论如何,一定要把那家伙揪出来!让他给我弥补干净!”楚锡语攥紧了细拳。
    草木颤颤的地面上。
    江眠惊哆:“这女人,好狠!”
    好在他反应够快,瞬间开启了小boss掉落的增益buff,短暂时间规避一切伤害,才免于一难。
    恰好在被玄十门众人围攻的前一刻,恰好是这种时候楚锡语释放无差别攻击。
    无奈地感慨一声。
    这运气。
    啧啧,真不是他吹。
    他是真的没办法。
    顺带着,自己又欠上楚锡语一个人情了。
    真是搞不懂,这个暴躁女怎么非得对自己这么好,两次三番地帮他扫尾巴,要不然自己可不可能安然无恙地走到这一步。
    嘴上说得不能放过自己,实际上却两次三番地救他于危急,还说不是刀子嘴豆腐心?
    嘛,回去可得好好感谢她。
    就拿这话跟她说。
    江眠已经能估摸到届时楚锡语那股脸充赤红、俏眉含怒的有趣神态了。
    玩归玩闹归闹,但是不管怎么说,在关卡里,那女人想要追杀自己的心思可不是开玩笑的。
    透过烟尘看见天空中的身影,江眠慨然,不愧是又氪又欧的校园女神。看这样子,好歹能吊打十个校内的同年级生吧?
    关键还不在于她本身,而是身旁的那个怪兽......
    被他拎小鸡一样,差点煮在锅里吃掉的......
    狮子头四不像?
    江眠忽而惊觉,它何时这么威风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得赶紧撤离这里。
    身上这么多物品,有他好不容易劳累一下午的收获,要是在这里掉包,一切就白干了。
    任何大规模的攻击招式都会有空隙期间,江眠前世所在的世界里游戏是这样,估摸着这个地方也是一样,那个疯女人不可能这么快来第二次。
    趁此机会,他接着蔼蔼障障的林木,飞快地逃向关卡出口。
    不多时,传送点出现在眼前,江眠缓下一口息,看样子是能出去了。
    地图的尽头是四边的隔屏门,穿过隔屏门,将是暴露在黑漆漆空间下的悬空走廊,因为在那周围没有程序布景,便只是用潦草的星空幕布遮盖。
    经过五百米长的环形走廊,就到一个圆形的祭台,玩家依次来到那里,经过一段时间的置换吟唱,便可去往关卡外。
    但是很快,还没走多久,他就察觉到不对劲。
    “啊——”
    一道道极为惨烈的嘶叫,从过道前方传过来。
    在江眠之前还有同学来到这里,这些声音显然是他们发出的,只是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江眠不由提上心来。
    “怎么回事?”
    他加快了脚步。
    不一会儿,站在过道中间,前方的景象把江眠惊呆了。
    灰雾色的混乱数据块腾腾升起,拦在通往前方的过道上,它们形状各异,嶙峋遍齿,和这个区域显得格格不入。
    但凡有同学尝试着进入,被混乱数据块多次砸中,最终血槽清零——
    但与江眠先前那个世界见识到不同的是,这里不会流血,身体断口中会露出如同DNA的蓝白色数据流模板,然后失去抵抗能力的整个躯壳被乱码数据冲散,四分五裂地缢裂开,接着上浮化为散乱零碎的数据块,像蒸发在空间中。
    江眠惊不能已。
    与此同时,正前方的景象介质也逐渐变得焦灼、模糊,好像在不断褪色,被同化为乱流。
    江眠只得向回路逃去,却发现,透明隔屏门从正里的这一面印着一个赤红的‘关闭’符样锁,无论如何也不能通过。
    显然,原本不应该是这么设计的,这是被修改了程序!
    而另一边,乱流还在不断地卷席、扩散,很快将侵蚀这整片区域,届时他也将和那些同学变得一样。
    江眠匪夷所思。
    “传送点,成了死亡陷阱?”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